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银球

爱与惊喜的魔法师


佐鸣&狛苗已毕业
感谢大家

 

【佐鸣】旧怀表(下)

ABO双A

捣鼓了辆垃圾车出来……

旧怀表(中)

突然想起来有些私设忘说明了!

*所有A均有发情期和敏感点(方便开车



“……你鬼叫什么。”佐助无奈地看了他一眼。

“你你你……”鸣人现在舌头跟打结了一样说不出话,“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你就这么希望我死?”佐助毫不留情回呛道,“用不用你现在来啃我两口看看到底是不是活的?”

鸣人还真的走过来准备啃他。

这个白痴……佐助一手捂着脸一手揪住鸣人的头发防止他真下口。

鸣人内心的狂喜已经无法言表,他重重地照佐助背上就是一巴掌,“我就知道你这混蛋没死!竟然害我担心这么久真是太不够意思了!”

“通讯表被摔坏了,没法和你们联系。”佐助摇摇手腕。

“哦是这样啊……”鸣人从上到下扫视着佐助,搞得佐助浑身不自在,“你又干嘛?”

“你的胳膊……”他看着佐助完好无缺的两只胳膊,“你的胳膊不是断了一只吗,现在还在墓地埋着呢。”

“这正是我此次任务的目标。”佐助拍了拍自己长出来的右臂,“鼬坚信只有我能完成这个任务。不论有多大损失,只要我拿到那个东西那么一切都不足为提。”

“那个东西?”

“对,就是那个东西。”佐助从地上提起一个小箱子,鸣人这才注意到它。

佐助把箱子打开,里面全是一管一管的针剂。

“这是水国研制出的新药品,它有着不可思议的强大恢复力。我在此次任务中受了很严重的伤,胳膊也为此断了一条。幸好最后还是拿到了这箱东西,多亏它我才能恢复所有的伤。”

“这也太……”

“如果能把成分研制提取出来,这对我国的军事能力将是很大的一个提升。”

鸣人像听故事一样听佐助讲这段时间的经历,把他弄的云里雾里。他一点都不在意中间发生了什么,他只在意佐助有没有受伤。

“……等等你为什么穿着我的浴衣?”来自后知后觉的漩涡上校。

“太脏了,总不能让我不洗澡就坐你家床上吧。”肇事者竟然还一幅理所当然的样子。

“哇你也太自觉了!”

“说起来……”不知不觉间他俩的距离竟然已经靠的这么近,鸣人一转头就能闻见佐助身上属于自己的沐浴露香,“你和樱分手了吧。”

“你怎么……”这个距离太近了,鸣人忍不住吞咽口水。佐助身上散发出的Alpha气味环绕在他周围,他下意识想要离佐助远一点。

“我什么都知道。”佐助露出一个让鸣人很想揍他一巴掌的欠扁微笑,“你还说,只要我回来就会满足我所有的愿望。”

完了。

空气中属于佐助的Alpha信息素越来越浓厚,即便鸣人智商掉线为-100也清楚这是什么征兆。

佐助的发情期到了。

点我上车


-



翌日。

“鸣人……”春野樱狐疑地上下打量他,“你身上佐助的气味好浓厚啊。”

“呃……多日不见,和他交流的时间长了一点。”鸣人把裹得严严实实的衣服又拉了拉。

“那你脖子后这片红……”

“蚊子咬的啦蚊子咬的!这个天就有蚊子了以后可怎么办……”鸣人装模作样往脖子后喷了点花露水。

他在心里啐了一口。

阴险狡诈的宇智波。





FIN. 

 <<<<<<<<<<<<< 

偷偷当作业交,吻痕和咬痕应该没多大区别吧……(区别大了好吗(心虚


  108 12
评论(12)
热度(108)
  1. 萌软煎炸阿银球 转载了此文字

© 阿银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