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银球

爱与惊喜的魔法师


佐鸣&狛苗已毕业
感谢大家

 

【佐鸣】你以为我涂指甲油是想跟你做朋友吗?!

算是  我把你当朋友你竟然想给我涂指甲油?!  的姐妹篇

灵感来源评论的一位小伙伴!!非常感谢!!

佐鸣二人六岁↑↓纯纯的小朋友谈恋爱(不是。

大家七夕快乐!

-



雪哗啦啦从空中落至地面,一层层堆叠在他脚边。不远处的灯火熙熙攘攘映照在他脸庞,他却也只能弹掉肩膀上几片雪花儿继续缩在这个小角落。脚边的积雪愈深愈厚,他想站起来活动身子却发现从脖子到脚后跟都似乎麻掉了。


阿嚏——弥彦揉揉通红的鼻尖,他努力让自己僵硬的面部肌肉笑起来和蔼可亲一点。小孩儿们高举着苹果糖欢声笑语从他面前跑过,弥彦的手举在半空中显得有些不知所措,指甲盖与黑夜融为一体似乎嘲笑着他的滑稽。

小孩子懂什么,他安慰自己。弥彦就这么蹲坐在他小小的摊位前,冷眼旁观这些行色匆匆的人。

“你好……”

弥彦猛地抬头。这是今晚的第一位客人!他使劲揉搓自己僵硬的脸颊,带着狠厉的劲道在两位女孩的惊愕目光中把一小瓶正方形的东西推到她们面前。

“你好!”弥彦扯出一个阳光灿烂的笑,樱发女孩盯着他不断打颤的牙齿有些不知所措,“恭喜您成为本店第一位客人可享受八点五折优惠同时赠送洗甲水一瓶如果在一周内指甲自然脱落可拨打12138xxxxxx即可享受免费上门指甲护理服务——”弥彦深吸一大口气,翻白眼的模样差点儿让金黄发色女孩失声尖叫,“——所以请问您需要哪种颜色呢!”

“那个……”樱发女孩后退一步,“你需不需要喝水……”

弥彦露出一口闪亮的大白牙:“这点程度不足为虑。”

樱发女孩吞咽口水,在旁边金黄发女孩的鼓励眼神中向前一步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她伸出粉嫩白净的小手指着一瓶粉色指甲油鼓起勇气说:“我要这种颜色。”

弥彦拧开玻璃瓶,因为极度寒冷里面的液体都凝固成块状。他一用力把盖拔了出来,刷子却深深嵌在那一坨不知道还算不算是指甲油的指甲油里。弥彦抬头有些不好意思地冲女孩笑笑,女孩苍白的脸在夜风中瑟瑟发抖。她微张口哆哆嗦嗦似乎想说什么,一旁的女伴拽住她的胳膊做出一副逃跑架势。

“鬼、鬼……”

一只骨头突出苍白无力的手颤巍巍横栏在她和那瓶指甲油之间,指甲盖上还涂着不知是紫还是黑色的怪异指甲油。那骷髅般的手微微一抖,便把两个女孩吓得魂飞魄散。

“鬼啊啊啊啊————”

“真是的。”弥彦无奈拉过长门让他坐在自己旁边。长门的眼神还有点迷茫和疑虑,他不太明白为什么自己一来那两个女孩就像见了鬼一样逃跑了。“这可是今天第一位客人啊,都因为你才把她们吓跑。”

长门拉过弥彦冰冷的双手,把一个热乎乎的纸杯塞在他怀里。

“糯米粥!”弥彦捧着杯子小心往嘴里灌了几口。暖呼呼的粥顺着食道流进胃里,他的脸上总算现出一点儿血色。

“喝吗?”他举过杯子问长门,长门摇摇头。“给你买的。”

“没什么。”他学着长门也把杯子塞进友人怀里,半逼迫他喝了几口。

“……还没人吗。”弥彦咽完最后一口粥,他听见长门小声询问,声线中有着压抑不住的担忧。

他捏扁杯子。杯子在半空中划了个漂亮的抛物线,稳稳落在垃圾桶里。“总有一天会实现的。”

“成为专业的美甲师也好、成为五大国首屈一指的美妆潮流领军人物也好。”

“总有一天会实现的。”

“嗯。”长门低声应和。弥彦向来这么自信,他身上有让人无法忽视的奇特亲和力。和小南一样,他被弥彦所吸引,常年陪伴在弥彦左右最后所剩下的只是想帮助他实现目标理想这份心意。他坚信弥彦最后一定会成功,现在这些苦难不过是为他们未来宏图大展积累资本。

“你会成功的。”

弥彦似乎没听清,他兴奋地摇摇长门的肩膀示意长门看向右边。

两个孩子手牵手走进他们的视野。

“咳咳!”弥彦大声咳嗽试图引起两人注意。“这里有最新的潮流方向标!助您走向潮流顶端!假一赔十跳楼大促销只限今天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神经病吧这个人。”佐助拉了拉鸣人的小手,“走了。”

弥彦急了:“首次服务还赠送一乐拉面抵用券两张!”

“拉面!”鸣人的眼一下子闪闪发光。他扯着佐助疯狂奔向摊前,佐助猝不及防差点一个趔趄当场摔倒在地。

“你这……吊车尾!”佐助拍拍身上莫须有的灰尘,他攥紧鸣人的手使劲儿往外扯:“快走。”谁料鸣人的脚此刻像黏了吸铁石般纹丝不动,佐助费了吃奶的力气伸出两只短呼呼的胳膊拽他都没拽动。

商机!敏锐的弥彦嗅到空气中不同寻常的气味:“没错,只要你选择我家的服务就立刻送拉面抵用券两张!多加叉烧肉的那种!”

佐助立刻插嘴:“哪种服务?”

“帮助您快速走向时尚潮流,摇身一变成为一线美妆达人——”弥彦伸出自己十根手指头,“锵锵锵!”

“黑色的……感觉有点渗人。”鸣人缩缩脖子,不过为了拉面他觉得值得一试。“那要多少钱啊?”

 “看在您还是小孩子又是我们第一位顾客的份上给您打个五折。”弥彦笑眯眯,“一百块。”

“哇你抢钱啊!一百块能买多少碗拉面了!”鸣人掏出自己的小青蛙钱包捏了捏,“完全不够哎。”

“客人你也知道现在赚钱不容易一百块真的是我们成本价不能再低了……”

“佐助。”鸣人拽了拽佐助的衣角,“我们去吃拉面吧。”

“嗯。”

佐助牵起鸣人的手转身准备离开摊位。

“十块!十块客人你看行不行!”

佐助、鸣人:“……”

“不要。”鸣人扭头,“我还是去吃拉面吧。”

“哎客人你别走啊!!你想想花十块就能享受时尚顶端服务让你尽显沉稳低调霸气外露享尽世人艳羡的目光这有多值您衡量衡量再做决定啊客人——”

佐助顿了脚步:“你说什么?”

“呃……”弥彦冷汗直冒。

“尽显低调霸气外露享尽世人艳羡的目光……”佐助小声嘀咕,他再次拉着鸣人的手快速坐回板凳上。动作之迅捷意志之坚定让弥彦叹为观止。

“怎么了?”鸣人偷捏佐助的手掌心。

佐助拍拍旁边空余的板凳示意鸣人也坐下,他转过头一脸正色。“真的?”

弥彦睁眼说瞎话:“真的。我们小店从不欺骗顾客哟亲。”

“好。”佐助从兜里摸出一张纸票子,“就涂你这种。”

“你竟然带了这么多钱!刚才喊你帮我买苹果糖为什么还骗我说没有钱了!”

“少吃糖对牙好。这是最后一块。”佐助掏出一枚他哥给的棉花糖塞进鸣人手里,成功堵住那张即将喋喋不休的嘴。

这小鬼竟然这么有钱……早知道多坑点儿了。弥彦后悔莫及,他拧开玻璃瓶开始为面前的小鬼涂指甲油。

佐助体温本就偏低,此刻手暴露在寒冷刺骨的隆冬空气中显得有些苍白瘦弱。一层层指甲油涂抹在他指甲盖上加重了凉意,佐助不禁皱了眉头。其实他也没觉得有特别冷,直到鸣人将自己软乎乎的小手覆盖在自己手背上时,他才蓦地发觉那双手的温暖。

鸣人歪头咬着棉花糖冲他笑了笑。

佐助又想起这家伙的目标。虽然他也有点害怕自己涂抹这种东西被家人发现一顿教训,不过……

“我是要成为火影的男人!”鸣人的笑脸在太阳底下熠熠闪光,“就是那种特别厉害霸气外露大家都特别羡慕的那种!”

“哼,火影怎么可能是这种人。”佐助嗤之以鼻。

“就是这样的!”鸣人不服气举起自己的小拳头,“我老爸就是这样的人!”

霸气外露大家都羡慕……佐助垂下眼看着指甲油一层层被刷上。

火影=霸气外露大家都羡慕的人。

涂这个指甲油=成为霸气外露大家都羡慕的人。

所以,火影=霸气外露大家都羡慕的人=涂指甲油

所以,鸣人=想成为火影的男人=想成为霸气外露大家都羡慕的人的男人=想成为涂着指甲油的人的男人。

自己=火影=霸气外露大家都羡慕的人=涂指甲油的男人。

所以,自己涂了指甲油=鸣人的男人。

好像没什么不对,逻辑满分。

佐助偷偷在心底给自己竖个大拇指。

“好了。”弥彦特意把美甲机翻出来给佐助弄干,他满意地左瞅瞅右瞅瞅自己的杰作。“这是我最完美的艺术品。”

“谢谢。”佐助郑重且发自内心的向弥彦道谢,“你会实现自己的理想。……我也会。”

鸣人显然是第一次听见佐助道谢,他急急忙忙伸出手去探佐助额头想确认他有没有发烧。

“走了。”佐助伸出那只已经涂了黑色指甲油的手握住鸣人的小短手,一步一步坚定离开那个摊位。他还弱小的身影在此刻看起来是多么铿锵有力,怀抱着对未来实现理想的必胜信心。

看来涂完这(他理解为)神圣的指甲油就离成为鸣人的男人不远了。

弥彦凝视着逐渐远去的两个背影,他也打心底为那个黑发男孩所透露出的处变不惊和淡定自如以及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坚定信念所动容。

我们一定都要好好实现自己的理想啊。

……

“打扰了。”

长门摇摇陷入沉重感情中的弥彦示意他回过神。

一位黑发扎着垂马尾,脸上有法令纹的俊秀男子闯入二人视野。

“我对你们很感兴趣,不知是否能成为你们其中一员。”




FIN

后记:

“佐助!”鸣人声嘶力竭,“晓不是你的归宿!只有我……我们木叶才能——”

“够了鸣人!”佐助吼回去,“你永远不明白!只有在这里我才能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只有在这里我才能当火影!才能做火影的男人!”

鸣人:“???”



真FIN


  105 20
评论(20)
热度(105)

© 阿银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