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银球

爱与惊喜的魔法师


佐鸣&狛苗已毕业
感谢大家

 

【佐鸣】想上多年的人突然上了自己怎么办?!

-ABO双A

-下午开车正疾驰在高速公路上,突然一个一闪而过的脑洞浮现出来,索性就抛下车把这篇写出来了



漩涡鸣人肖想他漂亮白净的竹马已经好久了。


在这个充斥着力量至上的时代,Alpha毋庸置疑成为整个社会的领头羊。从小到大都是学校里的著名刺头儿,到处打架挑事儿的漩涡鸣人可谓是靠拳头说话一路混到高中。初中时所有人都会经历的性别分化,鸣人也毫无疑问成为Alpha的其中一员。

他拿到性别分化通知单时差点儿没一路蹦着去找爸妈嘚瑟,波风夫妇看着那张单子为儿子的又一步成长流下欣慰的泪水。

“佐助是什么性别呀。”玖辛奈挥舞着铲子准备给儿子做一桌他喜欢的菜,却见鸣人也面露困惑。

“不知道……说起来我今天放学没碰见他哎。”

巧了,隔壁宇智波美琴刚好来闻声串门恭喜这个新的Alpha。玖辛奈拉着美琴面露笑容,“佐助呢?这孩子从小就各方面优异,也是个了不起的Alpha吧。”

“这……”美琴面露难色,“医生说他还没有分化迹象。男孩子嘛,发育总会晚些,不久后应该就会显现出特征了。”

“什么?”玖辛奈大吃一惊。她四处瞅瞅,把美琴拉到一个小角落,确定四下无人才偷偷和她咬耳朵,“听说那些分化晚的大部分都是Omega,佐助这孩子恐怕……”

美琴摇摇头,她示意玖辛奈耳朵凑近一些,悄悄说道:“……”

殊不知这些话被旁边窃墙角的鸣人听得一干二净,他捂住自己嘴巴压下喉咙里的尖叫。

宇智波佐助作为他的竹马,漩涡鸣人因此蹭边儿沾了许多光。各方面优异又沉默寡言的帅哥自然是成为大众焦点,特别在女生眼中。远在小学的破事儿鸣人至今还记得一清二楚,他交往不久的小女友突然就给他戴绿帽提分手。鸣人怀疑好久是佐助偷偷在背后翘他墙角,正因这件事他还单方面生闷气不理佐助好一段时间。

Omega意味着什么,它是软软甜甜的代名词。因为男性Omega实在太过稀少,鸣人自然而然就把佐助和软糯的小女生联系在一起。

呕——他扶着墙根无声地呕吐半晌。说实话鸣人根本无法把佐助和娇弱的Omega联系在一起,那个人简直强的可怕。不仅在学习上远远超过自己,甚至在体能上都可以和自己五五开,在一次体育课的赛跑上他俩万年不变的平手战绩还差点被佐助领先从而变成1:0。

这样的人能是Omega?鸣人在心里啐了一口。

不过除去佐助身上那股生人勿近的气质……鸣人不禁想入非非。漂亮到雌雄莫辨的脸蛋和肤白如凝脂般的皮肤……成为Omega的佐助羞红了脸躺在自己身下然后被自己这样那样——

这次鸣人是捂着鼻子落荒而逃。他突然觉得这样的佐助似乎也不是不能接受……说什么呢怎么可以这样意淫自己的朋友!鸣人气的想给自己一耳光,可惜还是舍不得,在离脸有五公分距离时讪讪停住手。

万一打坏自己英俊神武的脸蛋多不好。鸣人叹口气。毕竟佐助的报告还没有出来,最好不要这么过分脑补。

他抹了抹鼻下的迷之鲜血,淡定自若地溜回房间看自来也爷爷环游世界给自己的寄的不良小说。

因此美琴阿姨对自己妈妈说的话他一句也没听到。

不过这些话对鸣人将来做出的改变并没有什么影响。自那天偷听墙根后,鸣人不知不觉开始过多在意起自己竹马,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以前都是大老爷们儿一块搂肩搭背有什么可别扭的,偏偏放到鸣人对佐助上就有点微妙。

你看他认真写作业的神情……你看他漂亮的侧脸……你看就连喝水都这么好看……完全还没意识到自己变成小基佬的鸣人莫名陷入佐助后援团的其中一员。有时候佐助只要转过头就能看见鸣人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他忍不住戳戳鸣人软乎乎带点婴儿肥的脸。

“你看我干什么?”

“你好看。”鸣人嘿嘿一笑,随后像吃了苍蝇般脸涨通红慌忙摆手,“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是Alpha!我保护你!”

这都什么跟什么。佐助黑着脸像是快把鸣人生吞活剥。

这一转眼高中都快毕业了,鸣人还是没听到关于佐助性别分化消息的一星半点。佐助也不躁,该干什么干什么,这可急苦了鸣人。

“喂,那个……”鸣人在高三快毕业的闷热教室,趁着班里人都走光了,扭扭捏捏交出一封皱巴巴的信。

佐助眼皮一跳。

“做我女朋噗——你干嘛打我啊!”

佐助也不搭话,撸起袖子露出洁白的小臂照着鸣人腰侧又是一拳。鸣人半是痛苦半是甜蜜地制止了未来(自认为是自己)老婆的施暴行为。

“你知不知道那么久都没分化十有八九是Omega跟我在一块总比跟别噗——”

“老师!老师!二班的宇智波同学和漩涡同学打起来了!老师——”

……

自那之后一直到领毕业证那天两人都再没搭话。毕业后的聚会KTV上二人各坐沙发两端,离得足有八丈远。班里一向害羞且暗恋鸣人的雏田终于抓到空隙偷偷挪到鸣人附近,对着手指低头半晌说不出话。

 深知内幕的众人看热闹不嫌事大,在一旁吵吵闹闹起哄。鸣人撑不过大家轮番灌酒,红着一张脸仰躺在沙发上不省人事。众人怂恿雏田在此趁机亲上鸣人脸颊,雏田爆红了脸抬不起头。在一旁一直沉默不语充当空气的佐助突然站起身,吵吵嚷嚷的包房像被施了魔法一般安静下来。

佐助架起鸣人一只手臂搭在自己后颈,一手揽着嘴里嘟嘟囔囔不知在说什么的鸣人向门口走去。雏田伸出的手僵硬在半空中,她想上前劝说佐助放下鸣人,却被不知道哪来的强硬Alpha气场吓得一哆嗦。

已经快夜里十二点了。佐助抬手看眼表,掏出手机给鸣人的父母打了个电话。

“阿姨好。鸣人现在跟我在一起,他喝醉了。现在已经太晚,我带他到不远处宾馆过夜,明天把他送回家。”

那边的玖辛奈似乎愣了一下,她抿嘴思考着什么,半晌出声:“那好吧。”

佐助平淡的声音顺着电话线传过去:“我不会对鸣人做什么。”

“哈哈哈你这孩子。”玖辛奈笑了出来,“两个A能做什么呢。”

佐助似乎也笑了,不过隔着手机听不太真切。他挂断电话,架着鸣人稳步走向隔壁宾馆。

“佐助……”

鸣人喃喃。

佐助一顿,他感受到鸣人一只手不安分地在自己腰侧乱摸。不过他没去理这只捣乱的手,而是拿出房卡准备进门就把鸣人扔床上去。

在他关门那一刻,鸣人呼吸明显急促起来。佐助像是早有预料般坦然自若被鸣人压在门板上又亲又咬,两人互相都将手探进了对方薄薄的T恤里。佐助一边引导着根本不会亲吻的鸣人学会深吻,一边搂着他含糊不清说:

“去床上。”

鸣人笑了出声,他觉得自己Alpha地位受到挑战,居然让一个Omega这么调戏。他伸手就去掀佐助衣服,掀一半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他凑近佐助脖子前使劲嗅了嗅:“你身上怎么一股子Alpha味儿。”

佐助笑了:“因为我……”

“你竟然!”鸣人生气地和佐助的嘴分开,“你太伤我心了!”

自己是Alpha他就这么难过吗。佐助没停下手里的动作,反而变本加厉想去解他裤链。鸣人强烈挣扎制止了佐助的动作,生气地指着他大吼大叫:

“你竟然背着我找Alpha!我难道还不能满足你吗!虽然之前都还是未成年……但高中毕业后我就成年了啊!”

佐助:“……”

你永远不能指望一个笨蛋能理解自己的意思。佐助打横就是一个公主抱把鸣人抱到床上,欺身压了上去。

鸣人大脑当场就当机了。他第一次见到这么奔放的Omega,准确的说这应该是他见的第一个Omega。

第一个Omega就这么刺激!鸣人愣愣地看着佐助解下他的裤链,一个大家伙就这么蹦蹦跳弹了出来。

好大……

不对!一个Omega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那啥啊!

鸣人真懵了。他眼睁睁看着佐助脱下自己的衣服,顺便自己的衣服也被扒的一干二净。佐助紧实的肌肉和漂亮有腹肌的小腹都暴露在鸣人眼前,他看的口水都要流出来。

没想到佐助竟然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那种!

鸣人感觉自己屁股一凉,有一只手悄咪咪摸上自己臀缝,似乎还想捅入那啥——

“慢着!”他慌忙喊停。房间里充斥着越来越浓厚的陌生又有点儿熟悉的Alpha气息,鸣人即使再迟钝也认清了现在的情况。

“你丫不是个Omega吗???”

“谁跟你说我是个Omega。”佐助一边与鸣人舌头纠缠一边和他咬耳朵,“我早在十三岁那年就分化成Alpha了。只是宇智波家有个不成文的家规,在成年之前都要隐藏自己的第二性别。”

“为什……”

“可能为了锻炼我们某些素质吧。”佐助不在意地耸耸肩,“比起这个……”

暗恋多年想上的人突然告诉自己咱俩从内到外都是一个性别的,甚至……还想反过来对自己那啥……?

鸣人还在消化刚才那个重榜炸弹。不过并没有多少时间容他思考,因为那边的佐助已经提枪蓄势待发了。

……

“啊哦。”

鸣人流下冷汗,他菊花一紧。


你们猜有没有车呀(手动滑稽)




“儿子啊。”一旁从头到尾都被蒙在鼓里的水门偷偷摸摸凑上前,“隔壁宇智波……你挺喜欢的那个Omega小鬼,听说你们开房去啦?”

“嗯……嗯。”鸣人心不在焉,眼神躲闪。

“好小子出息了!”水门对着他儿子的屁股就是一巴掌,鸣人脸色一青差点当场昏过去。“你把他标记了吗他现在是不是我们家准儿媳哎呀改天得备点礼物去他家提亲……”

“够了!”鸣人毫无征兆怒吼一声,把他爸吓了一跳,“那个……我回房间了。”

“……?”

鸣人“嘭”地一声砸上门。坐在书桌前想写点东西缓解自己的愤懑之情,却因屁股太疼只好选择趴在床上。

他心烦意乱地用笔在纸上乱画,却不知不觉画成了“佐助”字样。

可恶……鸣人一边忍住眼泪一边发誓再也不理佐助了,他现在屁股还疼着呢! 




FIN


  155 30
评论(30)
热度(155)

© 阿银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