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银球

爱与惊喜的魔法师


佐鸣&狛苗已毕业
感谢大家

 

【佐鸣】流浪行星

01.

 

漩涡先生居住在一个非常温暖的橘色星球。这里二十四小时都充盈着光亮和热度,就像宇宙另一头遥远的太阳一样。

不如说,这就是另一个太阳。

他把自己居住的这颗星球命名为“鱼板拉面”。

“这是什么啊。”隔壁星球的春野小姐取笑他,“怎么说也要取一个正常的名字吧。”

“什么时候才会有呢。”漩涡先生答非所问,他有些羡慕地看向一直围绕春野小姐所在星球转圈圈的墨黑星球,“属于自己的行星。”

“早晚会有啦。”春野小姐叹口气,“你才刚搬来不久,应该多和邻近的星星们打好关系才对。”

“明天会去找那边的鹿丸问个好。”漩涡先生又重新咧开笑容,“好!那么接下来的目标就是和同伴们打成一片!”

春野小姐笑了。她多年来第一次见有恒星的光亮能够如此如此温暖,仿佛靠近一点就会被灼烧殆尽似的。当那些怀有恶意的势力接近时,这颗恒星会毫不留情地将他们燃烧成灰。但当他认为重要的伙伴靠近时,却又小心翼翼地收敛自己的锋芒,像张柔软又带有太阳香气的毯子一样包裹住他们。

她挺喜欢这个新来的孩子。

“名字不重要。”漩涡先生笑着冲春野小姐挥了挥手结束对话。他一个人拿着小喷壶去给植物浇水,嘴里念念叨叨,“它只是一种东西的代称,改变不了本质。”

“如果可以,果然还是希望他对这颗星星的感觉像‘拉面’一样。”漩涡先生有些不好意思,他低低笑着开始期待属于自己的行星,“舟车劳顿的旅途后能够吃上一碗热腾腾的拉面,属于家的拉面。”

大概也只有漩涡先生会把家的味道比喻成拉面了吧。

植物们晃晃脑袋汲取水分,它们看着不远处许多枯萎的叶子心底一阵打怵。

“应该没关系。”漩涡先生出声安慰,“我这次可有了很多经验!绝对不会再像上次一样了!”

话是这么说。它们旁边的植物同伴们旱的旱死,涝的涝死,为漩涡先生说的这话折扣了不少可信度。

“你或许不太擅长照顾别人。”一盆植株尝试着开口劝说。

“不擅长也要学着擅长,我在为迎接未来属于自己的行星做准备。”

那颗植株笑了:“我担心你打一辈子光棍。”

漩涡先生也笑了,他掐掉植株上一片色泽形态饱满的叶子。

“啊啊啊疼疼疼!!”

到底是怎样的一颗星星呢。

他趴在桌前透过窗子看这片宇宙。

毫无生气,没有光亮。每天都有无数的星星从这里坠落,又有无数的星星从晨曦里诞生。一天一天,周而复始。

 

02.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那颗星星。

墨蓝中又带了点儿紫,很奇妙又很好看的颜色。飘飘荡荡漫无目的,谁也不知道他将驶向的宇宙前方是怎样一片景色。

能是什么景色,千篇一律犹如把墨水装桶里,直接扔出去泼洒在地面上的景色呗。

漩涡先生看着他,好像看到了过去的自己。

没有归宿没有牵挂,天天就这样到处游荡。渴望看见点什么不一样的风景,结果到头陪伴他的只有黑和黑和黑还有孤独。

好在他遇见了同伴,这才在这茫茫宇宙中找到自己的安身之处。

漩涡先生搓着手,他其实挺想请那位居住在星星上的主人喝杯茶,他固执地认为自己和那位素未谋面的朋友一定有着共同话题。

也不知道哪来的信心,漩涡先生说到做到。他从自己的小房子里跑出去大声冲正游荡的星星吼:

“交个朋友吧!”

“……”

 

03.

 

那颗星星停下来了。但也仅仅停了两秒,便别过脸又飘悠悠走掉了。

漩涡先生觉得自己很失败。

 

04.

 

到底游荡了多久呢?宇智波先生也不清楚。他就这么一直飘啊飘。很多漂亮的恒星邀请他做自己的行星,被他统统拒绝了。

也不是什么奇怪中二的理由,宇智波先生只是单纯觉得,他不适合这里。

那些恒星不是他在寻找的真正恒星。

宇智波先生终年居住在这颗荒凉、属于自己的星星上,他像往常一样随心所欲到处游荡。

直到他听见有个人大声吼:

“交个朋友吧!”

蠢透了。他想。哪有这样的搭讪方式。

宇智波先生想像往常一样一走了之,但无奈他已经有很长很长时间没在他的星球上感受一丁点儿温暖。身体背叛了他,还是在这种温暖的阳光下犹犹豫豫停顿了两秒。

然后宇智波先生落荒而逃,他自己都有些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逃。

他感受到胸腔里那颗被地球人称为“心脏”的东西按耐不住一跳一跳。

 

05.

 

“我觉得我找到了自己的本命行星。”

“哦?说来听听。”

春野小姐很好奇这位小太阳会找到什么样的行星,她静静听漩涡先生的述说,末了重重敲他的头。

“你这么跟人家搭讪对方肯定会吓跑的吧!”

“啊?是吗?”漩涡先生显得有些惊慌失措,“初次见面的开场白难道不是交朋友吗?”

“这个榆木脑袋……”春野小姐有些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看来你确实要打一辈子光棍了。”

漩涡先生觉得有点委屈。

“好吧。”春野小姐看着他这副委屈的可怜小模样儿也实在狠不下心,“那个行星……怎么样?”

一提到这个,本来无精打采的漩涡先生瞬间两眼发光恢复活力,“挺神秘的!呃……”他挠挠头,“孤零零的一个人。我想去拯救她。”

“这样啊。”春野小姐笑嘻嘻地凑近他打趣道,“长的怎么样?”

“……没看见脸。”

“……”

“不过肯定是那种非常神秘的美丽女子!”漩涡先生夸下海口打包票,“容貌肯定没得挑。”

“祝你成功。”

还是不要打击他的自信了吧……春野小姐这样想。

 

06.

 

这是那颗神秘又美丽的行星无意路过这的第三十六次。

迟钝如漩涡先生也逐渐察觉出其中的意图,他无聊地盘算着下顿该吃什么,心里却隐隐期待着。

那个神秘又美丽的女子是不是喜欢我。他这么想。

 

07.

 

这是宇智波先生装作无意路过那的第36次。

只要那个星球上的那个人稍微开口挽留他一下下,他就会勉为其难真的留下。可是那个人好像一点儿这方面的意思都没有。宇智波先生有些焦灼。

要是直接进去和他打招呼多拉不下脸……宇智波先生在心底担心这些有的没的。他下决心自己就再溜达最后一圈,如果那个人再不开口挽留自己的话!

……他就只好自己找借口进去了。

果然,在他第37次溜达都快结束,那个人都没开口哪怕像上次那样吼一句:

“交个朋友吧!”

算了,说不定自己当时真的伤透他的心。宇智波先生伤春悲秋起来。那现在就是一个挽救他的心的最好机会!

殊不知这会儿漩涡先生刚摘了自己种的菜开始捣鼓黑暗料理。

一无所知的宇智波先生认定是自己伤害了他,他需要为自己犯下的错道歉,道歉就必须要和对方面对面,所以他又不得不拉下脸去敲对方的门。

于是他想了个自认完美无缺的理由。

“你好,我家没菜了。可以借你家的菜做饭吗?”

 

08.

 

漩涡先生听到敲门声时正在往锅里猛灌一种特殊的香辛料,难道是春野小姐来给他送植物了?他把双手往围裙上使劲蹭了蹭才出门迎客。

“你好,我家没菜了。可以借你家的菜做饭吗?”

什么?漩涡先生满头问号,他第一次听这样的开场白。

“说起来……你是哪位?”

宇智波先生侧身指了指自己身后和鱼板拉面星所连接的自己的星球,“它的主人。”

哦……是那颗神秘又美丽星球的主人啊。漩涡先生一阵惊喜,慌忙把人迎进去,中途还不忘偷偷观察他的脸。

容貌真是没得挑……漩涡先生自豪地想,不过似乎有哪里不太对。

他猛地停住了脚步。

“你你你你不是个女的吗??”

 

09.

 

宇智波先生居高临下看着他,眼中隐隐透着一股嘲讽。

漩涡先生觉得自己被欺骗了。

 

10.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宇智波先生安慰自己,哪怕之前被误认是个女孩子都没关系,至少他现在遇到了自己一直在寻找的恒星。

虽然漩涡先生做的饭确实很难吃。

宇智波先生强忍住胃酸上涌的感觉,他很好奇端坐在他对面的漩涡先生是如何面不改色谈笑风生地咽下这一盘不知道该叫什么东西的东西。

“原来你的星球现在只剩番茄了啊……那真是太可怜了。”

宇智波先生收获漩涡先生怜悯的眼神×1。

还不如在家喝番茄汤。

漩涡先生本人就像他的星球一样温暖,这让长年生活在压抑黑暗中的宇智波先生有些无法脱身。自他上岸起就牢牢地被这块温暖的磁铁吸引住,他想这似乎就是天意。历经数百年的流浪是值得的,宇智波先生第一次产生如此强烈的念头。

他想让这个太阳只温暖自己。

宇智波先生一向是说一不二的行动派,不过他还是很希望能听到漩涡先生亲口对自己说留下来。一旦行星的主人离开自己的星球前往另一个恒星超过一天,那这个行星就会自动归属于该恒星,从此以后只会围绕它旋转。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俩人吃完一顿不怎么好吃的午饭,又谈天谈地谈宇宙扯了一下午,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漩涡先生在唠唠叨叨。快到晚饭时,宇智波先生委婉地提出自己家里仍然没有菜希望能够再在这里蹭一顿,并含蓄地表达这顿饭还是我来做吧的真挚感情。

这种不需要自己动手的事漩涡先生当然答应,同时也揽下了洗碗的任务。当二人吃过晚饭,宇智波先生喝茶看漩涡先生洗碗,漩涡先生边哼小曲边洗碗时,他突然开口说了一句话。

宇智波先生觉得自己最近真的是福星高照,有空得给隔壁福星送几个小番茄。

“今天都这么晚了,要不然留下来明儿再走吧。”

 

11.

 

漩涡先生喜出望外,同一时间他有了和宇智波先生一样的想法——有空多去给隔壁福星送点拉面配料。至于一开始的遗憾,“为什么这么美丽的星球里面居住的是一个男人呢?”这样的想法也烟消云散。现在早已是开放包容的和平先进社会,虽然漩涡先生是个板上钉钉的直男,但在这漫长岁月中被不知不觉同化的思想还是在此刻深深影响了他。

总之两人背对背睡在一张床上。但是别误会他们什么都没干,就像纯情的国二生一样掰着手指推想对方有没有睡着,度过了我认为对方睡了我没睡其实两人都没睡的美妙初夜。

 

12.

 

早上他俩起床时眼下都带有青色。

还有一上午。宇智波先生想。这一上午他被强行拉去看鱼板拉面星的景色。

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漩涡先生拉着他到处看自己栽种的各式各样植物和花朵,各种稀奇古怪的岩石,还有蔬菜园果园和几只小动物。

宇智波先生觉得挺无聊的,他本想着和漩涡先生探讨人生,说一些你愿意我留下来还是不愿意我留下来的哲学问题,而不是在这看不算风景的风景。

但是当他偏头看那个人冲他介绍各种各样的东西时脸上无法掩饰的笑容,宇智波先生还是无奈地妥协了。他带着自己都毫无察觉到的笑意,稍微把二人十指相扣的手悄悄捏紧了些。

午饭时宇智波先生吸溜着漩涡先生唯一的拿手菜——拉面,感受到浓郁的汤汁在自己嘴里融化至热气升腾。他低头虚握了下自己修长漂亮的五指,那双常年没有温度的手在此刻终于温暖起来。

时间快到了。他咽下最后一口汤汁。

没有挽留。自己大概只是他生命中一次奇妙的蹭饭客人,没有别的特殊意义。

“我走了。”

宇智波先生听到自己这么说,漩涡先生则毫无反应。

他装作没有留恋地抓起自己的外套,披着就走了出去。

5

至少在这一天内,他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宇智波先生自嘲。

4

他突然觉得难过起来,说的俗套点就是心脏那里好像硬生生缺了一块。

3

他开始害怕孤独。明明已经这么活了上百年,却在此刻开始畏缩起来。

2

触碰过温暖的人再也不想收回手。他想假装一下那个人不在自己身边是什么样子,但他根本无法想象。

1

结束了。

“……”

“喂!那个……”声音的主人有些局促不安,“你还没回答我!”

“你愿意和我做朋友吗?”

他的脚步生生扼住。

0

 

13.

 

漩涡先生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宇智波先生一步一步向自己的星球走去,他狠掐了下自己的手掌心——

不行!绝对不能让他就这么跑了!

必须说点什么、说点什么好!

他的拳头攥地通红,终于在还剩最后一秒宇智波先生脚马上迈入他的星球上时大声吼了出来:

“你愿意和我做朋友吗?”

“我们还没交朋友呢!”

完了。他有点儿自暴自弃。时间不容许他想什么华丽的辞藻,一急就说出了这样没有水准的挽留话语。就算宇智波先生听到这话不愿意留下,他也得跳到那个星球上让他回心转意!

……没想到宇智波先生真的停下了。

 

14.

 

主人没有按时归来的行星遵循自然规律,缓缓围绕着恒星转动。

宇智波先生还是披着他那件外套,深一脚浅一脚,像极了经历舟车劳顿的归乡人。

“你好。”他凝视着那双漂亮的湛蓝眼睛,“我不是你朋友。从今以后我是你的行星。”末了他想了想又加进一句话,“专属的。”

“欢迎回家!”

漩涡先生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佐助。”

 

15.

 

他们仍然处在这毫无生气,没有光亮的宇宙中。但他们找到了归宿,他们彼此。

流浪?

遇见漩涡先生后的宇智波先生不这么认为。

他只不过是经历了一次漫长的旅行,最后回到那个有人等他的家中而已。

 

 

FIN

 <<<<<<<<<<< 

上文出现的所有“自然规律“都是扯淡

_(:3」∠❀)_




  143 20
评论(20)
热度(143)

© 阿银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