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银球

爱与惊喜的魔法师


佐鸣&狛苗已毕业
感谢大家

 

【佐鸣】才不要成为魔法少女!(一)

-守护甜心paro,平行世界小学生(12岁)

-有女装注意

-十分有病


鸣人说:“我爱你。”

小鹿丸很想捂住耳朵尖叫一声,但是他懒,于是他说:

“你怎么这么恶。”


鸣人睡得呼哈响。被子只堪堪盖到他腰部以上,而其余部分全拖拉在地上。他并不为之所动,于是伸出手用力拽了拽,未果,随即干脆利落地放弃了。他把手缩回来转了个身,没有意义地去擦自己淌下来的哈喇子。直到被玖辛奈一声惊天动地的河东狮吼喊醒才被迫与梦中的拉面和章鱼丸子分离。

“不要……”他抽噎着。鸣人梦里的那碗拉面被一个红头发且暴怒的可怕女人一把夺走,他愤怒地想要去理论时才发现那个女人竟然是他妈。“把我的拉面还给我——”

“鸣人!”玖辛奈生气地敲了下鸣人的脑袋,她从床头扯过一张卫生纸粗暴地帮他擦哈喇子,“多大了还这么毫无形象!”

鸣人一边高喊着“痛痛痛痛痛——”一边用受到屈辱却又不甘的眼神瞪着玖辛奈,他的脸涨红成了番茄拉面的汤底,水门有点看不下去了:

“鸣人也只有十二岁而已嘛……”他拉住玖辛奈,“还是快点赶路吧。不过鸣人现在也只是一个小孩子啊。”

“才不是什么小孩子!”鸣人冲着父母的背影做鬼脸,“我是一个能独当一面的优秀忍者!”

“给我少看火影○者这种漫画啦——”玖辛奈出家门前也不忘嚷嚷,“饭菜都在冰箱里,想吃自己热!”

哼。马上踏入中二期的小鬼不屑地冷哼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要去干什么!一把年纪的人了天天腻腻歪歪有意思没意思!

“有。相当有意思。”在两天前鸣人首次提出自己的问题时玖辛奈如此答道。

好吧,鸣人发誓他要是再看见诸如做饭时亲亲这样小孩子不宜看的场面他就!

他就!

……他根本就没有办法!

饿了。

鸣人听着肚子咕噜噜欢快地叫着,这种时候还是吃饭更重要一点。于是他准备穿衣服下床。

“……”

股、股间有什么东西。

滑滑的、凉凉的……

鸣人“咕噜”一声,他想起自己前几天看的恐怖片。床底下被白衣女鬼挖了个黑坑,她缓缓把手伸向床上人的……鸣人下意识觉得自己某个还未发育成熟的部位凉飕飕的。

不行!不能掀开被子!它里面藏了可怕而邪恶的黑洞!会把人整个都吸进去的!(某种意义上非常正确)

鸣人内心经过了一系列复杂而激烈的斗争——不管了!他强烈的好奇心已经快压抑不住了!

鸣人“哗——”地把被子掀开——

……诶,蛋?


“普通的人是绝对不可能像母鸡一样下蛋吧。”鹿丸思考半晌,“更何况你是公的……不对,难道——”他伸手就要去扒鸣人的裤子。

“你怎么变得跟佐井一样变态啦!!”鸣人哀嚎着,他一巴掌打掉那只邪恶的手。

“我只是为你负责……”鹿丸选择性无视掉鸣人通红的脸庞和口中一直大喊着“你个变态扒我裤子”这样不知羞耻的话。“所以呢,你没有把蛋敲碎了看看里面有什么吗?”

“自己的蛋怎么会敲碎了煎着吃呢!”鸣人情绪激动,“万一、万一它真的会孕育出一个生命——那我岂不是会遭天谴!”

你会这样思考就说明已经坦然接受自己是鸡妈妈的事实了吧。

“况且那个蛋还这么好看……”鸣人嘟嘟囔囔,“竟然有着漂亮的黑红花纹。我说这种根本就不适合我吧,怎么看我的蛋也应该是灿灿的金黄色!难道我的内心一直孕育着一个邪恶的大魔王……其实每到夜晚我都会……”

“不存在的快闭嘴。”

“鹿丸你怎么这么冷漠这么无情……”鸣人顿时就蔫了。他无精打采地把口中嚼了半根的狗尾巴草吐掉,突然转过头去,强迫鹿丸和自己对视:

“我爱你。”

“……?!”这边鹿丸还没出声,隔壁草丛里传来细碎的“呀……!”,像是带了悲鸣的尖叫。不出半秒,一个有着深蓝色头发的可爱女孩慌忙从草丛中爬起来跑走,仔细观察空中似乎还有往后飘去的泪珠。

“你怎么这么恶……我不是!”鹿丸稍微有点慌了。他从草地上一跃而起,“雏田你听我解释!我不是homo……不是啊!!”

“喂!”鸣人在后面喊,“我只是担心这个蛋会把我的静气吸光那就时日无多了——所以就先——”话还没说完,那两个人都跑没影了。

“好吧。”鸣人垂头丧气,“我就开个玩笑……”

可惜已经没人听他这番解释了。一只小鸟落在鸣人身边,啾啾地吃着草籽。末了还“嘎嘎”两声。

“我不是gay!”鸣人骂它。鸟被他吓跑了。鸣人只好从口袋里掏出那只有着黑红花纹的蛋。只有这件事鸣人瞒了鹿丸,就是蛋已经快要孵化了,早上时他就看见了顶端的裂缝。(虽然鸣人也不清楚是他睡觉压裂的还是要破壳了)

到底会生出什么样的东西呢。鸣人稍微有些期待,他想就算真是只小鸡也没关系。作为一个有责任心有担当的男人,生下这个孩子无论是什么物种他都会负责。

想到这,鸣人情不自禁:“——爸爸会照顾好你的!”

“……做我爸爸,你未免也太自不量力了。”

稍微有些熟悉的声音。还未等鸣人细细回想,那个蛋就完全裂开了。犹如魔幻故事一样,那个蛋发出刺眼的白光,鸣人用手拼命遮住自己的眼睛,在缝隙中他看到一个人型生物缓缓浮现在白光中。

“——?!”

“喂。你这小子就是我的master吗?”

“佐助?!!”


等到白光渐渐散去,鸣人总算是看清了小人的模样。比起奇怪的蛋孵出了会悬在空中的奇怪小人,更让他惊讶的是那个小人竟然是佐助——他永永远远的死对头!

“佐助?!!”

“你认识我?”名叫佐助的小人仰起下巴,“看来你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知道我的名——”

“佐助!!”鸣人激动地扑上前去一把抓住那个小人。他仰头的姿态说话的语气以及时不时的习惯性小动作简直像极了鸣人认识的那个死对头,他现在无暇关心其他问题,只会紧捏着小佐助疯狂询问,“你怎么了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不是回乡下哥哥家避暑吃西瓜了吗……”别看鸣人一直喊着“混蛋佐助&一生的死对头”,不过他可不想成为落井下石的人,趁人变小就百般折磨。

“咳、你先……你先放开我!”估计从没有人对小佐助这么粗暴过,他的脸马上憋的通红,刚才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马上不见了,“……你这样要我怎么说啊!”

“啊、抱歉抱歉!”鸣人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差点掐死这个刚出生没五分钟的生物,他慌忙放开手。

“你这个无知又粗鲁的人类!”小佐助喘着粗气拍打自己的衣服,“无礼!我本就是遵循你心中所愿而来,哪有什么‘变成这个样子’的说法!”

“可是你分明就是……”鸣人一时语塞。

“喂,你知道我们是怎么诞生的吗?”

“呃…被我……被我下出来……”

“才不是啊!”小佐助飞到他脑袋旁用力给了个爆栗。

“痛!!”

“每个守护灵都是主人心底深处渴望成为的自己,或者说是理想的自己。”小佐助解释,“如果我跟你认识的某个人很像的话……”

……我、我想要成为佐助?

“开什么玩笑啊!”鸣人大声辩解,“我怎么可能想成为佐助这样的人!!你这样的人最讨厌了生命不息斗争不止——”

“那你对佐助的执念也太强了!就这么憧憬他吗!!”小佐助怒吼着,他扑过去想和鸣人打成一团。

鸣人呸了一声:“只有厌恶他的那份执念才最强吧!”

“你也太不坦率了!”

“我一向有话直说!!”鸣人的脸憋得通红。

“算了。”小佐助停下手中的动作,他若有所思地盯着鸣人,“我能看穿你的一切。”

“……那又如何!”这边鸣人还梗着脖子嘴硬。

小佐助哼了一声。那边的鸣人也安静下来。小佐助思考半晌,随即露出一个让鸣人看见绝对会不寒而栗的笑容。

“我们守护灵可不单单是个摆设,来教你点有趣的东西吧。”

“什么?”鸣人病殃殃道。

“看过漫画吗?知道什么是变身吗?”

“!”鸣人来了精神。他把背挺得笔直,“你会教我这个?”

“当然。”小佐助又哼了一声,“小菜一碟。想学吗?”

“……想。”这回鸣人不闹了,眼巴巴地看着他。

“那就勉为其难教教你吧。”

“耶——”鸣人差点蹦起来。仙人模式尾兽模式仙人+尾兽模式然后就可以放出类似忍术的东西了!

“好厉害!”他为自己的想象惊叹。

“首先要念咒语。”

“喔……喔。”

“这样子念。‘鸣人的心——Unlock’!”

“诶——?!可可可是这样子是不是太耻了些……”

“这是迈向变身的第一步啊!”

好吧!鸣人忍了。他战战兢兢哆哆嗦嗦叉开腿,按照小佐助的指示做了个标准的扎马步,双手向前比了一个心,一咬牙一闭眼:

“那……那个……”

“鸣人的心……Un………Unlock!!”

真的像电视里演得那样。在鸣人念完咒语的那一刻,粉白色的光瞬间包裹住他,他感觉自己身处异世界。那几秒过的晕晕乎乎,再清醒时鸣人已经全副武装。

不愧是跟佐助十分相似的守护灵,他变身后的衣服就是佐助衣服的豪华版,衣摆处甚至有一些蕾丝花边。鸣人扶了扶头上可爱的萌化版写轮眼发卡,终于意识到有哪里不对劲。


“——为什么这是一件连裙撑都有的蓬蓬小裙子啊!!!”鸣人用套有白色花边的长手套揪着裙摆,发出和自身Lolita装扮完全不符的悲鸣。



tbc


  158 19
评论(19)
热度(158)

© 阿银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