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银球

爱与惊喜的魔法师


佐鸣&狛苗已毕业
感谢大家

 

【佐鸣】旧怀表(中)

ABO双A

旧怀表(上)




 
 
那一片原本就皱巴巴的碎布片被鸣人捏的不成样子,他的眼睛烧的通红。 
 
“佐助那混蛋才不可能死!他给我说过的……那混蛋说过永远都会比我晚死一步。” 
 
“冷静一点漩涡上校!”空气中猛烈爆发出的浓烈Alpha信息素让这位高层感到有些头晕目眩呼吸不畅,而一旁身为beta的春野樱早已支撑不住身体险些滑落在地。她大口大口呼吸着空气,用祖母绿的眸子渴求鸣人能够压制一下自己的信息素。 
 
好在鸣人顾忌到了自己的同伴。他痛苦地紧闭眼帘,半晌才睁开。 
 
“如果你不信的话……”高层让自己的呼吸稳定下来,他侧身示意漩涡鸣人打开桌子上的纸盒,“这是我们在残骸中找到的。” 
 
鸣人根本无法让自己的双手停止颤抖,他现在口干舌燥,眼里只剩下一丝希冀。 
 
如果佐助能回来,他就再不管什么狗屁命令和家族大义。鸣人对天发誓,他会遂了佐助的所有愿望,这也是他的本心。 
 
盒子被打开了。 
 
鸣人的脸刹时变得灰白。 
 
就是烧成灰他也认得,那半截沾满血污的右臂正是宇智波上将的。 
 
你瞧。儿时他们打闹,鸣人发狠在佐助手腕上用牙咬出血的浅淡疤痕还在那上面昭示自己的存在。 
 
他觉得天旋地转,脚已经有点站不稳。多亏春野樱在旁边扶他一把才没有丢脸的摔在地上。 
 
“为什么……”鸣人咬牙切齿甩开樱的搀扶,他一把揪住高层的领子,“你保证过的!只要我签了这个协议你就不会让佐助去执行这么危险的任务!” 
 
“这是宇智波将军和他的长子,也就是和宇智波少将的哥哥一起决定的,我也无法干涉。” 
 
话音刚落,一直垂在鸣人身侧紧握的拳头便不打招呼的冲过来。 
 
“鸣人——!!”春野樱瞪大眼睛扑上去,想要唤回他的理智。 
 
然而拳头在距离高层的脸只剩一个手指头的距离时就停止了。鸣人一声不吭将无处可撒的气全部向桌子上猛砸去,几滴鲜血顺着指缝流到桌面。 
 
“我以为照着他的指示做佐助就会平安。”鸣人哑着嗓子缓慢开口,“我答应他,和小樱交往,从此以后不再和佐助多接触。” 
 
“鸣人……” 
 
“小樱,帮我把九喇嘛备好,我现在就要去找他。” 
 
“?鸣人你疯了吗!佐助都会在那里丧命!你去简直就是送死!” 
 
“他不会死!”鸣人强硬地打断樱的劝说,“我一直相信他。他从不会食言……他答应过——” 
 
“别自欺欺人了!”樱毫无预兆地大吼出声,“你明明知道想要把他找回来是不可能的!” 
 
“但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佐助送死!” 
 
“鸣人!”少女上前一把抓住鸣人的肩膀,原先凶巴巴的脸却逐渐软化下来,最后只剩下一腔请求。 
 
“求你了鸣人……” 
 
“只剩你了……” 
 
“佐助他……佐助也不会希望你白白送死,他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 
 
鸣人无奈嗤笑一声,“…他巴不得我早点死。” 
 
话是这么说,鸣人还是盯着盒子里的断手有些无所适从。强烈的悲伤后只剩下不真实和空虚,他明白自己说到底还是不愿意接受罢了。 
 
鸣人盯手盯久了,突然注意到佐助的断手里似乎还紧握着什么。他一点一点掰开五指,看到躺在手心里一块还算干净的银色怀表。 
 
“这是……”他摩挲着有着凛冽金属质感的外壳,属于18岁还是少年时的记忆一点一点涌入脑中。 
 
“对了,这是我当时为了庆贺佐助成为Alpha送给他的纪念礼物。” 
 
没想到他会留到现在,看样子还挺宝贵的。 
 
鸣人鼻头一酸。 
 
明明当时还嫌弃说太丑了,装什么酷啊。 
 
他小心翼翼打开表盖,只看得见滴滴答答转动的表盘,不过细看在表盖上似乎刻着一个一笔一划整整齐齐的字母。 
 
“N” 
 
…… 
 
漩涡鸣人再也憋不住了,他紧攥着这只表俯下身子号啕大哭。 
 
 
 

 
 
 
“我来看你了。” 
 
漩涡鸣人扯掉新长出的杂草,他看向墓碑的眼神似乎有些无可奈何。 
 
“隔了一个星期你的墓才建好,不过我可是第一个来看你的,是不是很够哥们。” 
 
整个空旷的墓地只有他一人自言自语,不过他也不馁,将洗好的小番茄放在墓前自己一口一个吃了,一幅拉家常的架势。 
 
“……我和小樱分手了,她说她对不起我,没有帮上我和你的一点忙。” 
 
“她不该这么说的,是我对不起她还有你。” 
 
“如果我没有同意你老爹的协议,恐怕现在又是一番光景吧。”鸣人紧闭着眼,“谁能料到他出尔反尔。” 
 
“佐助,如果再来一次我宁愿不签协议,哪怕最后是我只身一人去那里赴死都不会让你离开基地一步。” 
 
“再也不骂你混蛋了,再也不和你抬杠了,你让我往西我绝不往东。如果你能回来。” 
 
“真难吃啊。”鸣人苦涩地伸伸舌头,上面沾满了番茄鲜红色的汁液,“真难吃。” 
 
他抚着正方形石碑上的“佐助”二字,泄气般把额头抵在上面。 
 
“…回来吧。” 
 
 
 

 
 
 
漩涡鸣人离老远就觉得自己家好像和平常有些不太一样。 
 
至于为什么,男人的直觉吧。 
 
他手里还提着从墓地带回来的空篮子,里面满满的番茄最后全被他一人吃的干干净净。 
 
离家越近,越觉得血液骚动地越厉害。 
 
不会是佐助回来了吧…… 
 
鸣人明白自己的运气一向很好,不过这次他不敢百分百相信自己会猜对,他向老天保佑愿意用所有的运气来换这一点小小的可能性。 
 
他把钥匙插进家门。虽然夜视比不上佐助,不过他对除佐助以外的人比夜晚格斗还是很有信心的。 
 
“咯吱”一声,门开了。鸣人的心现在跳的厉害,扑通扑通在静谧的黑夜里他觉得有些过于大声。 
 
保持警惕。鸣人捏着一把瑞士刀向卧室走去。 
 
相反,他觉得卧室的人似乎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一样,丝毫感觉不到紧张,并且在听到鸣人的脚步声后反而把卧室的灯给打开了。 
 
这个人竟然这么大胆!这是看不起自己? 
 
鸣人越想越觉得怒火中烧,他决定要把这几天失去佐助的痛全发泄在这个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上。 
 
多日积攒的悲伤和愤怒无处发泄,他也不想学阴险的宇智波绕什么路子。鸣人光明正大走向卧室门口,他已经在脑内排演一遍自己怎么用手中这把刀子刺死擅闯者了。 
 
他伸手推开门,突然泄露的光亮让他的眼睛有些微的不适应。 
 
“……鸣人?” 
 
鸣人目瞪口呆看着坐在自己床边的人,他下巴快掉了。最近的事接二连三都太具有冲击性,可能命里犯煞。 
 
“鬼啊——!!!” 
 
 


 

tbc

 <<<<<<<<<<<<< 

说起来当时写这个好像是想弄辆驴车出来……(那你为啥啰嗦这么多啊

本来考虑正文分上中下车放番外开,但是我真的好想蹬自己的小自行车出来溜一圈(??)所以强行把正文压缩到上和中,也就是说下篇就能开车啦!(摩拳擦掌


  72 13
评论(13)
热度(72)
  1. 萌软煎炸阿银球 转载了此文字

© 阿银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