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银球

爱与惊喜的魔法师


佐鸣&狛苗已毕业
感谢大家

 

【佐鸣】我把你当朋友你竟然想给我涂指甲油?!

“佐助啊……”

“嗯?”

“那个,”鸣人勉强自己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你不觉得这样很违背我的角色设定吗?”

“你能来晓就已经非常崩坏了。”佐助用一种极其娴熟的手法把刷子上多余的指甲油在玻璃瓶边缘刮掉。

这是追回佐助的第一步。鸣人一边抹眼泪一边视死如归伸出手。

刷子一点点轻柔地抚摸着指甲盖,竟然意外舒服,鸣人逐渐放松自己的手部神经。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鸣人眼瞅着这个一丝不苟认认真真给自己刷指甲油的佐助只觉得自己世界观受到了巨大冲击。

“你们……每个人都涂?”鸣人试探着问。

“对。”佐助倒是十分落落大方地回答,“每天晚上都会涂一次,防止脱落。”

这次不是世界观受到冲击,而是直接崩塌了。

“佐助……你是不是被晓的首领威胁了?”

“没有,自愿的。组织里的大家每天都这么干。”

“鼬不会也天天……”

“他一天涂两次,比谁都勤快。”

“佐助啊!”鸣人干脆嚎啕大哭,他一口认定了佐助是被人控制才会说出这样违背他性格的话,“你有什么困难你给我说!我和木叶的大家都会帮你,何苦在这里被晓这么欺负!”

“别乱动,都涂到外面了。”佐助嫌弃地用纸巾擦掉多余的部分。

“……”

“好了。”佐助松开鸣人的手,像是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观摩着刚涂好的指甲油。

鸣人抽着鼻子近距离观看自己刚刚惨遭蹂躏的手指,他颤巍巍地想要扣掉。

“不许动!”佐助眼疾手快一把捏住鸣人的爪子,他松了口气,“再涂一遍很麻烦的,吊车尾。”

“我的形象一直是那种高大威猛的正面救世主。”鸣人据理力争,“这种黑色的指甲油不适合我。”

对此佐助就送了他两个字:“放屁。”

“哪有jump的主人公抹指甲油啊!”鸣人干脆崩溃地一拳砸向桌子,“说出去让我怎么在那群主角中混!”

佐助:“我罩你。你要是再多嘴我就不回木叶了。”

鸣人掂量了下,闭上嘴巴。

非常好。佐助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他的双眼像照相机一样咔嚓咔嚓录个不停。

鸣人有苦说不出。

-

 

没想到来到晓之后接的第一个任务就会碰上他们。

——七班再次重聚时却站到了不同的阵营。

“骗人的吧……”少女不愿接受这个现实,她的眼眶里盈满泪水。朦胧间只看得见对面二人随风猎猎翻飞的晓袍。

“小樱……”

“鸣人!为什么你会走上和佐助一样的道路!为什么……我们明明才是同伴啊!”春野樱怒吼着想要一跃上前揍醒鸣人,却被身边的卡卡西按住。

“没用的。”卡卡西平静凝视着对面的两人,但是因不受控制而颤抖的声线却出卖了他,“鸣人……不是以前的那个人了。”

“为什么……”春野樱试图用手挡住脸来抑制自己的泪水,唯有不断从指缝中砸落下的泪珠发出些许响声,回荡在沉默的两拨人之间。

抱歉。只有潜伏进去我才能够将佐助带回来。

——让大家失望了……

鸣人隐藏在黑袍下的手攥成拳。他一开口便嘶哑地不成样子,像是遭受极大委屈才能发出如此声音:“木叶那一套我已经厌倦了。佐助说得对,忍者世界需要变革,而我作为预言之子存在的目的就是将腐朽的障碍全部铲除。”

“……这就是我的忍道。”

“……”佐助只是在旁凝视着他。

“抱歉。”他快速结了个印准备用影分身来使出螺旋丸。这点程度对卡卡西老师他们还造不成威胁,现在似乎只有打一架才能缓解他内心的痛楚。

“现在的我也许能稍微理解佐助了。让忍者世界的秩序重新建立、让世界得到真正的和平——螺旋——!”

鸣人怒吼着跳至半空中,他高举的手甚至还在微微颤抖。他闭上眼,面前闪现的全是昔日好友的笑颜,但最后定格在那的却是佐助那张全然无表情的脸。

 

 “噗。”

……

时间仿佛凝固了。

樱发女子的脸上仍然残留泪痕,她的肩膀也止不住地一耸一耸。不过鸣人敢肯定,这绝对不是痛哭——

这是在大笑吧!

“你……”春野樱颤巍巍地指了指鸣人因为发动忍术而高昂的手,“你竟然有这种爱好!”

“什、什么!”

完蛋啦!他一急竟然把手给露出来了!

“鸣人……”一旁的卡卡西显然也被噎住了,“你不会是因为这个才去的晓吧?”

“怎么可能啊!都怪佐助——”

“瞎说什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佐助君怎么可能是这种无聊的人!”

“鸣人,你不用害羞,偷偷给老师说老师帮你买一瓶就是了。”

“你们到底对我有什么误解?!”

“鸣人,你说我要是把你涂指甲油告诉鹿丸那帮人会怎么样?”

“小樱……喂小樱你在说着玩吧……啊啊啊我错了拜托不要说出去!!!”

 

-

翌日。

“佐助,你涂指甲油真的不好看,我们还是回木叶吧。”

“我觉得挺好的。”

鸣人扣着自己的指甲油悲痛万分。

“可是我真的不想在这个只有涂指甲油才能活下去的组织中生存了啊!!”

 

 

FIN


  312 27
评论(27)
热度(312)

© 阿银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