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银球

爱与惊喜的魔法师


佐鸣&狛苗已毕业
感谢大家

 

【佐鸣】天下大人一般黑

作家隐技术宅佐×桌宠鸣(???
疯狂撒糖 其中有很多逻辑狗屁不通的地方希望小伙伴们选择性失明♡(你这人




01.


佐助把自己摔在柔软的大床上,黑夜里只剩不远处的笔记本电脑幽幽发着暗光。

太累了。他扯过旁边的被子打算沉沉睡去。这几日接连不断的赶稿让他的身体有些不堪重荷,稍微动动就会发出“咯吱”声,佐助倦怠地合上眼。当晚他做了个梦,梦见了一只毛绒绒的小狐狸。


02.


翌日中午,佐助从睡梦中惊醒。软乎乎的毛绒大尾巴似乎还留有触感,他下意识到处摸索。

一个梦而已,怎么可能有呢。佐助伸了个懒腰起床洗漱,给自己泡了杯咖啡准备边提神边看昨晚水月给他传的素材。他快速浏览提取适合自己的东西,扫视过程中无意瞥了一眼电脑左下角。

哦,一只耳朵啊。

佐助端起咖啡往嘴里灌了几口。

……等等?

他把鼠标移下去,发现左下角确实有个毛绒绒的耳朵露了出来。于是佐助用鼠标轻轻一点往上一提,一个小人儿就这么被揪着耳朵提溜了出来。

“疼疼疼!”小人儿红着鼻头抱住自己的脑袋使劲往下蹬,试图逃离揪住自己耳朵的魔爪,“你你你你先把我放下来!”

佐助闻言松开鼠标,“啪叽”一下小人儿栽回任务栏上面,幸好他及时展开自己九条大尾巴才不至于跌到屁股生疼。

“你就不懂温柔一点吗!”小人儿撇撇嘴,仔细观察似乎还能发现他眼闪泪光,“摔下来很疼的。”

佐助无视那个小东西的絮絮叨叨,他点开控制面板想要把这个小东西卸载掉。小人儿慌了,他努力从侧面沿着边缘一点点往上攀,“你想干什么……”

“你是病毒吗。”佐助不确定小人儿能不能听见,他把鼠标移到卸载键上,只需轻轻一点这个小东西就会化为乌有。

“怎么可能!”小人儿在半空挥舞着手臂,“快回桌面!快!”

佐助选择卸载。

“你会后悔的!”小人儿差点失声尖叫,“啊啊啊不要——”

很好,这引起了一个宇智波的注意。他回到桌面,发现最明显的地方莫名多了一个word文档。

“桌宠-漩涡鸣人饲养手册”

“姓名:漩涡鸣人

 用处:可以做任何事情
  
 爱好:吃拉面”

空白的页面里只有三行字,佐助反复确认没有隐藏起来的白色字体后又把目光移向鸣人。

“看我干什么……”鸣人抖抖毛,他不自在地缩了缩脖子。

简直像个有自我意识的活人,而不是遵循程序的桌宠。佐助又用鼠标揪起鸣人的耳朵,他想看看这个小东西会不会重复同一句话。

“你又揪我耳朵——你!啊啊啊拜托实在不行你可以揪我的衣领!”鸣人徒劳地四处乱蹬自己的小短腿,大大的尾巴垂头丧气耷拉在身后。

语言库还挺丰富……佐助手中的鼠标轻轻一抖,鸣人就被甩到了屏幕边缘。他像看见救星一样紧紧抱住边缘,用毛绒绒的大尾巴托住自己缓缓下滑。然后一屁股坐在任务栏上,扭过头只留了个背影给佐助。

佐助用鼠标戳戳他,他张牙舞爪用一根尾巴冲鼠标方向用力甩了甩,随后又重新把自己埋在九条尾巴里。

这是…生气了?佐助难得觉得有些新奇,他右键右下角的缩小版鸣人图标,菜单上弹出喂食选项。

拉面

鱼板拉面

鱼板叉烧拉面

特大号鱼板叉烧拉面

………

这根本就只有拉面啊!说什么爱好是拉面,其实除此之外没有选择吧。佐助点了个鱼板叉烧给他。

鸣人正气哼哼地把自己埋在尾巴里,突然凭空出现了一只手,手上托着一碗拉面,伸到鸣人面前。

“你别以为!”鸣人呼噜呼噜端碗扒面,末了擦擦嘴,“你别以为一碗拉面我就能原谅你罪恶的行为!”

“那要怎样你才会原谅我?”佐助问。

“……至少两碗。”鸣人满足地咂咂嘴,小眼神儿飘忽不定四处瞅。

“为什么能听见我说话,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真没礼貌!”鸣人嚷嚷起来,他伸出小短手指着屏幕外的佐助,“我不是东西!呃不对我是东西……不管了反正我是货真价实的人!人!”

“人会出现在一堆电子零件构成的屏幕里吗?”果然这玩意儿很可疑,还是删掉好了。这么想的佐助又把鼠标移向控制面板。

“你别!”鸣人扑上去一把抱住鼠标的小箭头,让佐助惊讶的是鼠标似乎真的被他紧紧抱住无法动弹。“我醒来就在这里了!到底发生什么我也不知道啊!”

“你说你是人,那先拿出是人的证据。”佐助把鼠标狠狠一挪,鸣人向前一个趔趄。

“你怎么这么不讲道理!”他猛地起身用拳头狂砸屏幕,脸紧贴在上面六道胡须愈发清晰,着实把佐助吓了一跳。

“我除了还记得自己曾经是个和你一样‘货真价实’的人以外什么都不记得了……”鸣人有些悲伤地低垂着头,“如果你把我删了,或许我就真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哦。”佐助冷漠道。

“你这种人要是能找到对象我就脱光衣服跑海边竖根钢管跳舞!”鸣人气急败坏,眼看佐助脸又黑了八度并更坚定要卸掉他的决心,于是他慌了,“冷静我刚说着玩的……你留着我绝对没坏处!我我我我能干很多事!”

“比如?”

“比如、比如……”鸣人偷偷翻阅着佐助的电脑硬盘,“比如我能帮你修改错字!通顺语法!”

“再见。”

“哎哎哎!!”鸣人颤抖的声线都带了一丝儿哭腔,“我还能帮你应付编辑!!”

鼠标停下了。

“好。”

这是……成功了?还真是意外。鸣人偷偷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儿,那边的佐助已经开始专心致志浏览素材了。他拖着自己软乎乎的尾巴找个角落盘腿坐下,似乎安静了一点。但是只过了五分钟不到就不安分了,鸣人在屏幕里滚来滚去。一会儿拿尾巴扫鼠标箭头,一会儿冲着佐助敲下的字大肆发表不满。佐助觉得自己脑仁儿被他扰的有些疼,差点翻出自己最珍惜的万花筒美瞳戴上念出中二台词来强制制裁他。

“我说你能不能安静一点。”

“很无聊啊。”漩涡鸣人揪着自己尾巴如是说。

听说你很无聊。在宇智波佐助揪着他耳朵并无视哀嚎扔向空中做了十来个前后空翻后,鸣人终于一把鼻涕一把泪表示爸爸我错了。

03.


漩涡鸣人从此就在宇智波佐助的电脑里住下来。

“你天天吃拉面不会腻吗?”

“腻?”鸣人面前摆着两大份不同口味的拉面,他一手一双筷子轮着往嘴里塞,“不会啊,味道很好。”

“真是可怜。”佐助怜悯地叹道,“这世间有那么多好吃的东西,而你却只喜欢吃那一个。”

“不喜欢吃也没办法嘛,我也只能吃这个。”

佐助看他努力扒拉着碗里的面条有些于心不忍,“我会修改一些程序。”

“真的吗!”鸣人猛地回头眼睛一眨一眨似乎还留有星星,“那帮我在拉面里多加几片叉烧吧!”

佐助:“……”

我要拯救这只可怜的狐狸。宇智波佐助心里不知为何突然涌起悲天悯人般的情怀,他二话不说刷刷刷展现自己属于宇智波家的才能,大刀阔斧修改了饮食里的程序。

鸣人就蹲在一旁好奇地看他的动作,末了仰头问,“你往我的程序里加了什么?”

佐助扬唇一笑,“对你有益的东西。”

鸣人从头到脚都渗得慌,他自己选择打开食品一栏查看那个新玩意儿。

小番茄

普通番茄

忍界限量珍藏版番茄

由经过天照烤制意外变异没有被烧毁的茎叶中结出的史上最强の番茄

……

最后一个是什么鬼啦!!漩涡鸣人眼前一黑,他觉得自己余生可能药丸。

“要不要现在尝一尝?听说营养价值比普通番茄高37倍。”

为什么从你的眼中可以看出小孩子一般的期待和纯良!这个设定是不是不对啊!鸣人额角淌下一滴汗,他边摆手边往后退还一不小心踩到自己尾巴啪叽跌在地上:“不不不不用了我还想继续活下去……”

阴险狡诈的宇智波狞笑一声。

“您确定要对[漩涡鸣人]喂食由[经过天照烤制意外变异没有被烧毁的茎叶中结出的史上最强の番茄]吗?”

“    确认       确认    ”

“妈妈我想回家……”


04.


真正有志气的狐狸不会在这里倒下。

鸣人给自己打气。他面色发青,双眼翻白,当初油光顺滑的九条大尾巴都蔫不叽叽的耷拉在身后。

他已经被逼着连续吃一星期的天照番茄了。

区区番茄……我怎么可能……呕……

“怎么了?”那边正在赶稿的佐助投来关切的眼神,“怀了?”

漩涡鸣人做了几个深呼吸,强行压下喉咙间马上要喷薄而出的不明呕吐物。他努力凹了个平生(自认为)最萌的造型,“能赏口饭吃吗?”

“好啊。”佐助点开列表,“今天随你选。”

天不亡我……鸣人感动地似乎都快哭出来,看来自己的卖萌并不是没有效果的,“那我要——”

“你看看这些你喜欢哪个。”

本土番茄

进口番茄

大筒木辉夜同款月球番茄

……

“怎么不选了?”

“不好意思,我觉得我不饿。”

佐助瞥了他一眼,“今天下午我得出去,你在家别捣乱。”

“哦。”鸣人有气无力地摇摇尾巴,“早点回家。”

他瞅着佐助离开的背影,在修改程序后得到的毯子上滚来滚去好一阵子。

真无聊。

其实那个人对他还算好啦……又是给毯子又是各式衣服,甚至连游戏机都能给他凭空变出一个,除了吃饭方面他对自己真的还算不错。鸣人抱着自己的尾巴颓废地想。当初自己夸下海口要帮忙,不过一直到现在都没出过力。

果然自己还是该帮帮他。哎,我可真是个以德报怨的好桌宠。

鸣人这么想着,他找到了一个非常棒的理由来为自己无聊的生活添上一点儿乐趣。

他偷偷潜入佐助的文档偷看那人最近写的东西。

【金发男孩的脸庞闪过一丝痛苦和不甘。“即使这样…我也一定会把你带回来!”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执着于我……”黑发男孩低垂着头,面上阴郁不定,他的声音嘶哑却有带着一丝丝蛊惑人心的味道。

“因为——”金发男孩猛地直视对方,他的眼里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力量。“因为你是我最爱的人!我追逐了你这么久难道你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吗!”】

我明白你个鬼,两个大老爷们儿恶心不恶心,这种桥段肯定会被编辑打回重写吧!鸣人翻翻白眼。这时候就体现出我的作用了!

他刷刷改笔。

【“因为——”金发男孩猛地直视对方,他的眼里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力量。“因为你是我的挚友!我的好兄弟!我一辈子的——朋友啊!”】

天呐,多么感天动地的朋友之爱,鸣人自己写着写着都要哭了。

这才对嘛,这才是积极健康的读物。接着来接着来!

【“你还不明白?”那个黑发男人把黄发少年狠狠禁锢在怀里。他缓缓靠近少年的耳旁,鼻间喷洒出的气息挠在少年心上,又痒又暧昧。

“是……我一直都明白。”少年泄气般叹道。“你太乱来了,明明知道我也对你——你又何必这样!”】

恋爱的酸臭味。鸣人嗤之以鼻。

改!

【“是……我一直都明白。”少年泄气般叹道。“我知道你是我的亲生父亲……但我真的没办法把你从哥哥的角色转移到我那位据说因为车祸而死去多年的父亲啊!”

“儿子!”黑发男人抱头痛哭。

“爸爸!”黄发少年也终于承受不住放声嚎哭。】

所以说你俩连头发颜色都不一样为什么是亲生父子啊!!

呜呜呜太感人了……鸣人没顾得上这个bug,他还沉浸在父子相认的剧情中无法自拔。

多亏有我在。他一边抽泣一边想,才能写出这么感人肺腑的著作!



“没想到你这么有作家才能!”佐助的双手止不住颤抖,他的眼中第一次噙满泪水,“我要拜你为师!鸣人师父!”

“哈哈哈哈哈哈哈过奖过奖。首先孝敬我的就是一碗特大叉烧拉面!不要番茄那种!懂吗?”

“懂懂懂,我这就去给您——”



“你一个人傻笑什么呢。”佐助打开家门就听见不远处的电脑发出鬼畜的笑声。

“没什么没什么。”鸣人矢口否认,“下午跟那边谈的怎么样?”

“还不错。”佐助解下西装外套搭在椅背上,“把今早刚写好的稿子发给他就行。”

“快发吧快发吧。”

“你怎么比我还急?”

“这不,”鸣人顾左右而言他,“马上就那什么放假嘛,你赶快结束工作就能陪我玩了。”

“哼,我可没说要陪你玩。”佐助似乎笑了,“晚安。”

“嗯……嗯。” 



05.


佐助越来越习惯在自己专心创作时有个小东西在旁边捣乱,然而这并不是什么好习惯,他的赶稿效率在飞速下降。而那边的水月狂轰滥炸疯狂要稿,弄得佐助头大不已现在想撂挑子走人。

打不得又骂不得。佐助微微转头就能看见鸣人支棱着那对不时抽动的软乎乎耳朵,聚精会神握着手柄打游戏。他的整体色调都是暖呼呼的橙色,佐助只需看一眼便觉自己也跟着他融化了一般。

“喂,佐助。”那边正打游戏的头也不抬吆喝道,“给我来杯可乐,加冰。”

佐助:“……”

“我是你保姆吗?”

“不,你是我的主人。”那边的小狐狸露出可爱中带了点点狡黠的笑,成功击中某宇智波家次子。

行吧,他认命给鸣人递上可乐。

“佐助啊。”鸣人边吮吸可乐边打游戏,眼睛紧紧黏在屏幕上,“我不会一直在你电脑里待下去吧?”

“你不喜欢?”

“也不是……”小狐狸别扭道,“一辈子都缩在电脑里多无聊啊。”

“我一直养着你就是了。”佐助抽空用鼠标替鸣人顺顺毛,小狐狸舒适地抖了抖身子。

“不过还是想亲眼看看佐助。”鸣人伸了个懒腰,“亲眼看看你在现实中的样子。”

他抿着嘴没说话,两道细长漂亮的眉毛此刻紧缩在一起。

或许是时候实施那个计划了。

“咋了。”鸣人看他半天不打字,戳了戳鼠标箭头。

“鸣人。”佐助严肃起来,“你愿意永远陪着我吗?”

“什什什什么?!”鸣人被他突如其来的超直白发言吓了一大跳,“你不会真吃那什么天照番茄了吧!有血有肉的人类吃了说不定真的会死啊!”

“永远留在我电脑硬盘里。”

什么啊!感觉好像那什么、那什么片子一样……怪怪的。

眼瞅着小狐狸涨红脸害羞地用尾巴把自己裹成一团,佐助好笑地戳戳他,“喂,我可从来不看色情电影。”

比他能猜出自己想法更惊悚的就是一本正经说出这样的话!身体和精神上还是个可爱又无辜的纯情小狐狸脸红地像他前段时间吃的番茄一样,说话都坑坑巴巴连不成完整句子,“我、我当然会一直留在你电脑里!除此之外我还能去哪……”

佐助心情迷之舒畅。择日不如撞日,他决定今天就实施那个伟大的计划。

“复制一份在U盘里?”鸣人困惑地眨眨眼。

“万一某天电脑出故障我也能重新把你安装好。”佐助把U盘插进电脑里,“先关掉你。复制应该不疼,你别怕,一定不会出乱子。”

鸣人觉得心里有点慌,他也说不上来哪点慌。不过既然是佐助的选择,那他就无条件信任,“希望我出来的时候不会缺胳膊断腿。”

“有我在。”他最后一次揉了揉小狐狸的耳朵,鸣人头一次顺从地蹭了蹭。随后佐助便关掉程序,鸣人消失了。

以防万一佐助还特地在所有工作实施前给电脑备份,确保即使失败也可以让一切重来。他深吸一口气,内心并没有表面那么淡定。工作准备好后,他将复制的程序转移到U盘上。

没关系,只是个简单的复制,不会出错。佐助不住安慰自己。他尽可能忽略掉双手微不可查的颤抖,确保无误后取下U盘。

没反应。

命令程序打开没反应。

“文件不存在,是否将图标移至回收站?”

佐助一向平淡如水的面上终于碎开裂痕。

他这么逼真说不定不能复制呢……佐助安慰自己,说不定鸣人只是被移到了U盘。他慌慌张张重新插入U盘将里面复制的文件重新覆盖到电脑图标上。

拜托了。佐助第一次诚心祈祷。他再捣乱自己也不会揪他耳朵了。

没反应。

还是没反应。

“文件不存在,是否将图标移至回收站?”

没关系,自己留了一手。佐助点开备份尝试恢复。他的稿子早不知道被扔在哪里,手心汗湿一片。

又回到原来了,马上就可以看到那只毛绒绒的狐狸。佐助尝试扯出一个微笑,可是他笑不出来。

……

没有。这次连图标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这不可能!佐助从C盘翻到F盘,每一个文件夹他都仔仔细细去找,却每一次都被当头打一棒。

-“我当然会一直留在你电脑里。”

鸣人信任着佐助,佐助同样也信任着鸣人。他就在我电脑里,自己只是没找到。

佐助忽略掉因催稿而疯狂抖动的窗口,他现在的目标只有一个。


06.


“喂佐助!”

水月在外面怒砸十来分钟门,那门才慢悠悠开了一条缝。阴影从缝里渗出来落在水月脚下,他觉得不太妙。

“我可是最后一次做你的责编,昨天怎么老是不回我消……呜啊你这是怎怎怎么了?!”水月把掩了一条缝的门推开。他印象中一向严于律己不苟言笑的精英分子,此刻眼底的黑眼圈快跟隔壁我爱罗有一拼。

“没什么。”佐助摆摆手似乎不太想跟他废话,但内心又似乎经过强烈挣扎,最终勉强开口,“水月,你懂不懂电脑。”

“略懂一二。怎么了?”

“有一个程序……姑且叫他程序。”佐助在心里酝酿语言,“复制后就消失了。有这种可能?如果有怎么找回来?”

“这种现象很少见。”水月小心翼翼观察佐助,生怕哪句话不对惹他发飙,“一般的电脑程序不会复制后直接消失吧。你备份了吗?”

“当然。”

“如果还不管用说不定他根本就不是个电脑程序呢……”水月调侃道,却不小心瞥见旁边佐助面色一变。

完了是不是说错话了……水月慌忙解释,“不过这种怎么可能存在呢哈哈哈哈!比起这个你的稿子——”

“说不定。”

“啊?”

“说不定存在。”佐助盯着屏幕,幽蓝的光反射在他脸上显得有些阴森森。

水月浑身不自在,“啊哈哈这样啊…我来就是通知你该交稿子了,如果再交上次那样那么那啥——”他比划着,“那么…呃,有朋友之爱的稿子你就别干了。”

是他吧。佐助已经能想到那只狐狸摇着尾巴偷偷摸摸改情节的蠢样子,他总算扯出一个笑。

不过在水月看来这个笑容比生气还可怕,还是拍拍屁股走人吧。

“那我走了,你也早点休息,下次就不是我负责你的稿子了!”

佐助挥挥手示意他快走。一晚上的高强度搜索搞得自己太精疲力竭。

他把自己摔在柔软的大床上,黑夜里只剩不远处的笔记本电脑幽幽发着暗光。

太累了。他扯过旁边的被子打算沉沉睡去。佐助倦怠地合上眼。当晚他做了个梦,梦见了一只毛绒绒的小狐狸。


07.


佐助用键盘敲下一个又一个字,空荡的房间里只有机械的哒、哒、哒。生活和往常无异,又似乎哪里不同。自鸣人离开他的一个月,佐助似乎回到了以往的生活轨道,又似乎没有。他开始尝试吃以往从不碰的拉面,和喝一杯从前嗤之以鼻的加冰可乐。

他将稿子重拾起来写好交给水月,水月发现他加了一个之前从不会写的萌系宠物。

“你们这些作家很容易想多。”水月作为责编来看他的最后一晚拍拍佐助肩膀,“别分不清梦和现实。稿子已经弄好了,你可以给自己放个假。”

那怎么可能是梦。佐助打开鸣人那份自己偷偷摸摸修改后的稿子,读了一遍又一遍。

他想给自己放个假。独身一人前往肃穆庄重的古镇,或是高耸险峻的危山,甚至那些带了点儿调皮的海边也不是不可以。

但是佐助最终还是放弃了。他选择在这个来之不易的假期进行新书的撰写,选择继续从早到晚端坐在这个有过狐狸存在的电脑旁。

书的内容也想好了。他想写一个自己曾经最不拿手的轻松日常。


08.


“佐助吗?今天你的新责编就到了。我记得你在假期写了本新书的开头对吧,从此以后就是那位责编负责你了。”

佐助拉开水月的消息弹窗看了一眼,又关上继续敲键盘。他的书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一,最近灵感如喷涌井水般挡也挡不住,需要时时刻刻坐在电脑旁纪录自己脑子里一闪而过的火花。

“砰砰砰”。

门外传来敲门声,然而佐助现在并没有空理会这些,他想敲完这一段再去开门。

“砰砰砰”。

敲门声锲而不舍。佐助提高音量,“等一会!”

“砰砰砰”。

这个新责编也太固执了。佐助不得不放下键盘和稿子,他理了理有些褶皱的衣角,稳步走向玄关。

“砰砰砰”。

来了来了。他伸手握紧门把,才开了一条缝儿外面的光亮就止不住泄进来,一个人背着阳光站在门面前。

佐助将门全部拉开,一个有着漂亮金灿灿头发的少年就这么猝不及防闯入他的视野。

“你好!那个……”少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好久不见!我又回来了!”

佐助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扶着门把。

“没认出我吗……”少年觉得有些可惜,“我叫漩涡鸣人,从此以后就是你的新责编!请多多指教!”

佐助仍然只是看着他。

“怎么几天不见变这么迟钝了。”鸣人嘿嘿一笑,“没了我给你活跃脑细胞你就这么古板吗?”

“鸣人。”佐助终于开了金口,“你是不是把我稿子给改了。”

“哎呀被你发现了!”被戳穿的狐狸一点儿都没有显出不好意思,反而现出洋洋自得的神气,“是不是改的超好?现在感激膜拜我还来得及!我要求不高给我吃碗超大份叉烧拉面就行!”

“好啊。”佐助再次露出狞笑,一把抓过鸣人逮进门内。

据说那天晚上宇智波老师家的新责编被揍了个屁股开花,各种意义上的。

而且平易近人的宇智波老师还亲自下面给他吃。



 
FIN
 
 
后记 
 
“‘你这种人要是能找到对象我就脱光衣服跑海边竖根钢管跳舞!’我记得你是不是说过这句话?” 
 
漩涡鸣人打了个寒颤,他有种不详的预感。 
 
“放心,我没那么恶趣味。” 
 
“也对也对。”鸣人打着哈哈,试图糊弄过去,“真要这么办那多丢人啊。” 
 
天凉了,该在家里弄个小型沙滩了。 
 
宇智波-壕-佐助喝着咖啡想。 
 
 
 
后记的后记 
 
“水月,你还记得我的新作品吗。” 
 
“记得,怎么了?” 
 
“我写一半准备来个转折。” 
 
“那不错啊,准备写什么?” 
 
“霸道作家俏编辑。” 
 
“……???” 
 



 
真 FIN
 

<<<<<<<<<<< 

写的有点赶有点糙不好意思……总之二哥生日快乐!


  171 14
评论(14)
热度(171)

© 阿银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