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银球

爱与惊喜的魔法师


佐鸣&狛苗已毕业
感谢大家

 

【佐鸣】离家出走纪念日

又讲起了相声





佐助一进家门就觉得有点不对劲。

七代目一脸冷酷地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他瞅着佐助在玄关脱掉鞋,抬了抬下巴道,“你回来啦。”接着他又问,“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佐助冷静地回想了下:“你尿床二十四周年纪念日?”

鸣人:“不,是你连老二都放不进去的十二周年纪念日。”

佐助开了万花筒。

鸣人:“……开个玩笑。”

他又问:“你真的不知道?”

佐助诚实地点了点头。

“哼。”鸣人从嗓子眼发出了冷漠不屑的嘲笑声。

佐助觉得他和鸣人的角色好像反了。

鸣人慢条斯理解开自己的火影披风。

这又是玩哪套?佐助用自己引以为傲的自持力控制住自己的脚让它不要急于向前。

披风顺着鸣人的肩膀滑落,露出鸣人十二岁那年常穿的橘色运动服。衣服套在一个成年人身上显然过于太大,鸣人的肚脐都因此暴露在空气中,袖子也短了好大一截。

鸣人一手指着自己胸口,另一只手冲佐助勾勾手指:“过来。”

竟然是角色扮演。佐助欣慰地想。原来鸣人喜欢这种play,看来这几年没白少熏陶。不过这造型也太诡异了,干脆让他用个变身术弄成十二岁的样子好了。但是对孩子干这种事情感觉好罪恶,万一下不了手怎么办。

不过他高估了自己。流氓不问岁数,佐助一想能对这样的鸣人上下其手他就可耻的石更了。

不过还要保持属于宇智波家的高傲,真正的宇智波不会在这里倒下。佐助走近鸣人,嘴角带了一种邪魅总裁式的微笑握住鸣人的肩膀,他低下头欲用牙咬开扣子这种色情的方式来方便进行下一步的动作。

鸣人把他手扒拉下去:“你干啥呢,我让你看我胸口这块衣服。”

我裤子脱了你就让我看这个??

佐助憋了一口气。他忍住搓千鸟的冲动,十分敷衍地看了看:“什么都没有。”

“没有?!”鸣人怒了,他用手指着自己的胸口,“看着,看见没有!有块针线缝合的印记!”

佐助:“看不见,我得用手摸摸确认一下。”

鸣人:“……”

他想照佐助的脑袋来上一巴掌,不过这衣服太紧行动有些不便,想了想还是放弃了。鸣人给自己施了个变身术弄成十二岁大,他揪着佐助的头发:“给我弄个幻术。”

什么?!他之前怎么没想到可以在幻术里不可描述!佐助呆了,他甘拜下风,比起理论知识自己果然还是比不上亲热天堂作者的徒弟。

鸣人:“不是那种地方!幻术弄成终结之谷!”

“……哦。”

哎,好失望。



-



鸣人拉着佐助在幻境里东奔西窜,最终他们停留在水面的某一处。鸣人对着这地方思考良久才一锤定音。

“就是这!”佐助看着这个小不点儿一脸悲愤地冲自己吼,“你把我贯穿了!”

佐助:“我觉得咱俩没在这个地儿做过啊。”

他看着鸣人的脸迅速染上红晕。

“……你现在愿意也可以。”



还挺疼的。

这是佐助被小不点儿鸣人一拳砸向腹部后的内心所想。

鸣人把佐助的手拉过来放在自己胸口,想了想觉得不太妥当,然后他勒令:“你也变得和我差不多小。”

佐助照办了。

小一号的话就不会有那种不可描述的感觉了吧。鸣人点点头,重新把佐助的手放在自己胸口处:“就这,你用千鸟刺穿了我的胸口,然后离家出走了。”

佐助想了想,好像是有这回事,当时自己还差点没忍住亲上去来着。

“你知道吗!你知道我有多难过吗!就从这里!这里!”鸣人情绪激动起来,他用力踩了踩水面,差点陷进去,“从这开始我追了你那么多年!你不听话!不回家!跟我对着干!”

佐助觉得现在的鸣人有那么点怨妇的感觉。不过自从他发誓如果以后再让鸣人难过一次就操鸣人一次后,就再也不对鸣人中二了。对,只限鸣人。

所以佐助容许了他的行为,默不作声。

鸣人:“你竟然不出声!你是不是把我的痛苦经历当耳旁风!我要去找我爱罗,只有他懂我呜呜呜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佐助回想自己被狂发朋友卡的经历,他认定在鸣人心里朋友=恋人。

佐助:“我爱罗不是你朋友,你不能把我爱罗当朋友。”

鸣人:“??”

哎,真难哄。佐助绞尽脑汁想了想自己不久前看过的书。

《如何制服你的恋人》

《哄女朋友的一百种方法》

《正确讨她の欢心》

《房事秘密》

好像混进去了什么,不过佐助不在意。

——“要主动承认错误,并把责任都揽自己身上。”

把鸣人捅穿似乎就是他的错。于是他诚挚地道歉:“对不起。”

话说的好像有点少,于是他又加了句:“我不该捅穿你。”

眼看鸣人的脸越来越黑,佐助慌忙改口:“……的胸口。”

鸣人好像不那么生气了:“那这件事就翻篇吧。还记得上次你离家出走吗?”

上次?好像是因为鸣人把他所有的番茄都藏起来所以才离家出走。

这不怪我!佐助对天指正,那会两人刚在一起年轻气盛,他天天吃蔬菜是为了让鸣人也跟着吃蔬菜,是为了他好!

虽然种类有点单一就是了。

但是不管发生什么,先道歉就对了。

“对不起。”

他想了想又加了条理由,“因为你不让我吃番茄。”

鸣人:“你是怪我还是怪自己?”

佐助:“怪自己。”

鸣人觉得这理由好像并不是佐助在为自己犯的错而道歉,更像是怪罪于自己。不过他看着佐助这张带了点歉意的脸气儿就全消了。

“好吧。”鸣人宽容大量地说,“今天是你出走木叶十八周年和十二周年纪念日。”

原来半天就是为了这事。

“……所以我决定!我也要离家出走!”

“啥?”佐助觉得自己幻听了,写轮眼用多了听力也会下降吗。

“我追了你这么长时间你总得追我一次吧!要不然多亏啊!”鸣人露出一个狡黠的笑,“你也得尝尝这种感觉。”

好吧。于是佐助把幻术解开了。




十分钟后。

佐助在一乐拉面馆里逮到嘴角还残留一根面条的七代目。

鸣人:“……还没开始啦还没开始!!”



佐助先去了火影办公室,没人。又找遍了整栋楼,没人。

终结之谷,没人。

常去的修行地点,没人。

小樱家,没人。

鹿丸家,没人。

奈良参谋长:“你俩又玩什么情趣play呢?”

一乐总不可能再有吧。佐助决定回家看看。

……还没有?

正当他出门准备再次寻找时,鸣人出现了。

不愧是意外性第一的忍者,鸣人哈哈大笑:“想不到吧我还在一乐拉面那!”

佐助:“……”



-


*
隔了几天。

鸣人:“鹿丸你听我说我和佐助玩躲猫猫第一次藏在一乐拉面被他发现了第二次我又藏在一乐拉面他愣是没找到你说我是不是超厉害超聪明竟然能把佐助耍的团团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奈良参谋长沉默。

鸣人:“这么好笑你怎么不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奈良参谋长继续沉默。

鸣人:“真没有幽默细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顿了顿:“佐助,是不是在我后面……”

鹿丸示意他自己回头看。

鸣人冲落地窗外开了须佐浮在半空中的佐助干笑两声,回头时已面如死灰。




FIN

 <<<<<<<<<<<< 

*:捏自织杰宝毛衣太太的《源氏日记》其中一个片段



  242 17
评论(17)
热度(242)

© 阿银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