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银球

爱与惊喜的魔法师


佐鸣&狛苗已毕业
感谢大家

虽然太过透明应该不会被盯上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把所有车🔒了

 

【狛苗丨幸运组】今天的狛枝君也十分幸运

希望之峰学园时期


-

苗木伸手尝试前后晃动这个自动贩卖机。他深吸一口气将手搭在边缘上,机器随着不断加深的力道发出惨烈的咯吱声。

“呼……”

纹丝不动,这个自动贩卖机比苗木想象中要重很多。他从口袋里摸出最后一个硬币,咬咬牙还是塞进了投币口。

果然,从上面掉落的食品在苗木充满希冀的目光中飞速下坠,紧接着砸到那一摞高高堆起的各色食品上。苗木紧张地拍了拍透明的玻璃,那东西又顺着滑落一两厘米随后像前几次一样不偏不倚卡在缝里。

明明只是想像平常一样买面包和饮料作为午饭,谁料到这两个东西全部都卡在自动贩卖机里动弹不得。苗木尝试再买一样东西借助掉下来的力道把它们撞下去,结果食物越堆越高;他又尝试暴力解决,却悲惨发现自己根本推不动庞大的机器。

啊……真是太不幸了。

苗木摸了摸空掉的口袋,里面已经没有可以作为支持他继续干这种蠢事的资金。至于午饭,还是想办法找同学救济一下吧。

“……苗木君?你在这里做什么?”

苗木迈开一步的脚硬生生顿住。他有些尴尬地指着自动贩卖机笑笑,“那个……如你所见,东西被卡在里面出不来了。”

“这样啊。”身着棕色校服的白发男子倾身探头打量贩卖机里快摞到顶的食物,他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真是不幸。需要我帮你一把吗?”

“哎?真的可以吗?”白发男子的身高对于苗木来说还是太遥不可及,他努力抑制住想要踮脚的心思,勉强把这位来帮忙的同学上下打量一番。粉白色如棉花糖一般蓬松柔软的头发下有着一张过于精致的面容,和有些瘦削的身子搭起来只会让人联想到漂亮的花瓶。真的会有力气晃动贩卖机吗,苗木有些担忧:“那个……请不要勉强自己……”

“即使是我这种人也有属于自己的才能,苗木君请相信我吧。”

白发男子往贩卖机里投入一枚硬币,他按下顶端的一个按钮,长方形细条状的糖果慢吞吞被推到货架外。苗木目瞪口呆看着仅仅一条糖果凭一种诡异的角度砸到高高摞起的食物上,从顶部的微微颤动逐渐演变为整摞在剧烈晃动。当所有食物哗啦啦轰然倒下顺便还带翻了角落的饮料时,苗木仍觉得这似乎是一场梦。

“好厉害……”他有点瞠目结舌,“连旁边没有买的饮料也被撞下来了……”

“真不幸。”白发男子蹲下身子帮苗木把食物都装到纸袋子里,“竟然只有一瓶饮料,我还以为是贩卖机里所有的东西呢。像我这样差劲的人果然有着最无用的才能……”

“没有啦!明明、明明那么厉害!”苗木松了一口气起身坐在贩卖机旁边的长椅上,并从纸袋中翻出一瓶饮料递给身旁的人,“那个,同学是……”

“啊,对了。说起来苗木君还不清楚我是谁,就这么一直在自说自话的我果然被讨厌了。”狛枝笑着摆摆手,“狛枝凪斗,七十七期。苗木君直接称呼我的名字就好。”

苗木斟酌了一下:“狛枝前辈……”

“像我这样的人也可以被苗木君称作前辈……”

“总之谢谢前辈了。”苗木抢先一步怕他又说出什么奇怪的话,“那个,为什么狛枝前辈知道我的名字呢?”

“因为我注意苗木君很久了。”狛枝调皮地眨眨眼,“不止你的名字。你所在的班级、拥有的朋友、喜好兴趣甚至家庭住址——”

“呃…!”

“哈哈,开个玩笑。”

狛枝毫不在意地笑出声。他瞥见旁边的苗木犹如小动物般受到惊吓的表情觉得有些舒心。

“因为苗木君和我同样是‘幸运’吧,所以当然会稍微留心自己的后辈了。”

“狛枝前辈也是……?”

苗木松了口气。

“‘超高校级的幸运’。又无聊也没用的才能。”

“明明同是幸运。”苗木叹气,“我却是超高校级的不幸。连买东西也……”

“我看见了。”狛枝说,“埋藏在深处、炫目的希望。”

苗木有点不解。

“抱歉,又说了什么让苗木君不喜欢的话吧。”狛枝捏着饮料一饮而尽。过长的刘海掩在他眼睛上方投下窸窸窣窣的阴影,苗木看不太清他的表情。“今天真是幸运的一天,不过接下来又会迎接怎样的不幸呢。”

“幸运吗……我倒觉得超级不幸。”苗木三两下咽完面包,“不过能认识狛枝前辈应该是一件幸运的事。”

“啊啊……能被这么认为真是太好了。”

“那我先回教室了。”苗木有些腼腆地笑笑,“二楼最左边是我的教室,狛枝前辈有事找我的话请不要客气。”

“拜拜。”狛枝面上的笑容还是那么温和。然而下一秒——

“唔!”

苗木蹲在地上捂住脚踝面色痛苦:“狛枝前辈……我好像扭到脚了……”

“老天为什么这么眷顾我这样的渣滓这可真是太幸运了——”狛枝捏起罪魁祸首的那枚小石子,“这简直是希望的石子。”

“狛枝前辈?”苗木有些困惑,“我扭到脚前辈就这么开心吗……”

“哈哈……当然不是。”狛枝敛起笑容。他上前搀扶苗木重新坐回长椅上,苗木注意到他把那粒小石子塞进自己的口袋里。

“为什么……”

“我这种人的想法苗木君不用太在意。不如说被在意了才让我感到诚惶诚恐。”

苗木突然打了个寒噤。

“比起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狛枝弯下身子捏住苗木的脚踝尝试轻轻一揉,果不其然听到被极力隐藏的倒吸凉气声。“离教室还有很长距离吧。不如回宿舍休息一下午也好哦?”

“嗯……嗯。”学长掌心的温度还虚环在他脚踝,那里似乎还冒出了薄薄一层汗。苗木半撑着长椅努力让自己能够依仗一只脚稳站在地面上,这似乎有点困难,因为他的身子在不安定地左右晃动。即便如此他还是坚持微微鞠躬,“刚才真是多谢狛枝前辈了。似乎是个好主意……我还是回宿舍稍微歇一歇吧。”

“不用急着道谢,特别是对我这种人。”

又是这样的话。苗木想。他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那我先走了,前辈再见。”

“真正需要道谢的事……”

苗木小心翼翼向外迈出一只脚,平稳着落。他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又迈出另一只脚,摇摇欲坠,不过还在可承受范围内。他在心中默念,希望自己的头衔(尽管它一直没什么用)可以稍微对得起它的名号。于是苗木掐了下自己的手心,又向前迈出一步。

……真的发动了,这个称号。他在距离和地面亲密接触仅不到半米时痛苦地想。“超高校级的不幸”。


没有预料的疼痛,在倒下去的一瞬苗木还在想宿舍里的膏药。他偷偷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学长的柔软头发扫在自己脸上,有点痒。苗木不合时宜地想打个喷嚏,被他自己硬生生制止了。

“狛狛狛狛狛枝前辈?!”

 苗木猛地意识到自己现在躺在某个人怀里,这是他睁大眼睛看见狛枝前辈那张放大的脸才使自己有些混沌的大脑稍微清醒些。扭脚踝把自己的脑子也扭一起了吗?他偷偷在心底痛骂自己。

“如果可以的话……”那边的狛枝相反有点面色痛苦,他还是勉强扯出自己一贯的温和笑脸,“这个姿势……稍微有些累呢。”

狛枝几乎是堪堪在苗木马上摔在地面上时接住了他。现在狛枝用手肘撑着地面,另只手则虚环着跌在自己身上的苗木。苗木清晰地听见身下那个当了自己肉垫的人校服面料发出小幅度撕裂的声音,他总算爆红着脸慌里慌张从狛枝身上爬起来。

什么啊这个糟糕的姿势!!

狛枝长舒一口气,他揉了揉自己本就杂乱的头发,“没事的苗木君……这附近没有人。”

“就算没人也……”苗木的腿脚有些不便,即使如此他还是伸出手想把狛枝从地面上拉起来。狛枝握住那只手,并没有向对方施加太多力。那只比自己足足小上一圈的手……他本想像平常一样调侃一下,嘴里那句“因为身高缘故所以手也会小一圈吗”的疑问在想到什么后生生被他吞进肚里。

“今天果然很不幸……”

“说明这之后会有更大的幸运。”狛枝拍拍自己衣服上的尘土,“所以呢苗木君,你该怎么回去?”

“总之一点点挪……也可以的吧。”

“什么啊,我完全没被苗木君当回事。也是,像我这样自不量力的渣滓也妄想苗木君能注意我而且还想送苗木君回宿舍果然是不可能的。说到底只不过是埋没在路边不被苗木君注意的草罢了不不不连草都算不上……”

“狛……狛枝前辈!”苗木担心地打断狛枝的长篇大论,“我只是怕麻烦到前辈……如果前辈真的不嫌麻烦的话,那……”

“能帮助到希望是我梦寐以求的事,苗木君太谦虚这怎么能是麻烦!”刚才还低垂着头抑郁地叨叨叨的狛枝此刻又像是打了鸡血般亢奋起来,“让我来送苗木君回宿舍吧!”

这变化……未免太快了些。刚才说出一串贬低自己话的是谁啊……苗木发出几声干笑:“麻烦狛枝前辈了。”

“乐意之至。”狛枝上前一只手揽过苗木,半蹲身子把另一只手穿过苗木的膝窝。

“??!这这这是?!”

“抱起来啊。”肇事者显得有些理所当然,“这样走的会快一些吧。”

“不用了啊狛枝前辈快放我下来——!”

“呵果然我这样的人不该玷污希望连抱一下都会被嫌弃不过这也是理所应当的吧谁让我……”

又来?!

经过双方争执和狛枝变幻莫测的“自卑”话,苗木终于勉强同意自己被背着回宿舍,虽然他还是觉得怪怪的。说起来明明能搀着回宿舍为什么一定要用抱和背这种那么——!

……没办法啊。每当苗木试图劝说狛枝放弃这种暧昧的抱法,狛枝总是用一种近似可怜的眼神——一边说着贬低自己的话,一边仿佛在控诉着苗木。难道是我做错了?出了名的万年老好人实在经不住这种眼神杀,他勉强让自己开口答应了这个请求。大不了就当是满足狛枝前辈——!觉得自己就算被背着回宿舍也是一条好汉的苗木君这样想。

“真的吗!”

苗木觉得自己实在搞不太懂这位前辈。怎么想和从未见面的陌生人相识还不到半小时的正常人会因为背别人回宿舍而高兴吗。可惜他并不知道这位除了说话措辞有些奇怪,别的方面(苗木看来)异常温柔的“狛枝前辈”并不是个正常人。

他有些紧张地攀附在狛枝的背上,手脚僵硬地不知该往哪放。狛枝倒十分不在意地搂紧那双夹在自己腰上的双腿,示意苗木再夹紧一点,同时揽住自己的脖子以防摔下去。

话是这么说……苗木小心翼翼搭上狛枝的肩膀。那头粉白的头发散乱在脑后,确实很像蓬松的棉花糖。他偷偷靠的近了些,把脸埋在松软的发丝里。

果然和想象中一样舒服呢。

“今天真是糟糕的一天。”待在狛枝的背上或许有点无聊,又或许气氛有些尴尬。苗木尝试着找话题,“先是饮料被卡在贩卖机里,然后又扭伤了脚……”

“我倒觉得今天很幸运哦。”狛枝轻快地回答,苗木甚至能感觉他走路都是跳着的,“和苗木君共进午餐,最后还可以送苗木君回家。啊啊,这真是我最大的幸运。”

“狛枝前辈不用说的那么……”

“……特别是能够背着受伤的苗木君。”他背对着苗木,露出一个恶劣且意味深长的笑。

苗木有些无所适从,他总是不知道该如何接这位前辈的话。幸好狛枝似乎察觉到这种沉默气氛带给苗木的尴尬,他自顾自开口。

“哈哈……苗木君能够不嫌弃还和我说话真是太好了。”

“嫌弃……?什么意思……”

“其实。”苗木听狛枝漫不经心地说,“我没有朋友,一个朋友也没有。”

“怎么会!”苗木有些不敢置信,“明明前辈那么温柔……”

“因为我的才能。这个能给他人带来不幸的能力。我的幸运总是伴随着别人的不幸,总是把不幸被迫带给身边的人……”

“……”苗木觉得狛枝的声音有些颤抖。

“有时候也想着如果能有朋友就好了。”狛枝还是笑,“他能和我一起聊天、一起吃饭、一起做些彼此双方都觉得有趣的事。”

“狛枝前辈……”

“抱歉,似乎又说了什么让苗木君不开心的事。”

“不是这样的!”苗木极力反驳。那边的狛枝诧异地转过头,只看见苗木憋得涨红的脸庞。

“朋友的话……如果可以,请把我当作你的朋友吧,狛枝前辈!”

“……诶?”他第一次觉得有些不知所措,“苗木君的话……有很多朋友吧。根本不必在意我这种人而强迫自己和我做朋友。”

“不是的!”苗木也不知道自己在慌什么。仅是因为那个人有点落寞的表情和那张强颜欢笑的脸?“狛枝前辈是我的朋友,很重要的那种!”

“你也知道我的能力。看,扭伤的脚踝就是最好的证据。”狛枝尝试劝说他,“跟我在一起只会招致不幸,我也不想伤害苗木君……”

“虽然没什么用。”苗木抽抽鼻子,露出一个微笑,“但我好歹也是‘超高校级的幸运’呀?会互相抵消的,即使狛枝前辈所说的都是真话,但在我身上也不会应验。”

狛枝真不知道该说他心大还是说他真是个老好人:“即使会惹来各种各样的麻烦?”

“这些会比我遇到过的更倒霉吗?自诩是幸运其实很不幸,说不定有狛枝前辈在身边反而会更幸运呢。”

“……哈哈。”他低低笑出了声,“被擅自认为是朋友,甚至还被冠以‘重要’二字。”

“狛枝前辈?”苗木有些不安。

……

“这种感觉挺不赖的。”



-


把苗木背到宿舍后,狛枝谢绝了他试图让自己留下来喝茶的好意。午后的太阳有些暖洋洋,狛枝轻快地走在去教室的路上,口袋里的那颗石子也跟着晃得叮当响。

他把石子取出来放在太阳底下,坚硬质地的石头竟有点闪闪发光。口袋里的几张照片也顺带被他拿出来,那里面竟全是苗木。

各种各样的。上课认真听讲的苗木、偷偷打瞌睡的苗木、和别人谈笑的苗木、努力往嘴里塞食物的苗木……狛枝把它放在唇边轻轻印上一吻。

“我可真是幸运啊。第一步,成功。”

“啊,接下来……”




FIN


  413 22
评论(22)
热度(413)

© 阿银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