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银球

爱与惊喜的魔法师


佐鸣&狛苗已毕业
感谢大家

 

【佐鸣】才不要成为魔法少女!(二)

-守护甜心paro(有私设),平行世界小学生(12岁)

-女装注意

-十分有病 自娱自乐产物

(一)



鸣人羞愤地揪着自己的衣角,他在草地上来回踱步。体内的守护灵佐助默默捂上了自己的耳朵,直觉告诉他自己马上就要被鸣人义愤填膺的喊叫——“不穿裙子!!”一通怒吼。

 

“不要……!”

鸣人果真悲愤地喊到:

“我不接受!”

“我要退货!就算是有裙撑的小裙子我也不要穿这一件它跟我完全不搭!它它它好像佐助的衣服啊被那混蛋看见铁定会疯狂嘲笑我!”

“这样显得我岂不是很像那些崇拜他的花痴?!我的自尊心不允许自己接受!”

“我要退货——!!”

 

守护灵佐助愣了。他不知道是先吐槽鸣人并不是特别在意自己穿上的裙子,还是吐槽鸣人对正牌佐助究竟有怎样的爱恨情仇。

 

“不行!不接受退货!”守护灵佐助插腰,“我就是你内心的投影——别逃避现实了!”

“可是……”鸣人可怜巴巴地盯着自己的圆头皮鞋,上面点缀着蓝色的小花,“变身也要符合基本法……我觉得这个配色和自己完全不搭——我能申请换一件橙色的裙子吗?”

“你为什么不申请换一件橙色的裤子……”

鸣人悲从中来:

“我是被上天选择来拯救这个世界,既然被选择就不能逃避!穿裙子也好做羞耻的动作也好——如果完成这些就能维持世界的和平,我在所不惜!”

守护灵佐助一时语塞。但当他看到鸣人熠熠发亮的眼睛时,终于还是被鸣人永不服输的意志所感动。

殊不知,这些只是一个十二岁小鬼头说的中二话罢了。

 

“接下来就是魔法少女的实战课!”

“哦!”鸣人燃起了熊熊斗志。他终于成为了热血漫画(实则是少女漫画)中的主人公,这让他这几个星期来因看火影○者而产生的中二之魂终于有了发泄的地方。“等等!是魔法少年!”

“好好……”守护灵佐助改了口,“实战就是要实打实的打架——你放心,作为新人上头是不会给你太难的任务的。不不不不会有生命危险……也不会有小女孩因为你受伤而哭泣的!!任务地点?我看看啊……”

鸣人紧张得吞咽口水。他伸出手屏息凝神,一小股看不见的风流在他指尖旋转。鸣人轻轻向前一划,地上的草在瞬间连根拔起,被吹出好几米远。

“……在冢界谷附近的丛林里。”

“这也太远了吧!”鸣人喊到,“我就是跑过去也要一小时……”

“谁叫你跑了。”守护灵佐助嗤道,“感受你身体里的魔力——”

 

鸣人照做了。当他飞至高空上,紧紧捂住自己翻飞的裙子以防走光时,终于体会到穿梭天际的快感。顿时什么和佐助相似的裙子之类的烦恼都被抛之脑后,他自由调节高度,面上全是兴奋的神色。

“天……我会飞了!!”鸣人在高空大声叫喊着,“我飞起来了!”

“笨蛋!”守护灵佐助急忙喊到,“别喊这么大声!你想让那些人把你当从未见过的大鸟打下来吗!”

鸣人慌忙闭了嘴。他专心飞着感受风的速度,却浑然不觉自己已经快飞过了目标地点。

“停!停!”守护灵佐助大喊,“你在干什么?!快飞回去!”

“往……往哪飞?”

“就往你之前飞过来的方向往回飞笨蛋!”

“是这里吗?”

“飞反了!!”

鸣人终于把路线折腾对了,而守护灵佐助早已精疲力尽。

“你得飞快点。”守护灵佐助疲惫地说,“那边的已经快把树全拆了……”

话音未落,底下突然传来“轰”的一声巨响!鸣人在半空中急刹车,毫不犹豫地向下俯冲而去!

 

丛林深处隐隐约约透着一个人影。他发狂地大肆破坏着,树接二连三地倒下去,而他却并不满足。

“吼——”

前面尘土飞扬,鸣人却顶着倒下的树向前冲去。

“为什么!!我明明——”

那人痛苦地嘶吼着。鸣人有一瞬间感到那份悲伤侵袭到了自己的内心深处,潮水般的黑暗痛苦淹上来紧紧扼住他的心脏,鸣人甚至快要无法呼吸。

“别听!”守护灵佐助怒吼,“别听他的这些话!!”

然而晚了,鸣人捂住耳朵也无济于事。他大口喘着气,脑子里闪过的全是零碎的记忆片段——全部关于那个发狂的人。他所精心呵护的树苗、不被家里人认可的护林工作、工厂那里派人大肆砍伐的树木全部刺激着他,同时也刺激着受到影响的鸣人。

“他在亲手毁掉自己珍视的一切……鸣人?!”

守护灵佐助大惊。鸣人再抬头时眼中混沌的神色已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仍是属于他自己独有的坚定眼神。

“我才不管这些……总之!喂!前面的那个混蛋!!”

鸣人冲到那人不远处,上去便划了一道风刃把他直接逼退好几米!

“你醒醒!睁大眼睛看看自己在做的这些事!你和那些用锯子锯掉树的人究竟有什么区别——!!”鸣人低头躲过砸来的树,他轻轻一跳蹬下树桩,整个人以一种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冲到那人面前,一把抓过他的衣领。

“这些全部都是你曾经精心呵护视命一样的存在啊!”

然而已经神智不清的人只是歪头盯着鸣人,他眼里流露出浓重的悲伤忍不住让鸣人心里一悸。仅仅是这一瞬间的停顿便足以分出胜负,那人抬手一挥,力道大到竟直接把鸣人甩了出去!鸣人甚至砸穿了一棵树,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被重重甩在墙上,刹那间口中一甜,他剧烈咳出一口血!

“咳……”

鸣人趴在地上,脑子一度浑浑噩噩。体内的守护灵佐助不知在焦急地喊着什么,可惜鸣人耳鸣的厉害,根本没有精力去仔细听他到底在讲什么。

搞什么……不是说第一次的任务都很……

他白色的长手套早已沾满草屑和泥土,漂亮的蓝色裙子此时也污浊不堪,头上的写轮眼发卡在被甩飞的过程中不知道丢到哪去了。

这根本不像魔法漫的主角。

这么想着,鸣人又忍不住剧烈咳出一口血。在他十二岁之前的人生中过得平凡到不能再平凡,他从没想过自己会狼狈到这个地步——某个瞬间甚至还以为自己要死了。

瞬间安静下来的丛林中唯有听觉敏锐了数十倍。鸣人安静地趴在地上,他听见那人的脚步声“咚咚”地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

还不能……不能在这里……

“听我说!”守护灵佐助的声音终于变得清晰了起来,“注意感受你的指尖!慢慢地、慢慢凝聚那股力量——”

鸣人照做了。片刻间,被柔和白光包裹着的魔法杖缓缓漂浮在他手心上方。鸣人深吸一口气,伸手抓住它。

 

“——为什么不早给我?!”

“你……你没问我要过嘛!”

“这难道不是标准配置一开始就该给我的吗!”

守护灵佐助语塞,只好装死。

 

鸣人握紧这支手杖。他稍稍活动了一下身体,粗略估计自己目前的状况后认为还能一搏。他喘着气勉强扶着地面爬起来,慢慢挪到一颗树后将自己隐藏好。

 

“哐!——”

又是树被掀翻的声音,那人已经来到了这附近。

“滚出来!你这碍事的小鬼!”

鸣人捡起一块石头朝远处砸去。

那人发出怒吼,背朝着鸣人猛地向石头砸落的方向扑过去!

“就是现在!!”

鸣人跃向空中,他高举法杖指向那人转头时惊惧的眉心。法杖迅速缩小变化,整个把他们包裹在一起。鸣人按照守护灵佐助的指示摆了个心形在胸前,然后发射出去。此时也顾不得耻不耻了,他高喊:

“Negative Heart——Lock on!Open Heart !!”

要成功了——!

那人很快就反应过来,他怒吼着抓起一个树桩就往鸣人脸上招呼。然而鸣人已经来不及躲了,吟唱期间身体不能动是所有游戏的常识——不论是否能净化成功鸣人挨这个树桩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快跑啊别净化了!!”

“我也想跑!!”鸣人反过来吼守护灵佐助,“关键是我动不了啊!!”

守护灵佐助情急之下爆了个粗口,他想现在强行解除变身还来不来得及。

“老子今天跟你同归于尽!”鸣人迎面对上这根树桩,他悲情地吼道。

 

——

 

预料之中那人被净化了。他睁着眼睛张大嘴,不敢置信地呆站在那。头顶带×的坏蛋也沐浴在白光中缓缓被浸润成天使白。那人扑通一声,脱了力一样跪坐在地上。

而那根木桩并没有砸到鸣人脸上,它被突如其来的火球在鸣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被烧成木炭,直直地摔到地上。

 

“这是……”

鸣人猛地回头,而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竟同自己一样漂浮在半空中!

他身着漂亮的橙黄色蓬蓬裙,头上冒出两只不时抽动的狐狸耳朵,脚蹬一双橙黄色尖头小高跟,手上带有干练的黑色短手套,手中握着一根几乎快与自己等身高的法杖——此时正指着自己,刚才的火球应该就是由这支法杖释放出来的。

“……吊车尾。”远处的佐助见到鸣人安然无恙总算是微微松了口气。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把不远万里以最快速度飞过来导致的呼吸急促声勉强压住。“怎么搞成了现在这幅模样?真是够狼狈的。如果我没来你大概就已经死在那个木桩下了吧?”

“要你管!”鸣人梗着脖子嚷道,他恶狠狠地盯着佐助身上这套裙子——这就是他想象中自己应该穿的裙子!

“你怎么也搞成了这幅模样?”

“……”佐助眯了眯眼不说话。他本来是没想来的。

“慢着……”鸣人体内的守护灵佐助若有所思,“他不会……这个佐助的守护灵该不会是——”

 

 

tbc


  95 7
评论(7)
热度(95)

© 阿银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