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银球

爱与惊喜的魔法师


佐鸣&狛苗已毕业
感谢大家

 

【狛苗】几经相逢

*人偶师×黑道头目(抽签活动)

 @弹丸论破幸运组主页 主页君请查收!


 

“你相信吗?”狛枝凪斗慢条斯理地擦拭着手中的人偶,“它们每一个、每一个都是有灵魂的。”

 

.

 

吱呀。

旧式的木门板在被推开时发出细小的声音。

 

外面呼啸着尖利的风声,伴随着暴雨向地面砸去。一辆低调的黑色轿车静静停在暴雨中,车身被雨水洗刷地乌黑透亮,与昏暗的天色巧妙融为一体。

车上下来一位身形稍瘦的男子。他的面容清秀干净,身量较小,与在车门口弯腰给他撑伞的人高马大的保镖形成鲜明对比。那身剪裁得体的黑西装巧妙掩盖住了主人的缺陷,倒让人觉得那张秀气面孔中透露出的正气让人不可忽视。

苗木诚整理了一下自己那身西装,直到将所有皱褶抚平后才迈开步子。后面的保镖紧随其后,他停住脚步,温声细语地对保镖说了什么。那位人高马大的保镖似乎还想争辩,被苗木拦住了。保镖只好将伞呈到苗木手中,这才向他微点头回到轿车旁边。

苗木撑着伞,打量着面前不太起眼的屋子。

在这个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大城市里,每家店都拼尽全力,用着最好的服务最好的装修最好的坏境试图拉拢更多的客流量。珍贵的地段成了灼手可热的财富,特别是苗木现在脚下的这片土地——寸土寸金。

……现在基本上都在自己手中了。苗木叹了口气。

——除了面前这个不起眼的店面。

它在一列装潢的恢宏大气或是充满小资情调的店中格格不入,像是早该被淘汰的老式收音机。吱呀吱呀扰人的声响从未停止,恨不得让人早些毁了它才好——却又带给人莫名的安稳,在某个温暖的午后让人在旁昏昏欲睡。这家店就是这么怪异。行人经过这里只是匆匆朝内一瞥,浮躁的心绪竟然就此沉淀下来了。

苗木深吸一口气,他这次来的目的就是亲自与这位固执的店主见上一面。

 

吱呀。

 

苗木伸手推开门。虽是旧式的木板门,但从门缝到门框无一不擦拭地干干净净、一尘不染。他在门口踌躇了几秒,随即踏入店中。皮鞋在木制地板上踩出“哒哒”的声响,苗木开口道:“——请问,有人在吗?”

毫无反应。

店内只有墙角的一盏小桔灯独自发着光,勉勉强强充满了整个空间。橱柜上陈列着各式各样的人偶,角落里、台子上,到处都是摆放的整整齐齐的人偶。苗木走进离他最近的一个,细细端详着“她”的面容。不得不说确实逼真极了,若不是看到裸露在外的脖颈连接处,恐怕连苗木都要误认为是一个真正的小女孩安静地躺在这里熟睡。

他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想要触碰一下那人偶女孩的脸颊,却在一声突兀的问好中被打断。苗木猛地转过头——

 

“啊呀……。请问这位客人特意光临寒舍是有什么要紧事吗?”

 

苗木心头一紧,多年来在泥沼中摸爬滚打的经验教给了他超乎常人的敏锐和直觉。不只是因为来人那头怪异又张扬的白色头发,还有那双旧式却干净的皮鞋踏在地板上竟没有任何声响——这让苗木警惕心大增。但他还是稳了稳神,缓缓站起身:

 

“你好……狛枝先生。”

 

狛枝凪斗靠在里屋暗室的门框那里,上身着了件白色衬衫套着松松垮垮的V字毛衣。他抱臂站在那,上下打量着这位衣着得体的年轻人:“你认识我?”

苗木伸头想努力一窥暗室究竟,不过被狛枝巧妙地挡住了。他只能隐约看见里面摆着一张桌子,同样点着昏暗的光。

“是。那个……”苗木不打算多加解释,他试图先从这间古怪的店——狛枝所经营的店说起。他的管家曾教过他,这是一种有效的聊天手段。“狛枝先生的工作是专门……制作人偶吗?”他看见狛枝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古怪,于是慌忙硬巴巴加上一句:“——它们真逼真啊。”

“哈哈……”狛枝低声笑了出来。他嘴里反复念叨着“逼真”二字,像是听了什么有趣的笑话:“确实……在你们看来确实是这样。”

“……”苗木不明所以地看向他。

“坐吧。”狛枝做了个请的手势,苗木这才发现在这家堆满人偶的店里还有一小片空地,上面摆放了一张简单的黑色圆桌和两个靠背椅子。狛枝将桌子上的茶壶冲洗干净,随意沏了些红茶便推给苗木。从红茶的味道和他不甚熟练的动作可以看出,狛枝很少做这种事。

他注意到了苗木的脸色。兀自拉开椅子坐下后道歉一样对苗木说,虽然语气中并没有什么道歉的意思就是了:“很难喝吗?抱歉,我很少泡这种东西……连红茶都泡的如此难喝,我大概是无可救药了。”

“没有!”苗木的老病又犯了,他几乎是下意识脱口而出:“——不是!”似乎自己也意识到了语言是最苍白的解释方式,他当机立断咕噜咕噜将余下红茶全部喝进肚中。这杯和他在家里佣人给泡的简直天差地别,也亏了他意志坚定,硬是没有再次在脸上表现出茶真正的口感。

“你……”狛枝似乎是愣了一下,但是他很快回过神。面前那位年轻人面色不改说着善意的谎言,让他稍微感了些兴趣:“冒昧猜一下,这位先生是就屋子的产权问题特意来我这跑了一趟吗?”

苗木没料到这位看似温柔的店主说话如此单刀直入:“……是。”

“除了你们也确实不会有其他人来了。”狛枝说,“那么就请回吧——这种话我是不会再重复第二次。”

“等……”苗木察觉到了上一句话中隐藏的含义,“没有客人来狛枝先生这?”

“是呀。”狛枝凪斗毫不在意。

“不好意思……”苗木也不太擅长问别人的私事,“那请问你的日常生活来源……”

“你其实是警察吗?”狛枝噗嗤一声笑出来,“警察也没有权利私自盘问别人的私事哦。不过告诉你也无所谓……”他翘着二郎腿,闲适地用手指关节敲击着桌面,“我从来不缺钱。我也不是靠这些孩子们赚钱。”

“这些孩子……?”苗木马上意识到“这些孩子”指的是哪些东西了。

狛枝像是没听见一样:“——但是钱的来源恕我无可奉告。不过有一点请苗木先生注意,我的钱是清清白白的。”他压低声音嘲弄一般揶揄着苗木,“可不是通过某非法手段获得的。”

“你……!”苗木此刻顾不得去细想为什么这位神秘的店主知道他的名字,“我并没有……!”

狛枝笑而不语,他没有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的意思。“请回吧。”

“——狛枝先生。”苗木勉强压下内心的无名火,“我觉得我们还可以再谈谈。”

“谈什么?”狛枝觉得有点好笑,“请这位不够成熟的老大学会如何抑制自己的情绪后再来和我谈话吧。”

苗木忍住了打人的冲动。

他慢慢平静下来,手指无意摩挲着红茶杯壁。“我是真心实意想和您好好谈谈。”他直视着狛枝的眼睛,“要不然我不会坐在这里心平气和地与您讲话。”

“是啊,我差点忘了。毕竟你们本就是从这样野蛮的手段中夺取财富出身的吧——?我真的好害怕。”狛枝的语气中听不出一丝恐惧,“可是唯独苗木……唯独苗木君——”

他用着生疏却又带着几分亲昵的称呼轻轻地说,“唯独你是不会这么干的吧?”

狛枝的身子越过圆桌倾到自己面前,他说话间的鼻息尽数喷到苗木脸上。苗木闭了闭眼,他觉得这个触感很微妙、很熟悉……很让人怀念。

“我们在哪见过吗?”苗木突然开口。

“呃……?”狛枝难得地露出了惊诧的神色,他飞快把各种回答在脑子里过了下,才缓缓开口:

 

“没有,苗木先生。”

他加重语气。

“我们是第一次见面。”

 

苗木若有所思地看向他。

 

双方沉默的时间太长了。苗木率先开口打破了这份默契:“狛枝先生是清楚的。你搬离这里不仅会获得一大笔赔偿金,而且我们这边也会替你先安排好住处。以尽力提供最优渥的条件满足您的需求。”

“我不缺钱。”那边沉默许久的狛枝开口,“不用再把价钱往上加了,我没有在故意逼迫你们从而让自己得到更多好处。”

苗木说:“那究竟是什么让您决定一直就在这呢?”

“……”

当空气再次陷入僵局,苗木几乎以为他不会再开口时,狛枝缓慢地说道。

“……约定。”他顿了顿,又补充,“我曾向那个人发誓永远不会离开这里,直到他来为止。”

苗木困惑地眨眨眼。

狛枝靠在椅背上,像是陷入了悠远的回忆:

 

“他曾说过我们会一直一直住在这里。”

“那个人喜欢人偶,他热爱人偶,渴望一直终日陪伴它们。我是受了他的影响才逐渐开始接触这些孩子的。”

“他不知从哪搞来了这套房子的使用权,并把产权全部归于我的名下。我曾试图阻止过,而他只是看着我说:”

“‘……这是我唯一能留给你的东西了’。”

 

“听起来是不是很像托付遗产?”狛枝一边打趣一边禁不住自己笑了出来,不过很快他的笑容就消失了。“……也确实差不多了。”

“‘差不多’?”苗木察觉到其中的不对劲。

狛枝自顾自地说:

 

“我们在这个地方一起度过了一段很有趣的时光。刚才我走出来的那件暗室连通的就是日常起居室。现在想想还很是让人难以忘怀。”

 

错觉吗?苗木竟然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些并不该属于那个人的温情。

“是的。”狛枝大方的承认了苗木的猜想,他的笑容愈发温柔,“他是我的爱人。”

 

“……!”苗木并没有忽视那个不同寻常的“他”。

 

狛枝笑了笑。

 

“后来他违背了诺言。”

“他走了。”

“我替他保管着这些他所认为的最珍贵的东西——一直到今天。”

 

“没了?”

“没了。”狛枝看向苗木,“你还想听更多的故事吗?”

“不……”

苗木一直觉得有点不对劲。这种感觉在他听狛枝讲故事时尤为强烈,特别是讲到他们是一对爱人时。

“为什么那个人会走呢?”苗木问,他的语气中带了点不自觉地急切,“为什么?”

“因为……”狛枝看向苗木的眼神暗了几分。随即他一闭眼,再次睁开时又是初见那幅温柔又淡漠的眼神。

“——因为他被抓走啦。”

 

“呜——”苗木似乎没料到是这样的结局。

“他家大业大,需要继承的东西多着呢。”半晌,狛枝偷偷睁开眼打量着苗木,“如今看来,那些抓走他的人也把记忆全部洗掉了。这个屋子、这些孩子,算是他留给我的最后东西。我也就只能一直守着这些等他回来。”

“他……他还会……”

“会的。”狛枝的眼神像是透过苗木看穿他的灵魂,悠悠道:

 

“总有一天会再次相见。”

 

当狛枝透过窗户目送着苗木跌跌撞撞推开门乘车离开这时,他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老好人苗木诚还是像以前那样,当有人稍微对他示软服弱,他便全然忘了自己的目的,只想着该如何尽全力帮助对方。

你以为派他来就能说动我吗?狛枝对着空气,又像是对着谁说。苗木的性格深深刻在骨髓里,即使被洗掉记忆也无法抹平分毫。

 

狛枝又想起那个下午。

“你相信吗?”苗木诚抚摸着这些人偶,“它们每一个、每一个都是有灵魂的。”

 

狛枝转身回到暗室连通的起居室。那里有一张桌子,上面摆着乱七八糟的人偶身体部位和制作人偶所需要的工具。他从抽屉里取出一只人偶,细心地描绘着它的五官轮廓。人偶的面庞在他巧夺天工的技艺下越来越栩栩如生,细细一看竟已经有八九分神似苗木诚。

 

“你相信吗?”狛枝凪斗慢条斯理地擦拭着手中的人偶,“它们每一个、每一个都是有灵魂的。”

“所以你也……快点醒来吧。”他将头埋在人偶的脖颈处,“我一直都……一直都……”

 

一直都很想你。

 

“你的话我总是深信不疑。”狛枝凝视着手中的“苗木”人偶,“拜托你……拜托……”

 

“快点醒来吧。”狛枝喃喃道。他又起身回到店面,将窗户大开着任凭雨水和狂风掠过自己的脸。狛枝站在窗户旁像是一座一动不动的雕塑,他一直凝视着苗木驾车离开的方向。

 

“总有一天会再次相见。”

狛枝低语道。

 

“你会醒过来吗?”

 

 

FIN


其实这是一个富家子弟拉着自己爱人一块沉迷娃娃无法自拔最后被家里无情抓回去洗脑洗记忆被迫继承集团成为黑道大佬的狗血故事……


  84 15
评论(15)
热度(84)

© 阿银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