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银球

爱与惊喜的魔法师


佐鸣&狛苗已毕业
感谢大家

 

【狛苗/幸运组】情史

神狛都同框了,狛苗还会远吗?

远,很远,非常远。

他俩要是能同框我就开车,怎么黄爆怎么开(奶一口

<<<<<<<<

最近摸鱼的几个段子,打包一下发上来,个别含有微量日苗

大背景为一代幸存+二代全员是未来机关同僚



1.情史

*狛→苗←日


“什么——”日向创刚喝的咖啡被他喷的到处都是,旁边的苗木诚贴心递上一片面巾纸。“他的情史?”

“‘因为无论如何都想让苗木君知道呢’狛枝前辈这么说。”苗木看起来有点苦恼。“我也不懂为什么狛枝前辈要拉着我说这些。其实……我不太感兴趣的。”

“那你就应该直接了当拒绝他。”日向在心里咒骂。他的领带和白衬衫全沾上了棕色液体,无论怎么用力擦拭都抹不掉,日向有点烦躁。

“可是。”苗木叹了口气。“狛枝前辈说这件事的语气……感觉很忧伤呢,有些担心。”

日向刚准备喝水平复心情又被“忧伤”二字炸了出来,差点第二次把液体喷到自己衬衫上。接连两次都做出同样的举动未免太逊了些,他努力把到嘴边的水咽下去,导致现在咳个不停。一旁的苗木有点慌张,他努力帮日向顺着背:“我难道说错什么话了吗前辈?”

不,你没错,错的都是狛枝那个变态。日向几乎能想象出狛枝用着“忧伤”语气背后那几乎快实体化的神经病笑声。“你觉得就他那个性格能有过女朋友?”

“其实也不是完全不感兴趣。”苗木慢吞吞搅拌着自己加糖的咖啡,“前辈看上去……呃,很漂亮。虽然这么形容男孩子有些失礼,但是我只能想到这个形容词了。而且他也很温柔,性格也很好……”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日向觉得这几分钟受的刺激比在新世界程序里受到的还多。

“不是吗?”苗木反问,“前辈在学生时代应该收到过不少女孩子的情书和告白才对。”

你懂个屁。日向在心里吐槽。不过因为吐槽对象是苗木,所以这种话他是万不敢也不想说出口的。他回想了下狛枝在苗木面前的所作所为——好像确实没什么神经病征兆。

可以啊。日向咬牙切齿。还挺影帝的,我这就去手撕你的温柔面具。

“苗木。”日向目光灼灼,表情十分诚恳,“作为他的……咳‘挚友’,我为没有深入了解过他感到羞愧。请务必允许我和你一块儿去听他的情史。”

“好啊。”苗木果然想也没想就高兴地答应了,“日向前辈还真是关心自己的朋友呢。”

所以当狛枝看到苗木和日向一块来到他面前的时候,其实有点懵。

“那个……日向君?”狛枝挤出一个笑,“你不是有工作没做完吗?”

“没事,我把神座喊出来帮我办完了。”日向笑的很爽朗,“我也很想了解你的‘情史’。”

苗木有点小心翼翼:“狛枝前辈……因为日向前辈他也很感兴趣,我就擅自——你不会生气吧?”

“怎么会!”狛枝哈哈笑着摆摆手,“我这样的渣滓只想随意倒些没用的苦水,没想到日向君和苗木君都来旁听,真是我莫大的幸运啊!”

你再接着装。日向觉得自己隐约瞥见了狛枝温柔面具的裂痕。

然后他俩各自拉了个板凳坐在狛枝面前,三人形成了微妙的三足鼎立。

一旁是目光隐隐透出希冀的苗木,一旁是翘着二郎腿仿佛看穿一切的日向。狛枝觉得自己的冷汗快顺着额角滴下来了,他挺想找个理由先打发走想看他热闹的那位。

没用的才能啊。他在心里许愿。拜托了!

“狛枝前辈怎么不说话?”

“需要整理思绪。”

三人又经历了一段诡异的沉默。

“那个——日向君?”门外有人喊,“七海小姐说发现了重大事情!需要你去帮忙!”

“可以晚点去吗?”日向挤出一个笑。

“不行的前辈!”苗木严肃地直视日向,“消极工作是不行的!”

“但是……”

“日向君才不是那种会懈怠工作的人。”苗木放软了语气,“对吗?”

不愧是苗木君——狛枝盯着苗木的侧脸,口水都快流下来了。苗木君苗木君苗木君——

“发生什么事一定要给我说啊!”日向一步三回头,“如果被某个变态骚扰一定要给我说——”

“慢走。”狛枝笑眯眯挥了挥手,“好好工作喔,日向君。”

“被变态骚扰……?”

那边的苗木好像还在思考日向的话。

“其实在学生时代,”狛枝把拳头握在嘴边清咳一下,成功转移了苗木的注意力。“我也收到过很多女孩的情书。”

“啊……想象的出来呢。毕竟前辈这么温柔,又、又这么好看……”

“用形容女孩子的话来形容我,就算是我这种人也会生气的。”狛枝佯怒地稍稍提高音量。

“抱歉!我不是有意……”

“不过苗木君说出来的话也没什么问题。”狛枝又换上那张如沐春风的笑脸,“苗木君呢?我是指——有没有过类似的经历。”

苗木有些窘迫,“……没有。”

“啊,那真是太好了。”

“?”苗木有些困惑地抬头望向狛枝。

“我是说——没什么。”

“那前辈有交过……多少个女朋友呢。”苗木鼓起勇气问。

“女朋友啊。”狛枝说,“没有,一个都没有。”

“怎么会!”

“事实如此。”狛枝拍了拍似乎受到惊吓的苗木柔软的头发,他不太明白这种事情有什么可受惊吓的,“原因有很多……”

“我还以为狛枝前辈会有一堆前女友呢。”苗木好像松了口气。

“苗木君很遗憾?”

“不、当然不是!”

“看,其实我的情史也算空白一片呢。”

“是啊……”苗木打了个哈哈,“日向前辈还给我说像狛枝前辈这种怎么可能会有女朋友——啊不不不不好意思!那个我没有恶意——”怎么不经大脑就说出口了!

“那……”狛枝捻起对方一小撮棕色的头发,绕在手指上打了个圈儿。“苗木君愿意为我空白的情史添上一笔颜色吗?”

“啊……唉?!什什什什么狛枝前辈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字面意思。”狛枝紧紧盯住有点慌乱想要起身逃跑的苗木。

“你愿意和我交往吗?”


-



2.睡相


苗木的睡相一直算不上好,甚至可以说有点糟糕。

特别在夏天。

他的睡衣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有点凌乱,这和他天天晚上蹬被还有睡梦时的翻腾密切相关。睡衣总会被褪到腰上,露出一大片白皙紧实的腰侧皮肤。扣子也总被莫名其妙解开,衣服顺着肩膀滑落将锁骨赤裸裸暴露在空气中。苗木就这么蜷在一起呼呼睡着,毫不自知。

每次深夜,狛枝都会悠悠转醒。

其实刚开始他并不是自愿醒的,准确来说应该是被苗木蹬醒。那也是他第一次直视苗木糟糕的睡姿。狛枝只得苦笑一声,把睡衣重新帮苗木穿回正常的样子,然后扯过被他不知何时踢到床下的被子,再拉过苗木一把搂入怀中,满足地喟叹一声后相拥入眠。

后来白天两人独处时,狛枝有不经意间提到过苗木的睡相。苗木不出意料红了脸,慌忙冲狛枝就这件事道歉,并发誓自己以后绝对不会在晚上睡觉时打扰他了。

其实我已经习惯了。狛枝把这句到嘴边的话咽进肚里。

果真苗木说到做到。虽然睡着的事并不是那么容易控制,但是他还是尽量——至少不乱蹬人了。除此之外倒一点都没有改变。

狛枝还是会在深夜醒来,这几乎成了他一种奇怪的习惯。他像往常一样帮苗木整理睡衣,盖好被子,顺便附带一个深夜吻。有时是额头,有时是鼻尖,有时是嘴唇。狛枝撩开苗木额前柔软的头发,把一个吻贴到他的额头上。

这个习惯挺好的。狛枝评价。


-


3.ABO有孩子的场合


他回到家时已经深夜了。

床上偎着两个人。大点儿的那个把小孩紧搂在怀里。小点儿的那个有一头漂亮的粉白头发,却不是软绵绵四处飘,而是乖顺地贴在脸颊上,头顶还有一根翘起的呆毛。

狛枝松松领带,弯腰在他俩的脸颊上各亲一口。

“……我回来了,天使们。”


-


4.脱水症


“再来一杯。”

苗木仰头咕咚咕咚喝完一大杯水。清冽的矿泉水顺着食道流进胃里,他喝的有点急,嘴唇上沾了些许晶莹的水渍,甚至还有水珠顺着嘴角滴下来。苗木把杯子向狛枝的方向伸出去,用了点难得的命令语气。

“好。”

狛枝接过水杯,趁苗木不注意俯身在他嘴角上偷亲一口。



苗木的呆毛都因此吓得支棱起来。

“明明那种事都做过了……还会因为这个而害羞吗?”狛枝把接满水的杯子递给苗木,“嘴里胡乱喊着‘狛枝君、狛枝君’,结果还不是紧紧缠绕在我身上。”

苗木脸通红:“如果、如果不是因为狛枝君昨晚——今天怎么可能会这么缺水啊!”

“苗木君可是也有爽到的哦。啊…果然是因为和我这种人所以才不开心吧。像我这样的人低劣差劲的人还妄图苗木君能接受我……”狛枝包住那双捧着水杯有点发抖的双手,“即使是最粗劣的产品——货已售出,概不退换。”

“真是奸商……”苗木小声嘟囔着。他一口气喝干净杯里的水,仰头在狛枝的脸颊上留下一个湿漉漉的吻。

“好吧,那就不退了。”


-


5.希望


“日向前辈。”苗木靠在天台的栏杆上,手里还攥着一瓶果啤。“我对狛枝前辈……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存在?”

“希望吧。”日向漫无目的地盯着远方的高楼,今天的草饼似乎半价。

“……”苗木吞咽了下口水,“那日向前辈觉得狛枝前辈是更在乎……我……还是更……在乎我身上……那种被别人……称呼的‘希望’?”

“怎么会这么想?”日向终于回过神,他有点疑惑地看向心事重重的后辈。

“因为狛枝前辈对于希望的狂热实在太……”苗木嗫嚅地说,“甚至在……那什么的时候他都喊着‘希望、希望’。”

这是个黄段子吗?没想到连苗木都会说黄段子了。不不不他俩这方面的细节我一点儿也不想了解啊。

“有些东西会被附上特殊价值。”日向斟酌了半天,“重要的东西被附上特殊价值后,它就会比原来更为重要。”

“比如你,苗木。被附上‘希望’这个特殊价值后,对于狛枝而言像是两种重要的东西结合在一起。”他慢吞吞说,“组合在一起,变得比以前更重要。”

“是这样吗……”

是呀。

他躲在楼梯的阴影里,心情愉快地下了楼。


  268 20
评论(20)
热度(268)

© 阿银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