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银球

爱与惊喜的魔法师


佐鸣&狛苗已毕业
感谢大家

 

【佐鸣】三方会谈

四战结束后

宇智波三件套存活  波风水门  千手柱间存活

含有少量带卡柱斑  就不打tag了





“说,多少钱才愿意离开我……呃,我曾曾曾孙子!”

“放屁!这句话应该我来说!”波风水门拍案而起。

“你家财产加起来还没我屋子后中的几簇番茄值钱。”斑冷哼一声。

“有钱了不起吗?”

“就是了不起怎么了!”

“都别吵了!”漩涡鸣人愤懑打断他们毫无意义的幼稚园斗嘴,“我和佐助的感情是能用钱来衡量的吗?我们是真心的!比卡卡西老师看的亲热天堂还真!”

“啊?”一旁的卡卡西满头问号从小黄书中探出头。

“没你啥事。”带土把卡卡西的头重新掰过去,“来让我们再研究研究……”

“200张一乐拉面现金抵用券打底,不能再少了。”

佐助对着鸣人的后脑就是一巴掌。

“行,成交!”斑爽快地很,“别说200张,1000张都行。”

一乐拉面馆的大叔突然瑟瑟发抖。

“真的吗!那我要1200张!”

行了,佐助明白鸣人根本就是给他添乱的。他不由分说握住鸣人的手,转头面对一群本该嗝屁却又诡异复活的老家伙面色平静如水道,“我和鸣人把这件事说出来只是通知你们,没有征求你们同意的意思。”

“说不行就不行!”斑怒吼一声,“宇智波家出基佬成何体统!”

佐助用眼神示意一边正你侬我侬的带土卡卡西二人组,他还算给自己老祖宗留了点面子,没把他光腚和柱间打水漂这事儿捅出来。

斑一时语塞:“你小叔都这个德行了我还能要求他怎么着!你不一样佐助,你是宇智波家最年轻的一代,也是最有希望一代,更是这一代中仅存的唯一一人。”

“我怎么没发现你内心还残留这么伟大的家族爱。”带土补刀。

斑决定转移话题,“大战过后百业待兴。现在早就过了计划生育的阶段开始全面二孩了,而你,漩涡家的小子。”

他转头看向正襟危坐的鸣人循循善诱道,“你是火影候选人,更要响应村子里的号召。努力为村子添砖加瓦孕育新的一代,解决目前青壮年不足的劳动力问题。”

鸣人:“没事,我有影分身。”

佐助捏了捏鸣人的手:“我们会努力的。”

斑:“……”

“我怎么没发现你还有热爱村子的纯真一面。”水门补刀。

斑:“你和我是一个战线的吗?”

“噢对。”水门咳了咳嗓子,重新端正自己的态度和立场。

“鸣人,不是我说。你看佐助整个一没稳定工作的无业游民,而你马上就晋升为村里高级干部,这门当户对总该得有吧?”

鸣人:“我给佐井打过招呼了,佐助同意明天就能去上班。”

佐助:“现在这老宅地下还埋着数十年前我爸搞来的一大笔存款,还不够娶你儿子吗?”

斑:“你说这话我就不高兴了。宇智波向来家大业大,配谁都绰绰有余。”

水门:“……”

“鸣人,”水门痛心疾首,“你和佐助根本没办法在一起,他没有户口,现在全宇智波找不到一个有户口的。你俩结婚证都没法办。”

这么讲带土不高兴了,他从怀里掏出自己的户口本,“看见没!笨卡卡帮我办的。”

水门也不高兴了,“卡卡西!做了火影就可以滥用职权吗?”

卡卡西:“……”

斑也不甘示弱掏出户口本,“看见没!柱间帮我办的。”他挑衅看向水门,你还想对初代火影有意见还是怎么着?

好吧,水门确实不敢对初代火影有什么意见,“那佐助呢!最根本的问题在于他没有户口跟你们没关系!”

“我不在意。”佐助突然开口,“鸣人是我留在木叶的唯一理由。我们俩不需要那些无聊的废纸来证明感情。”

“对对对,我们俩不需要整那些虚的。”鸣人点头符合。

“……”佐助盯着鸣人,用算得上是“情真意切”的话缓缓开口,“……我一点都不在意。”

鸣人硬是从这双向来波澜不惊的眼神中读出和平常佐助画风完全不同的情绪,那是他第一次意识到佐助原来也能表达那么丰富多彩的心理活动。

鸣人认怂:“没事老爹,整个村上层干部都是我后台。硬着呢,杠杠的,一个户口不在话下。”

水门:“……腐朽了,整个村子都腐朽了。”

“岳父,还有什么事吗。”

水门颓废地躺回椅子上,“随你们吧,爱咋的咋的。你说好好一个大小伙怎么就被宇智波拐了呢。”

“不是拐。”鸣人纠正他老爹的错误,“我们是两情相悦。”

“你这就放弃了?这么点挫折就放弃你是怎么当的火影!”斑头发炸得更厉害了。

“没办法,他们小辈的事我们就别在意了。”刚才还凶的开心的水门摇身一变成老好人,“他们有他们的路要走,别掺和了。”

“爸爸——!!”

“儿子——!!”

父子俩相拥哭成一团。

斑无视掉这纯粹来耍宝的父子俩,他语重心长对看似还稍微懂事理的佐助进行洗脑。

“我记得你的理想不是复兴宇智波一族吗?如今可以完成这一目标的只有你了。想为宇智波复兴,想为宇智波续香火……”

斑顿了顿。

“只有你了。”

“大蛇丸的实验成功了。”佐助没头没脑的来了句话。

“什么?”

“最近正在进行的人体实验。采取随意二人的细胞就可以直接进行基因复制,他的儿子已经造出来了。”

“什……”

佐助又毫不留情补了一句:“我已经把我和鸣人的组织样本送过去了。”

“也就是说,我们俩的孩子正在制造过程中。”

斑只感到头晕目眩晴天霹雳。

-“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

-“什么!我要有孙子了吗?”

来自不愿意接受现实的老祖宗和喜极而泣的四代目。

“亲家……接受现实吧,你看他俩孩子都有了,我们能怎么办呢。”水门周身散发着诡异的粉色气场,大概是埋藏多年无处发泄的儿控属性突然爆发出来了。

“滚!谁跟你是亲家!”

带土也跟着劝:“认了吧斑,宇智波基因从你这开始就歪了。你想想自己和柱间弄的那档子破烂事儿,想完后还有底气训斥佐助吗?”

斑再睁眼时开了万花筒。

带土用神威带着卡卡西一溜烟儿跑了。

“反正就是不行!”斑想要说点什么理由,可是他从肚子里掏来掏去都找不到一个合适并且成立的。

这时,刚从外面买完菜回来的吃瓜群众柱间让他眼前一亮。

“成为宇智波家的媳妇,必须会做饭!并且做的要像柱间一样好!”

柱间:啊?

……

大夏天的,怎么感觉这么冷呢。

“这什么屁理由。”佐助一脸不耐。

“不就是饭吗!”鸣人撸起袖子,“要多少我给你做多少!”

那一天,佐助回想起了被鸣人厨艺支配的恐惧,和拉下脸求大和重造房子的屈辱。

“别!”佐助生怕他又捅什么幺蛾子让老祖宗发怒毁灭世界,“这样,我来跟你一块儿做饭。”

“拉倒吧。”鸣人嫌弃地摆摆手,“你个大少爷能会做什么饭?”

“我学的。”

“你什么时候学的这个?”

“为了我们将来的孩子。”佐助一本正经,“不能让他过天天没饭吃的生活。”

鸣人:“……”




“年轻人就是有活力。”柱间一屁股感慨地坐在斑旁边的沙发上。

“哼。”

“你看他俩像不像我们年轻的时候。”柱间看着厨房里吵闹成一团的二人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低低笑了出来,“我还记得更小的时候,你那会天天追我屁股后头喊……”

“够了!”斑不讲道理恼羞成怒打断他的话。

“真是的,都老头子了也不知道收敛收敛自己的性子。”柱间一把揽过斑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斑:“你干什么呢动手动脚的!”

柱间:“啊我忘了四代还在这!”

水门:“你们继续,当我不存在。”



算了。

斑眯眼看着不远处因为葱该加多少而差点大打出手的后辈。

这样也挺好的。





FIN. 


  135 15
评论(15)
热度(135)

© 阿银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