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银球

爱与惊喜的魔法师


佐鸣&狛苗已毕业
感谢大家

 

【狛苗/幸运组】黑白熊过山车

如题,约定好的同框车

ABO

盗贼狛枝x警察苗木

设定灵感来自棉花糖太太 《掐对家的正确方式》中一个片段 
 
 
 
 
“您还好吗?警官先生。”狛枝凪斗盘腿坐在角落里,他询问的对象目前离他足有八丈远。 
 
“不用你操心。”苗木诚恶声恶气地回应。不过因为声音有些软绵绵的,他企图恐吓对方却反倒引来盗贼的一声窃笑。 
 
“真是令人伤心。”狛枝凪斗说。“苗木君第一次对我用这种口气说话呢。这也难免,之前苗木君对我这样的人都这么温柔果然还是太勉强了。不如说现在这个态度才是一开始就要采取的,所以我到底在伤心什么呢?哈哈。人类真是一种贪得无厌的动物……”他自顾自地说,“索取到一丁点儿阳光就再也离不开它,你说对吧。苗木君?” 
 
“……”苗木把自己蜷缩成一团靠在墙角,他努力把呼吸声放的绵长一些不至于太过激烈而被发现。 
 
“不用憋得这么辛苦也可以的,警官先生。”狛枝突然开口,“这个地方只有我们两个人。” 
 
正因为只有我们两个人……!苗木没把这句话说出口。即便这个人是他所要追捕的对象和……苗木也依旧不太擅长损人。 
 
“让我猜猜你的那些同伴什么时候会到。”狛枝掰着手指头,“啊不好意思,苗木君之前传给雾切小姐的那张地图被我稍微动了点手脚。换成了之前和苗木君在海滩的合照,现在我的手机里还保留着。想看看吗?” 
 
苗木闭上眼,没再出声。 
 
“能和苗木君困在同一个地方,对我而言真是幸运过头了。”狛枝滔滔不绝,“不过苗木君肯定不是这么想的。那么这份幸运我要为此付出什么代价,缺一只胳膊?” 
 
“终身监禁……我会负责抓捕你,直到亲眼看你进监狱。”苗木昏头昏脑地开口说道,他又热又渴。 
 
狛枝笑了笑。“苗木君看到是我时内心究竟是怎样一种感受,绝望?会感受到绝望吗?那可不行啊,唯有你……唯有苗木君是不可能会……”他唠唠叨叨这么一大段话其实苗木都没怎么听清楚,也没去注意听。苗木的脑子现在已经被搅成一滩浆糊,特别是在那个人也在场的情况下。狛枝停止自己的长篇大论,他隐约察觉苗木已经忍到了极限。 
 
“多棒啊。”他说,“空气里挟带的这丢丢甜腻气息真是太美妙了。” 
 
苗木心中警铃大作。 
 
狛枝揉了揉自己坐麻的腿,缓缓站直身子。他凭着气息寻觅源头,在黑暗中一点点靠近那位小警官。 
 
“——别过来!”苗木突然喊出声,他自以为声音已经大到足够逼迫那个人后退。事实上比往常还要小上几分的声音根本无法构成威胁,狛枝只能从他咬着牙关说出来的话中判断出自己先前的猜测果然是正确的。 
 
狛枝加快了步伐。 
 
苗木无计可施,他捂住自己的脸。 
 
“……这可真是糟糕。”狛枝定定地站在苗木面前。苗木甚至可以感受到他的视线居高临下地自上而下扫视自己全身。“需要帮忙吗?” 
 
苗木别过头:“不需要。” 
 
“哈哈哈……”狛枝干脆直接坐在苗木旁边伸出一只手臂揽住他的肩膀。“以前只会很害羞地说‘拜托了狛枝君’。”狛枝学着苗木的口吻,不得不说十分惟妙惟肖:“苗木君果然讨厌我啊。” 
 
身边突然落坐一个Alpha,这让进入发情期的小警官产生了更剧烈的反应。苗木抑制住堵在喉咙里的呻吟,他用手撑住地试图站起来离那个家伙远一点。但是狛枝的力气出乎意料的大,他死死地锢住苗木,甚至还试图把苗木往自己怀里按。 
 
“虽然苗木君不希望得到我的帮助……但是我很希望苗木君帮帮我喔。”狛枝的手顺着苗木的衬衫领子滑进肩膀。“身边坐着一个发情的Omega我也很苦恼的。毕竟……即使是我这种人也是一个对伴侣有正常需求的Alpha啊。” 
 

带了点凉意的手掌在接触滚烫的皮肤时苗木禁不住一哆嗦。他想快点逃离这个地方,但是身体却违背自己的意愿一步也不肯挪动。


 
 狛枝凪斗向来都算不上什么好人,他对自己正在做的落井下石之事毫无悔过之意。(微博补档) 



FIN


  320 32
评论(32)
热度(320)

© 阿银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