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银球

爱与惊喜的魔法师


佐鸣&狛苗已毕业
感谢大家

 

【佐鸣】旧怀表 (上)

未来架空ABO

双军官双A

谈恋爱为主做任务为辅

听起来就很带感但是我写不出这种感觉(哇的一声哭出来





 
“这就是你给我说的惊喜?” 
 
“嗯。想了想还是决定把这个消息告诉你,你也早晚会知道。” 
 
漩涡鸣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的脸上除了高兴和害羞,宇智波佐助看不出有其他任何表情的流露。 
 
他的右手拳头隐藏在宽大的披风下,攥得红印子都快掐出来了。 
 
“这个惊喜确实很大。”佐助的话语和表情都称不上是听到惊喜的反应,“恭喜。” 
 
“谢啦,小樱和我都很想听到来自你的祝福。” 
 
漩涡鸣人身着便装深陷在松软的沙发里,暖黄色的灯光给他晕上了一层边,“这次任务执行的怎么样?” 
 
“什么时候交往的。” 
 
“呃…也没有多久。说起来这次任务呢?” 
 
“我在问你具体时间,漩涡上校。” 
 
宇智波佐助坐直身子。来不及换下的军装制服包裹着他修长挺拔的身躯,穿戴着白色手套的右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桌面。他披风上的银色扣子反射着有点冷冽的光,鸣人被晃得有些睁不开眼。 
 
“什么时候把你那套对付上面老头的招数用到我身上了。”漩涡鸣人似乎没有特别在意地挥了挥手,“我们俩之间还需要讲这套规矩吗?” 
 
“回答我。” 
 
宇智波佐助直视着他。 
 
“也就两三天前……你来真的啊我说?” 
 
佐助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学校里的老师没有教过你,见到比自己军衔高的长官要在后面加上尊称?” 
 
“……是,宇智波少将。” 
 
漩涡鸣人咬牙切齿道。 
 
“我刚完成了一个S级任务。”佐助的口吻漫不经心,像是在谈论今天的天气,“但是我没有先去汇报,而是选择了先到你这里听惊喜。” 
 
“辛苦了。” 
 
“你为什么会认为我会把这个消息当做是一个‘惊喜’?” 
 
“…我们曾是一个队的。”鸣人被佐助的态度刺激地有些恼了,“为同伴祝福难道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吗?” 
 
“但樱她是一个beta。”佐助尝试缓和自己的语气。 
 
“性别歧视?”鸣人似乎被这句话逗到了,他笑了出声,“小樱比任何beta都要强,她在某些方面会比Omega要出色。” 
 
“一个优秀的Alpha会选择一个血统纯净的Omega,这样他们的后代也会更优秀。” 
 
“我喜欢她,她喜欢我。” 
 
鸣人毫不畏惧地与佐助直视。 
 
“…漩涡那边不会同意的。” 
 
佐助压抑不住内心的暴怒,他的背绷得挺直,空气中迅速蔓延开来危险又致命的Alpha信息素。 
 
“他们已经同意了。” 
 
鸣人得意洋洋道,身着便服并不影响他同样释放出强大的信息素向佐助耀武扬威。 
 
空气在此时此刻显得有些剑拔弩张。 
 
佐助稍稍收敛了信息素,他有些困倦地捏了捏眉头,“你们俩不合适。” 
 
“佐助,你今天是不是太累了。”鸣人站起身子,“你该休息了。” 
 
“我是认真的。” 
 
“你到底是不是佐助!” 
 
鸣人终于忍不住了,他一个健步跨过去狠狠揪住佐助的领子怒视他: 
 
“佐助才不会表露出对小樱是个beta的嫌弃!如果你真的是我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兄弟,” 
 
鸣人低声一字一句说道。 
 
“那你要做的是祝福和恭喜,而不是想尽一切办法拆散。” 
 
“你难道还不明白?”佐助的盛怒已经无法抑制,“吊车尾的,我一直——” 
 
“够了佐助!”鸣人毫无预警地突兀打断他的话,他一把松开紧攥着佐助披风领子的手,垂头丧气坐回椅子里,“你太累了。明天晚上你还有一个任务,现在还有不到24小时让你休息。” 
 
他看了看表,“现在已经深夜了。如果很累你可以考虑在我这里借宿,隔壁有客房。” 
 
 
 
 
 
 
 
最后以佐助的摔门离去宣告了这次争吵的结束。 
 
鸣人把自己摔在柔软舒适的大床上。黑暗中,他的眼睛像蓝宝石一样幽幽地发着蓝光。 
 
他随手拿起床头一直摆在那里的相册,里面的照片是他们三个人在年少时候拍下的。 
 
鸣人凭着记忆轻而易举摸索到了佐助的位置,他定定地摩挲着它。良久,发出一声痛苦的叹息。 
 
“佐助……” 
 
 



 
 
“宇智波少将已经离开基地。”一个队员敬了个漂亮的队礼。 
 
“辛苦你了,”鸣人笑了笑,“去做自己的事情吧。” 
 
“真的…不用去送送他吗,上校和宇智波应该是很好的朋友。”队员迟疑着开口。 
 
“…不需要,我和他之间发生了一点事。” 
 
“是。” 
 
鸣人目送着队员离开的背影,从桌下的抽屉里抽出一张折叠完好的纸,细细的读了一遍。 
 
“鸣人!”春野樱急促地小跑到办公室门口一把推开门,“你和佐助……” 
 
“没什么大事啦。”漩涡鸣人露出他的招牌笑容,“等他回来气也消的差不多了。” 
 
“可是……”春野樱担忧地望向他,“我知道佐助君他一直……” 
 
“没有可能的,小樱。以前从来都没有过这种情况,Alpha与Alpha之间向来是相互排斥。” 
 
漩涡鸣人晃了晃手中的纸,“只要有这个保证在,那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春野樱抿了抿嘴,“我们这样擅自为佐助君好……难道真的是为他好吗?” 
 
“总比最后死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要好吧。” 
 
“鸣人!我们应该相信佐助!他不可能因为这种任务牺牲!” 
 
漩涡鸣人长叹一声,“小樱,你知道的。那个危险的任务只有佐助可以完成,可是经过精密计算的生还率不到2%。” 
 
“可是什么事情都有……”春野樱的声音不知不觉低了下来。 
 
“我们担心佐助的心情都是一样的。”鸣人把纸仔仔细细叠好收回抽屉,“迫不得已,只能选择这个办法。” 
 
“如果佐助这次回来后仍然生气这件事,”鸣人的眼睛漫无目的地看向落地窗,“那我们就干脆跟他坦白吧。” 
 
“可是那份私下签订的协议根本不具备法律效力!鸣人!你真的相信那群老滑头所谓的‘保证书’吗?” 
 
“形势所迫。”鸣人转过头盯着小樱,“我们只能赌一把。” 
 
 
 
 

 
 
 
 
“漩涡上校!高层那边传唤你去那边一趟!” 
 
“佐助回来了?” 
 
“不清楚…不过似乎是和宇智波少将有关的事情。” 
 
“大概是这次任务发现了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吧。过了那么些天他也该回来了。”漩涡鸣人理了理自己的领子,“我这就去。” 
 
他看似不紧不慢地走向高层的办公室,实则紧张于再次见到自己的好友。 
 
可千万别再斗气了……自己一点都不想再看见宇智波佐助臭着一张脸。 
 
漩涡鸣人最后一次整理了下自己,抬脚踏入办公室。 
 
“佐助呢?”鸣人环顾了一圈,发现并没有他的好友。 
 
“漩涡上校,很遗憾。”高层的脸上看不出有什么表情。 
 
“……怎么了?”鸣人的心突然突了一下。 
 
“我们已经尽力了。” 
 
高层把一个盒子递给他旁边的侍卫,侍卫把盒子交给鸣人。 
 
“这是——!”鸣人的瞳孔紧缩,“这是佐助的披风碎片!” 
 
“非常抱歉。在执行任务中,宇智波少将的飞机不幸失去控制,撞上了海中的一个小岛。” 
 
“据推测,飞机在坠落的过程中发生了爆炸,我们搜救时发现了飞机的残骸和这个碎布片。” 
 
高层顿了顿。 
 
“而宇智波少将,大概已经尸骨无存了。” 
 
 
 
 
 


TBC
 
<<<<<<<<<<<<<<<< 



 
一言不合就嗝屁 
 
 佐助:我才不会这么轻易的狗带 
 
 
 
 
记住这个最重要的设定!!↓ 
[谈恋爱为主做任务为辅] 
所以!如果在阅读往后的剧情发现各种各样奇怪的剧情bug! 
请选择性忽视!!(?? 
 
 

咳,那个,听说点赞红心更有助于产出。(暗搓搓比个心

  125 15
评论(15)
热度(125)
  1. 萌软煎炸阿银球 转载了此文字

© 阿银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