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银球

爱与惊喜的魔法师


佐鸣&狛苗已毕业
感谢大家

 

【双鸣】一如既往。(11-16)(完结)

完结章。

大鸣*小鸣

温馨父子向

微佐鸣

前篇:1-5   6-10




11.


“早上好。”

“早……”小鸣人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打着哈欠从房间里走出来,“今天的早饭是肉包子!”

“嗯,特意做了你喜欢吃的,最近修炼很辛苦吧。”漩涡鸣人双手交叉微笑道,“多吃一点吧。”

“呃?总感觉今天的大叔怪怪的。”小鸣人小心翼翼地观察,“你平常才不会对我这么好。说起来你的眼睛怎么红了一片?”

“嗯?是吗?”漩涡鸣人努力揉了揉眼,“大概是最近太劳累出现红血丝了吧。”

“……那你可要多休息一下。”小鸣人拉开椅子坐下,七代目起身给他盛了碗粥。

两人相对无言安静吃饭,身旁只有风扇在不知疲倦一圈一圈转着。

“那个……”

“?”小鸣人咬着包子瞅了他一眼。

漩涡鸣人从桌子下提出一壶酒,“给你。”

“??”小鸣人慌不择路地匆忙把包子咽下肚,“等等我还未成年的吧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大人!”

“谁让你喝了!”漩涡鸣人把音量提高八度,“我是让你送人的!”

“送谁?”

“……如果你今天能看到昨天给我说的那个奇怪的白发大叔,你就把这壶酒给他,他很喜欢喝这种酒的。”

“这样啊……你和他很熟吗?”

“应该…算得上熟吧。”漩涡鸣人挠挠头。

“我吃饱啦!”小鸣人三两下咽完包子一抹嘴,“如果能遇见他,我会把酒给他的。”

“多谢啦。喏,这是今天的便当。”

鸣人起身去厨房把做好的便当提了出来。

“……等等。”

身后小鸣人的声音突兀地响起,似乎还带了点不易察觉的颤抖。

“嗯?”漩涡鸣人一转头,看见的就是小鸣人冒着虚汗和发青的脸色。

小鸣人用力揉了揉眼,再睁开瞪大眼看了好长时间,“奇怪……”

“到底怎么了,昨天睡眠不足吗?”漩涡鸣人把便当递给他,“今天是特制的超豪华便当!再也不用担心出现疲劳和精力不足了!”

“也许是错觉吧。”小鸣人皱皱眉,最后也重新露出了以往一样的健气笑容,“好!今天的目标是——打倒佐助混蛋!”

“加油!”

大门被“嘭”的一声关上。他挥着的拳头慢慢放了下去。

漩涡鸣人明白那个小鬼被什么吓到了。他盯着自己的胳膊看了好久,才勉强露出一个微笑。

“…真是的。自己到底在不舍得什么啊……”



-



“喂,吊车尾的。”

“怎么了?”

“你……”佐助看着鸣人呼噜呼噜吃的正香的便当欲言又止,“你最近家里有人吗?”

“没有啊。”鸣人的回答非常自然,“是隔壁的老奶奶帮我做的。佐助也想吃?”

“谁会想吃啊。”佐助从鼻腔里哼了一声,带了点微妙的酸意。

“那个……佐助君如果想吃的话……”小樱羞红了脸在旁边小声说,“我也可以天天做给佐助君吃……”

“太狡猾了小樱!明明我才最想吃小樱做的便当的说!”

“我是做给佐助君吃的!才不是做给你啦!”小樱赏了鸣人一个暴栗。

“偏心……”

“好了!”卡卡西也给了鸣人一个暴栗,“吃饭的时候安静点。”

“为什么每次挨打的都是我啊!”鸣人欲哭无泪。他抬头看了一眼卡卡西老师,握握拳头下定决心似的三两下扒完便当。

“那个……卡卡西老师,有没有把人的身体局部隐身或消失的忍术啊?”

“这个嘛……”卡卡西摸了摸下巴,“普通的忍术目前还无法做到,不过也许有人拥有这种血继限界。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随便问问。”鸣人嘿嘿一笑掩盖住刚才面色一闪而过的慌乱。

“吊车尾的。”

佐助眉间带了点不易察觉的担忧。

“你……没事吧?”



12.

“我回来啦——”小鸣人兴冲冲地推开大门,“我说我说!今天晚上是不是要吃拉面……”

他四处环顾了一圈,“大叔?大叔!仙人——!”

真奇怪啊……小鸣人去厨房泡了碗杯面。

今天为什么不在呢。

就站在小鸣人旁边的七代目神情复杂。

他伸出手在小鸣人眼前晃了晃,终于确定自己不能再被他看见。

鸣人想要拿笔写下字来表示自己还陪在他身边,却怔愣地发现已经连实物都无法触碰到,自己仿佛像个幽灵一样。

他握紧拳头。

内心深处仿佛有什么在召唤他似的。他越是静下心聆听,自己仿佛就越是再虚幻一点。

漩涡鸣人一点也不甘心,真的。他在这个世界只陪那个小鬼度过了一个月,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亲眼看着他长大,亲口告诉他挽回挚友的方法。

他不甘心。理智却又蛊惑他自己真正的“现实”才最重要。

鸣人抚摸着印有七代目的火影袍,他甚至感到有些迷惘。

这里?那里?到底哪边才是所谓“虚幻”,哪边又才是所谓“现实”?

他恍惚间听到了某个十分熟悉又怀恋的声音。

“——吊车尾的!”

醍醐灌顶,漩涡鸣人像是深陷沼泽却又被猛地拉起来一般。他身上落满泥泞,却被一个人温柔地拍打掉。

他有些眷恋地望了正在呼噜呼噜吸面的小鸣人。

时间到了。

“!你刚才去哪里了!”小鸣人半抬头惊讶地瞪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这样很吓人啊!”

“抱歉,刚才出去办了点事。”漩涡鸣人拉开椅子坐下,“喂我说!我不来你就背着我偷偷吃泡面啊!这个珍藏版我都没忍心吃哎!”

“你这个可恶的大人竟然还好意思说!”小鸣人一拍桌子,“这个泡面用的可是我的钱买的哎!”

“哼,臭小鬼!”

“吊车尾!”小鸣人装模作样瓮声瓮气学着佐助平时的调调。

……

“喂。”小鸣人搅拌着碗里的面条,“你会一直留在这。对吗?”

鸣人没说话。

“我当你默认了。”他仰起头认真盯着鸣人,“你会一直陪着我对吗?”

“该睡觉了。”鸣人自言自语,“去吧,快上床休息。”

“我不。”小鸣人站起来身来。

他揽住了面前这个男人劲瘦的腰肢。

“你……”漩涡鸣人惊讶地看着这个向来别扭的小鬼,他抬起手有些无措不知道怎么办。

小鸣人的手收紧了些,他把头埋在那个人怀里闷闷地说,“告诉我,你会。”

好吧,漩涡鸣人认输。他揉着那金灿灿的头发,用着平生最温柔的调调。

“我会。”

他的声音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得到保证的小鸣人仿佛得到糖果的小孩子一般欢喜雀跃起来。七代目有些无奈地抓了抓头发,他把火影袍解下塞到那孩子手中。

“送你。我往里面注入了点查克拉,确保它一直是实物状态不会消失。”

“什么嘛!”小鸣人嘴上说着抱怨的话,不过上扬的语调还是出卖了他,“你说会一直在我身边。只要有你在,这个火影袍不就等于是我的嘛!”

“毕竟我在你家吃住这么多天,不给点东西也太说不过去了。”漩涡鸣人把火影袍认认真真系到小鸣人脖子上。过于宽大的披风罩着他还过于瘦小的身躯,小鸣人伸手拽了拽,他有些开心地嚷嚷道。

“火影披风哎!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披的吧哟!”

“以后机会会很多的。”漩涡鸣人温柔掐了掐小鸣人的脸,“快去睡觉。”

“好!那么晚安啦!”

“嗯。”

待到小鸣人进里屋睡觉后,漩涡鸣人把客厅的灯“啪”关上,整个人隐匿在黑暗中。

他脱力地坐在地上,双手无力垂下。身体局部一点一点变得透明,他又无法被肉眼所看见了。

抱歉,骗了你。

漩涡鸣人望向卧室方向。

毕竟光是维持查克拉能够让你看见,就已经尽了全力。 


13.

「若这一切都是梦  若无法再次挽回」 

「究竟要如何令你明白我的心意」 

「如今沉浸在悲伤中的我」

「要如何在没有你的世界中活下去」

 

 

“马上就是烟火晚会的时间……”

“哦,然后呢。”

鸣人目不转睛盯着电视浏览今天的新闻,“啊啊……雾隐村又搞什么乱子啊。”

“喂好好听别人说话啊!”小鸣人生气地涨红了脸,放下手中的饭碗对着七代目指指点点,“今晚大家都会去那边看烟火喔,听说许的愿望很灵的。”

“所以说现在的小鬼就是麻烦。”鸣人把杯子里的水一口气吞入肚中,“你想不想要惊喜?”

终归还是个小孩子,一听惊喜两眼都放光,“什么什么!难道是我上次特别想要的超限定珍藏版杯面——”

“怎么可能会有啦!”鸣人敲了下他的脑袋,“那种垃圾食品小孩子当然要少吃!作为大人的我当然要帮你……”

“啊——!你个可恶的大人!!”

“锵锵!”七代目变魔术般从身后的柜子里摸出两套和服。同是明亮鲜艳的橙黄色,印有繁复细密的暗纹从最下端舒展开铺洒至整张布料,除了大小外这套和服没有任何区别,像是亲子装。小鸣人愣愣接过其中一件,小心翼翼抚上那漂亮的花纹,半晌说不出话。

“怎么啦!是不是被感动的说不出话!”鸣人的笑容融合在暖色的灯光里,模糊的没了边界,“这可是我挑了好久才敲定的衣服!哎呀真是花了不少积蓄……这样就可以穿着它去参加烟火大会了吧。”

“你……”

“?”

小鸣人抽了抽鼻子,“你可真是爱多管闲事的大人。”

“你这么说让我很伤……”

“不过,”他打断了他的话。

“我很喜欢这件衣服。”

漩涡鸣人一愣。

“什么嘛……你这小鬼。”


 -


“喂喂!”七代目一路小跑紧跟着小鸣人,“别走那么快嘛。说起来你和一个不会被人看见类似‘鬼’的一种东西走一块儿,不怕被人说三道四吗?”

“那种东西我早就……”

“好啦好啦,”漩涡鸣人打断他的话,“那边有章鱼烧!”

“!真的吗!”

“那里有苹果糖!”

“唔唔唔!好想吃!”

“那里有暗部面具!”

“哇,好帅!”

……

“啊,累死了。”鸣人拖着身子在后面慢悠悠的跟,前面是嘴上沾满油光吃的一本满足的混蛋小鬼。“小孩子的精力真是好。”

“喂大叔,仙人——特别是你这样根本是飘着走而不是用腿走的也会累吗!要说累明明我才更累吧!”

“像你这样的小孩子懂什么……这就像是陪着女朋友去逛街,心比身还累的啊。”七代目病怏怏地吐槽,“喂我说,那边有片很隐蔽的草坪,去那歇歇还可以看接下来的烟花。”

“明明逛了一半都不到。”小鸣人嘟囔着,“给你个惊喜要不要。”

“别看我这样好歹也是个成年人了,怎么会期待这种哄骗孩子的东西。”

“不要啊,那算了。”

“你都说要给我了怎么能反悔!”

“像你这种大人才口是心非吧!”

两人又没头没脑进行了近十分钟无营养的小学生吵架,最终以鸣人的双手投降宣告结束。小鸣人倒也不扭扭捏捏,他在口袋里掏啊掏,掏出一包用朴素牛皮纸包裹着的饼干。

“这是……你做的?”七代目乐了,他接过这包饼干左看看右看看。焦黄的外皮包裹着精巧可爱的兔子形状,仔细观察似乎还能发现兔子的两枚圆溜溜大眼睛。鸣人捏起一块放入嘴中,浓郁的黄油配合着酥香,下咽后也能感受到香气萦绕在唇齿间。不得不说,这个手工饼干做的非常成功。

“怎么样怎么样!”小鸣人踮起脚尖用期望的目光看向鸣人。

“挺不错的。”七代目做出客观评价。

“耶!”小鸣人一蹦三尺高,“我就说佐助……”

“‘佐助’?”

“不、不是!”小鸣人慌忙摇头,“没有佐助的事!真的!我怎么可能让佐助帮我做饼干!”

七代目“……”

“好啦……”小鸣人自知失言,垂头丧气嘟囔,“我也是想给你做的好吃点嘛……没想到佐助那个混蛋竟然连饼干都会烤!真是太可恶了!”

七代目双手交叉:“多少是你做的?”

小鸣人据理力争:“除了烤!别的都是我做的!”

七代目看着他。

他看着七代目。

七代目:“说实话。”

小鸣人:“好吧模具印出来的形状是他……”

七代目看着他。

他看着七代目。

小鸣人崩溃:“调制原料也是他!”

“——这根本就是佐助做的饼干吧!!”

“别生气嘛……”小鸣人小心翼翼哄他,“我也是……为你……”

哎。七代目叹了口气。他觉得自从自己阴差阳错来到这个世界后叹的气比之前三十几年加一起还要多。

“很好吃。”

他揉揉小鸣人惊诧的脑袋。

“你送我的饼干很好吃。”

 


14

 

漩涡鸣人用火影披风裹住他和小鸣人,两人肩并肩头靠头坐在草坪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往嘴里扔饼干看烟花。鸣人看得哈欠连连,他已经看过太多这样缥缈虚无转瞬即逝的漂亮烟花。在他成为英雄的时候,在他当上火影的时候,甚至……在他结婚的时候。鸣人把嘴巴里的饼干咬的嘎吱响,一旁一直全神贯注盯着烟花的小鸣人有些不满。

“认真点啊……还有吃东西不要这么响好吵啊!”

鸣人悻悻停止嘴里的咀嚼。他用一只手撑住自己的脸,偏头看向那个眼里也印有漫天烟花的孩子。

“三代老爷子说……”那小孩突然开口,“三代老爷子说,对着烟火大会那些漂亮的烟花许愿非常灵。”

“好啊,那我们也来许愿望。”鸣人双手合十,虔诚许愿,“我希望来年能有吃不完的拉面!还想要不批公文!还有还有……”

“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小鸣人也有模有样地学着双手合十。

“你许的什么?”鸣人逗他。

“不告诉你!”

“用脚也能想出来是当火影吧。”他撇撇嘴。

“才不是呢。”小鸣人咯咯笑了出来,“你绝对猜不到。”

七代目也笑了。他顺势向身后躺下,柔软的草皮堪堪撑住他,他做了个深呼吸。

“……你以后会有很多朋友。”

“干嘛突然说这些?”

“有很多同伴,他们都一直和你并肩战斗。”

“喂……”

七代目就这么看着漫天繁星,他突然觉得这些星星拼起来像是一个人的脸。

“永远的朋友,一生的挚友。”

身体变得有些轻盈,鸣人现在只需站起身似乎就会飘在空中。他低头看了眼自己布满茧子的手,指尖已经透明。

还有什么事没有完成呢。他在心里默念。

“抱抱我。”

“什……”

七代目刚坐直身子,小鸣人便飞扑在他怀里。鸣人忍不住抬手抚摸他一头乱毛,和初见一样,看似咯手实则柔软。他像刺猬一样张牙舞爪支棱起属于自己的保护罩,却像个长不大的小孩一样认定信任的人便不再放手。

“我许的愿望……”小鸣人的头埋在七代目怀里看不真切。

“你会永远陪着我对吗?”

又是这句。七代目恍惚间回想起几天前这个小鬼也是执拗地瞪自己,一字一句撂下疑问。

“你会永远陪着我对吗。”

漩涡鸣人向来不会拒绝人,他总是用自己最大的包容、最大的温柔去尝试接纳一切。没有人对他说过,你其实是个特别特别温柔的人。温柔?漩涡鸣人同样也不认为这是在比喻自己。这世上有太多温柔,他所熟知的卡卡西老师、所熟知的同伴们、甚至看似冷漠的佐助——他们都很温柔。

但是漩涡鸣人的温柔是不同的。

他想了很多答案,想着如何不去刺伤一个年仅十二岁孩子的心。平日一向在修炼上严格要求自己的七代目也不知道该拿十二岁的自己怎么办。他早已成为一个真正成熟稳重的大人,换个角度去旁观小时候的自己也多了不少感触。从日益频繁的会议上学会一丢丢嘴皮子的鸣人此刻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思考良久也只能憋出一句坑坑巴巴的话。

“我……我会……”

“别骗我了。”小鸣人抬起头,七代目这才发现他竟然哭了。“我不笨。”

鸣人手忙脚乱拿自己衣服为他拭去泪水,却在衣服触碰脸颊的那一刹穿透过去。

不……!

“我知道你是谁。”小鸣人却也只是仰头看他,这么小年纪眼里流露出的浓重情感让已中年的鸣人也不免心脏一抽。

“你走吧。”

“你有自己的事业朋友家庭。”

“想任性把你留下来的我果然是个笨蛋,无可救药的笨蛋。”

“……”

鸣人沉默。

他托住小鸣人的脸,缓缓将他扯向自己面前,七代目用缠满绷带的手紧紧搂住小孩子的后脑。

他附身向前在小鸣人额头上印下一枚温柔的吻。

 

 

 

15.


额头上传来的湿润触感让小鸣人不免一愣,他呆呆地等待那触感消失。

七代目把披风往他怀里掖了掖。小孩子瘦弱的身躯上覆盖着一件宽大到足以把他整个裹住的御神袍,这件衣服承载着他的梦想,承载着无数人的期望。

“我说过,你的梦想终有一日会实现。”

这句话仿佛一下子打开了某个隐藏闸口,小鸣人的泪水大滴大滴砸落在那件纯白的袍子上,晕染出一个又一个水渍。

“可是——”他一开口就溃不成军,“可是我的梦想是希望你留下来!”

“你马上就走了。”

“——它没有实现!”

他笑了。

“你会明白的。”

鸣人耐心用还未消失的胳膊替他轻柔地拭去泪水。

“多喝牛奶,不要喝过期的。”

“多吃蔬菜,卡卡西老师送的要一根不落全部吃掉。”

“晚上睡觉不要蹬被子,容易着凉感冒。

“朋友走上歧路一定要把他拉回来,无论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不要妄想骗我。你的所有坏习惯我都知道。”

“你的一切我都知道。”

时间到了。

“我走了。”

鸣人最后一次揉了揉小孩的头,他的身体逐渐隐于黑暗中。从四肢到躯干,最后只留那张自始至终都微笑着的脸。

“……你会成为一名了不起的忍者。”

小鸣人怀抱着那件御神袍,脸早已哭花的不成样子。他用力攥紧手中的衣服,指甲仿佛透过衣服嵌入肉里。衣服似乎还残留那人的温度,小鸣人将脸深埋进去,终还是忍不住匍匐在地上嚎啕大哭。那喉咙里压抑许久的话在此刻释放出来。

“——漩涡鸣人!!”

生活又重新回到了没有你的世界。

一如既往。

「如今仍沉浸在悲伤中的我」

「要尝试在没有你的世界中活下去」

 

 


16.


头有点昏沉。

耳边似乎有人在唤自己,不过鸣人懒得去理这些,他现在只需要睡眠。

“……醒醒……”

吵死了。他在朦朦胧胧中似乎还翻了个身,紧接着就被一阵剧烈晃动直接粗暴地叫醒了。

“……吊车尾!”

鸣人猛地睁大眼睛。

“……佐助?”

“总算醒了。”佐助叹气,他眼皮底下似乎还能看见淡淡的青色,“你这个笨蛋,为什么一声不吭跑到外面还昏睡过去?”

“我睡了多久?”

“将近三天。你就不知道这样有多危险?如果不是我用六道之力及时感应你,你甚至可能会被掳走知不知道?这么大年纪做事还像小孩一样毛毛躁躁……”

“你今天话可真多。”鸣人挣扎着想要起身,却因体力不支险些砸回床上,多亏佐助眼疾手快扶了他一把才幸免于难,“你不会这几天都没睡觉吧?”

“……吵死了。”佐助倒也没否认。“还难受吗?”

“给我杯水。”鸣人慢慢挪动自己的身子。在触碰到杯壁上温暖湿润的水渍后他整个人都呆住,像是彻底想起了什么。

“佐助!快!”

“怎么了?”

鸣人一把攀住佐助的肩膀,着急的神情像是丢了什么最重要的东西。

“快用轮回眼带我回家!”

-

鸣人脚还未着地就扑向角落一个落满灰尘的大箱子。他只是轻轻一掀就有无数粉尘扑面而来,鸣人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佐助就这么静静站在他身后,漆黑眼眸一直锁定着面前手忙脚乱翻东西的鸣人。

那箱子里藏了太多东西,从小到大的玩物和自己一直珍视的东西都躺在里面。他翻到了卡卡西老师玩偶、翻到了自己的第一个护额、翻到已经被压变形的珍藏版拉面盒、甚至还翻到一个朴素的纸袋子。

袋子的颜色早已模糊不清,而鸣人只需看一眼便明了这是何物。

“佐助。”

“嗯?”

“你烤的饼干其实还挺好吃的。”

佐助露出了自鸣人醒来后看到的第一个有波澜的面部表情,他仅从佐助万年不变的面瘫脸中轻挑的眉毛就明白佐助在疑惑什么。

“算啦,你早忘了。”

鸣人锲而不舍继续翻着那个大箱子,终于在角落发现了一块白色布料。他用力一扯,那件压箱底且全是灰尘的御神袍终于再次重见天日。鸣人在御神袍一角发现有被划过的痕迹,他总算笑出了声。

“这是……”佐助抬眼就能看见鸣人身上披着的七代目披风,他也清楚这个箱子里装的都是鸣人的什么东西。为什么这个箱子里会出现和鸣人现在身着一模一样的御神袍,饶是佐助也有点搞不明白。

“不是梦。”

外面星星点点洒落的阳光印在鸣人身上,他坐在地上紧紧搂着那件御神袍。记忆渐渐充盈在他脑内,面前的景象和脑子里的环境逐渐重合,最终幻化出一个小小的身影。

不是梦。

 

 

END



对一个喜欢半途而废所以基本不开稍微长一点连载的懒人来说,这个中篇能完结真的挺开心的。写这篇的前几章文笔比现在还幼稚真是不堪回首……不过也算是一点小小的进步嘛。而且它也是我写的第一篇火影同人,在某种意义上还有点儿纪念意义。

总之他能完结真的多亏了大家的督促……这篇这么冷都有小天使看超感动!!我都想给你们打钱!!(冷静)我爱你们!!


  93 9
评论(9)
热度(93)

© 阿银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