阿银球

爱与惊喜的魔法师


佐鸣&狛苗已毕业
感谢大家

 

【佐鸣】バレンタインデー

校园架空小甜饼=3=望食用愉快!

520快乐!

*バレンタインデー:情人节

 

 

“放弃吧。”鹿丸说,“你是比不过佐助的。”

鸣人垂头丧气地一屁股坐下,他面前课桌上巧克力摆得犹如小山高。闻言冲后座的鹿丸比了个中指:

“至少……至少比去年有进步!”

他从课桌上一大堆义理巧克力中挑挑拣拣,终于拿出一个粉色爱心包装的巧克力。鸣人像得胜的小孩儿一样得意洋洋地将心形巧克力举到鹿丸鼻子前:

“你看!我还是有本命巧克力的!”

鹿丸懒洋洋地一抬眼皮:

“TO:宇智波佐助……”

“靠!”鸣人大叫,他把这盒巧克力甩到自己同位宇智波佐助的课桌上。

“我不信!一定是那个女孩儿不小心写错了!”

“接受现实吧。”鹿丸同情地拍拍鸣人的肩膀,装作不经意地把自己收到的本命巧克力放在课桌上。

鸣人彻底绝望了。

 

“明天我收到的巧克力一定比你多!”

放学了,鸣人一边收拾书包一边冲佐助嚷嚷着。

“又全部是义理巧克力?”佐助揶揄道,“你人缘不错。”

“你……!”鸣人涨红了脸,“我肯定能收到本命的!你就等着认输吧混蛋佐助!”

“谁要跟你赌了。”佐助抢先一步单肩背起书包走向门口,“拜托你也选一个有把握的。这种一看就输的赌注何必要为难自己?”

“你就说赌不赌吧!”鸣人抓起书包紧跟几步,“就赌门口新出的一乐豪华拉面——喂你别走啊!你是不是怂了!你不敢跟我赌!”

佐助停住脚步。

 

“赌就赌。”

 

大早上当他俩一路从校门口走到班里时,手里的巧克力都满满当当的。

“佐……佐助君!”一个女孩气喘吁吁地追上来,面色绯红,“那个……这…这个是我亲自做的巧克力!请佐助君务……务必收下!!”

佐助还未来得及说什么,手中小山一样的巧克力堆马上又被丢上来一个精致的粉色心形巧克力。

“鸣人君?”女孩似乎现在才注意到鸣人。她微微喘了一会气,又掏出一个普通的长方形包装的巧克力,上面连丝带都没有。

“谢谢你两个月前帮忙抓我家那只爬上树的猫咪……谢谢!”

“呃……”鸣人挠挠头,“哈哈不不用谢——”

女孩又猛地转过头,说话登时又结巴起来:

“请佐助君务必拆……拆开看一眼!啊……那个……谢、谢谢!”她面红耳赤地说完低头就跑了。

鸣人:“……”

“为什么!”他气愤地怒吼,“为什么你手里都是这种——”鸣人指了指佐助怀里一大堆粉色巧克力,佐助倒毫不在意地统统扔在课桌上。

“而我全都是……”

鸣人哭丧着脸,他怀中全是颜色单一长方形的普通巧克力。

“放弃吧。”佐助脸上竟然有了一丝笑意,“你是比不过我的。”

鸣人揪着自己金灿灿的黄头发,湛蓝的大眼睛里此刻盛满了屈辱不甘的怒火:“我哪一点比你差了!”

后座的鹿丸闻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随即又大声咳嗽来掩饰自己刚才的失态。

鸣人彻底泄气了。他拿了个大袋子把自己所有巧克力装一块儿,囫囵塞到桌子底下。

“滚滚滚。”他用脚踢了一下佐助,“把你的巧克力塞起来,我看着烦。”

 

“光子落在各点的概率是不一样的……”

台上的物理老头还在絮絮叨叨讲着云里雾里的话,鸣人把下巴搁在桌子上,脑袋昏昏沉沉的。他现在心里全然想的还是又输给佐助了这一悲惨事实,内心默默地把他扎了千万遍小人。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鸣人愤愤地小声嘟囔着。前排的一个女孩好奇地转头看了他一眼,被他一个鬼脸又吓得把头转回去。

鸣人揉了揉酸痛的下巴,头一歪眼一闭睡了过去。

“……”

佐助推了推鸣人,而鸣人毫无动静。

他再加了些力度推了推,鸣人发出了细小的鼾声。

佐助:“……”

佐助把头凑过去,在鸣人耳边小声说:

“喂,你睡着了吗?”

鸣人砸吧砸吧嘴,哼哼唧唧道:“我没睡着,我清醒着呢……”

佐助无声地笑了笑,他把脑袋缩回去,又规规矩矩正儿八经地听老头讲课。只不过手却悄悄咪咪地攀上去,一下下不轻不重地揉捏着鸣人的耳垂。

“啊……”醒来后的鸣人艰难地让自己的脑袋脱离课桌,“我怎么头晕……”

“怎么了。”专心写作业的佐大爷难得赏给他一句关心的话。

“可能是刚睡的。”鸣人摇摇头,可是头越摇越晕,“靠这个杯子的瓶盖我怎么拧不开……”

“……”佐助停下笔抢过鸣人的水壶帮他把盖拧开,然后伸手探了探鸣人的额头。

鸣人觉得有点丢脸,他躲着不想让佐助碰,被佐助强硬地一扭脸给死死锢住了。

“有点烫。”佐助道,“现在感觉难受吗?”

“就是头晕,没有力气。”鸣人虚握了一下拳头,随即丧着脸不说话了。

“现在才二月份。”佐助扫视了一下他,“你大衣呢?”

“呃……”鸣人心虚,低头装鸵鸟。

佐助叹了口气,把自己的外套脱给他后任劳任怨地去接热水了。

 

“佐助~”鸣人用外套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两只大眼睛扑闪扑闪地看着他。

“佐助~~”

“有话就说。”

“你真好~”鸣人又摆出那幅恶心腻歪的模样,“还帮人家接水人家好感动~”

佐助的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他差点捏断一支笔,“你说话正常点!”

“好吧。”鸣人头又垂下来,“我想吃拉面,你请我。”

“不应该是你请我吗?”

“我现在是病患!”鸣人想扬扬拳头,但是他现在连一根小拇指都懒得动,“你看我这么可怜,不仅没收到本命巧克力而且还受凉了……你不该安慰安慰我吗?”

“不。”佐助残忍地拒绝了可怜的病患。

“好吧其实我的钱已经全部用来买了火影○者的漫画集……”鸣人垂头丧气。

“那你还敢跟我打那个赌?”

“人生在于冒险!”鸣人又慷慨激昂起来,“在于挑战!要勇于挑战黑暗势力,打倒……呃……”

鸣人偷偷瞥了眼佐助黑如锅底的脸:“我错了……我不该……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金主你别生气……”

佐助哼了一声:“还想不想吃拉面了?”

“想,想!”鸣人又像只金毛一样可怜兮兮地蹭过来,裹着佐助的衣服眨巴眼睛。但他心里其实是十分不屑的——不过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刚才都是我在胡说八道!”

佐助消气了,“放学后带你。”

鸣人的眼睛又亮起来:“yeah——”

佐助只得无奈地转过头,继续他的数学研究。每当鸣人有事相求时都是这么磨的佐助,但是佐助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大概是因为那双眼睛的杀伤力实在太大了吧——佐助想。

放学后他们如约来到了拉面馆。鸣人依旧裹着佐助的衣服,把自己裹得像个球,而佐助外面只搭了一件西装校服,在暮冬初春的寒风里不引人注目地哆嗦着。

“佐助,”鸣人转过头来看他,“你冷吗?我把外套还给你吧。”

都到地方了还有什么意义……

“不用。”倔强的佐二少摇摇头,拽着鸣人扎进温暖的拉面馆里。

佐助一向很不屑这种垃圾食品,但是鸣人却对它情有独钟,于是佐助也稍微吃过那么几次。鸣人轻车熟路的点了加量叉烧和番茄汤底的拉面,找了个不引人注目的位置拉着佐助坐下了。

“这是我第2451次输给你。”鸣人愤愤地说,“我会越挫越勇,早晚有一天会赢你一次!”

“至少在收巧克力这方面你赢不了我。”佐助把刚才放学路上又收到的巧克力放在桌子上,他隐晦地用下巴朝鸣人手中的巧克力点点头。

“你又嘲讽我!”鸣人拍案而起。因为目前他还处于病患状态,所以这个所谓拍案只是轻轻拍了下自己的大腿。鸣人把藏在手里的巧克力拿出来,面色病恹恹的。

“我的又是义理……你的又是本命……人生为什么那么艰难!”鸣人哀嚎,他絮絮叨叨地向佐助表达出自己浓浓的怨气。这股怨气在看到隔壁桌的情侣来了个长达8分钟的法式热吻后更甚一筹。

“为什么这种地方还有……”鸣人像泄了气的皮球。他望着那对情侣桌前没擦净的油渍和周围人异样的目光,心里暗暗佩服那两人的魄力。鸣人现在拉面也没心情吃了,堪堪把超大份叉烧拉面吃完后就饱了,连红豆汤都没有再要一份。

“你知道我为什么生病吗?而且你不觉得我最近吃得越来越少了吗?”鸣人躺在靠背椅子上,声音十分沧桑。他没等佐助开口就接着说道,“都是被那一群群情侣气的!还有你小山一样的巧克力!”

吃饱喝足就开始挑事了。佐助的额头蹦出十字。

而鸣人浑然不知。他现在声音嘹亮,完全没有病患该有的样子:“所以说啊我最讨厌情侣了!你看鹿丸,鹿丸都有本命巧克力!好像是上一届的手鞠学姐吧……今天下午还嘲讽我说他俩已经在一起了!别以为嘴里说着麻烦什么的就能掩饰那傻笑!”

其余桌的情侣都纷纷侧目。佐助硬是把鸣人脱下来的外套再次裹到他身上,然后像拎粽子一样把他拎了出去。

门外的冷风终于把他吹得清醒了点。鸣人一激灵,注意到只穿着单薄校服的佐助。

“给你!”他不由分说地脱下外套硬塞在佐助手里,“——穿上!”

“你不是受凉了吗?”

“喝了碗拉面就好了!”鸣人又咧开嘴笑起来,他擦了擦毫无说服力的清水鼻涕,“今天多谢你了,改天我让我妈给你做便当吃——”

“你就知道麻烦阿姨。”佐助哼了一声。他把手中的外套硬是套在鸣人身上,“你还是穿着吧。要不然某吊车尾又借着生病的名义蹭吃蹭喝……”

“只是偶尔……偶尔!”

“行了。”佐助打断他的辩解,朝着反方向走掉了,“明天学校见。”

鸣人冲着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拜拜——”

 

当鸣人回家时,果不其然又被玖辛奈一通河东狮吼:

“又去哪玩了?!家里饭也不吃不是告诉过你要按时回家吗!!”

“痛痛痛!!”鸣人忍泪嚷道,“老妈别揪我耳朵——我跟佐助出去啦!佐助!你看,这还是他的外套!”

玖辛奈终于松了手:“你把人家的外套拿回来干什么?”

“你可怜的儿子受凉了。”鸣人委屈巴巴,“他关心一下朋友不行吗!”

“哼。”玖辛奈拿着衣服转身往洗衣间走,“我给佐助这孩子洗洗吧。你就知道麻烦人家!”

鸣人偷偷翻了个白眼。

“咦?这是……”玖辛奈在口袋里掏来掏去,掏出一个硬硬的长方形盒子,“巧克力?”

“估计又是哪个暗恋他的女生送的……我明天给他。”鸣人接过巧克力,“等等——这是义理巧克力?”

他怎么会收到这个……鸣人暗自嘀咕。这么臭屁的性格还有人给他这个?

“我回房间了——”鸣人高声喊,“回房间做作业!”

“臭小子!”玖辛奈哼了一声,一扭一扭地去洗外套了。

鸣人把房间门带上,打开灯后仔细观察着这盒巧克力。确实是普普通通的外形,深蓝色的盒子上连根丝带也没有。

谁送的呢?鸣人猜测。佐助除了他也没几个朋友,难道是隔壁班的年级第二宁次送的?他实在是好奇极了,想着义理巧克力又不是本命巧克力,拆一拆也没什么大事吧……这么想着,鸣人把盒子打开了。

 

里面是三块心形巧克力,码放的整整齐齐。

上面无一例外都刻着两行细细的小字:

TO

NARUTO

 

鸣人一懵。

为什么佐助口袋里的这盒巧克力……是给我的?

他小心拿起一块,上面的字是被人一笔一划亲自刻上去的。

床边的手机在此刻突然剧烈振动起来,鸣人顺手拿过来,是佐助发给他的。

 

“这次赌局,是我输了。”

 

盒子里一张纸条轻飘飘地落下来。鸣人捡起一看:

 

From

SASUKE

 

 

FIN


  231 24
评论(24)
热度(231)
  1. 下页※海贼迷ASL♥珊阿银球 转载了此文字

© 阿银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