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银球

爱与惊喜的魔法师


佐鸣&狛苗已毕业
感谢大家

 

【佐鸣】一见钟情的双向暗恋。

讲的大概就是题目所表达的意思,非常简单粗暴的起名方式(

突如其来的小脑洞

-

“你的发色好特别啊,那么漂亮的金色不像是染的呢。”

“瞳色和脸颊的胎记也好特别!是混血儿吗?”

“我觉得不像混血儿啦,毕竟样貌还是偏向亚洲人一点。”

漩涡鸣人应接不暇地回答着围在他周围的一圈女孩子,“祖上有一些外国血统——话说都这么久了还不开始吗?”

“宇智波医生很忙的啦,你可能需要再稍微等一会。”一个女孩笑眯眯地回答道。

可是我的牙要痛死了……

漩涡鸣人在心里无声地抱怨。

他捂着自己右半侧的脸颊,作出一副痛苦的神情。

“哎哎?很疼吗?要不要我提前帮你叫一下宇智波医生?”另一个女孩关切地看着他。

“那真是麻烦你了。”

漩涡鸣人点点头。他趁着女孩子们去请宇智波医生的同时,偷偷瞄了一眼正在隔壁病床做手术的宇智波佐助。

这个人还真是挺帅的……

他撇撇嘴。右侧口腔的蛀牙又叫嚣了起来,漩涡鸣人的注意力再次被牙疼转走。

“宇智波……医生来了吗。”鸣人艰难地吐出几个不连贯的字,现在那位大名鼎鼎的口腔专家简直就是他的救星。

“还没有……那位病人似乎挺棘手的。他让我先给你打下麻药,为后来的拔牙做准备,也可以稍微缓解一下你的疼痛。”女孩宽慰地笑了笑,又追加了一句话,“他十分钟后就会来,请您不要急。”

“没关系。”

漩涡鸣人顺从的躺在床上接受麻药。那种尖细又冰凉的针头扎进温热的牙床里并不好受,可以说是疼的要死。他要不是顾忌着针头还扎在自己牙床里,估计早就跳起来了。即便如此,眼眶里还是控制不住蓄满了大滴眼泪。

“呜……”鸣人痛苦地发出了一声低吼,把给他实施麻药手术的实习女医生吓了一跳。

“不用担心……疼是正常现象,拔牙的话只有在打麻药的时候会疼,真正拔牙的时候就不疼了。”女医生轻声安慰他,“现在您可以去旁边的椅子休息了。过十分钟我们会叫您。”

漩涡鸣人点点头,一个翻身从床上跳下去。他擦了擦眼眶里的泪水,隐隐感到麻药似乎开始起作用了。

他尝试着掐自己右侧的嘴唇和附近的一片皮肤,似乎感觉不到痛,只会觉得有点麻。

鸣人百无聊赖地愣着神,直到不远处的女医生高喊了句:

“漩涡先生——!你的时间到了!”

他猛地惊醒,匆匆向隔间跑去。过程中他还不忘捏了捏自己被打麻药的部分,已经什么感觉都没有了,就好像捏着一块跟自己毫无关系的肉。

感觉还挺有意思的。鸣人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他忽略那个女医生有些奇怪的目光走进了隔间里,那是他第一次碰见这位整个木叶最厉害的口腔医生宇智波佐助。

“……你…好。”

话说出口他就后悔了,因为刚打过麻药导致自己说话含糊不清,简直听不出到底说的哪两个字。

所幸这位宇智波医生似乎见这种场面见的多了,他谈谈地指了一下身旁的小床。

“请坐。”

漩涡鸣人跟着指示躺在床上,有些紧张的盯着宇智波佐助,想着他下一步的动作。

“放轻松。”

刚才他好像笑了?漩涡鸣人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没想到这个冷淡脸笑起来也很好看嘛。

“这里疼不疼?”宇智波医生拿着有点儿大的钳子稍微使了些力敲了敲鸣人打过麻药部分的牙根。

漩涡鸣人摇了摇头。

“这里呢?”

漩涡鸣人还是摇了摇头。

“那这里呢?”

“————疼!!”

漩涡鸣人的身体剧烈扭动了一下,被那么大的家伙毫无防备地用力敲了下,他真觉得自己要疼昏过去了。

“这个字说的还挺清楚的。”宇智波佐助不咸不淡地吐了句槽,他转脸看向刚才给鸣人打麻药的女医生,“这是怎么回事?你的麻药没有打好。如果连这种事情都做不到的话,当医生也没有什么意义。”

“非!非常抱歉!”女医生慌忙鞠躬,“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漩涡鸣人艰难地摆了摆手表示不介意。

“那只好重新打麻药了。帮我拿只麻药出来。”宇智波佐助抬了抬下巴示意那位女医生。

“??!”漩涡鸣人惊恐地把身子往外扭了扭,“真不用了!”

“不能说话就不要说了。”宇智波医生好笑地看着他,“你是想拔牙的时候疼的死去活来,还是打麻药疼上那么个几秒?”

漩涡鸣人沉默。

“我当你默认了。来,把嘴张开。”宇智波佐助难得安慰了一下他的病人。

鸣人张开了嘴,他又想起打麻药的痛苦经历,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只有几秒不会很疼,相信我。”

这位医生的嗓音似乎有种魔力。漩涡鸣人混混沌沌地想着。果不其然,疼痛相比第一次减少了许多。

打好了?他睁开眼睛探询似的看向自己的医生。

“好了。”宇智波医生像是读懂了他的心思一般,“这次再过五分钟就差不多了,再等等吧。”

他点点头。

“快下班了。”宇智波医生突然开口,“已经没有多少病人了。介意我坐在你床旁边吗?”

不,当然不。鸣人慌忙摇了摇头。

“谢谢。”

他似乎又笑了?漩涡鸣人纳闷地看向已经正在看报纸的宇智波佐助。

这位医生好像也没有传闻中这么冷淡。

漩涡鸣人打量着宇智波医生的脸。

反正也没有什么事干,看看自己医生的脸又没有错。他宽慰着自己。

不过这张脸真是没有愧对他这么高的人气。

漩涡鸣人带了点小嫉妒的偷窥医生。

深邃的眸子和挺高的鼻梁,紧抿成一线的削瘦嘴唇还有那张自始自终都冷淡的样子。

更重要的还有那一双白皙修长的双手。

真是……哪里都完美的不可挑剔的人。怪不得小樱天天在自己耳边叽叽喳喳地提他呢。

漩涡鸣人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

“时间到了。”宇智波医生合上手中的报纸,刚才还在嗑瓜子聊天的一群实习医生们迅速集结到鸣人的床边。

“不用担心,这几个都是跟着我观摩如何给病人治病的。”

宇智波佐助留下这么一句话给正在不明所以中的鸣人,“来,张嘴。”

再次确认了麻药无误后,宇智波医生拿着一个大钳子在鸣人嘴里捣鼓来捣鼓去。

确实一点都不疼……鸣人偷偷睁开眼睛的一条缝,盯着戴白口罩正全神贯注给自己拔牙的宇智波医生。

精致漂亮的蝴蝶骨,白大褂下隐藏着具有爆发力的身躯……

漩涡鸣人咽了咽口水。

领口只要再低一点就能看到——

“好了。”宇智波医生摇了摇被钳子拔出来的牙齿。

“…这么快?”漩涡鸣人有点不甘心地问,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甘心。

“如果你想再拔一颗的话我不介意。”宇智波佐助往他的伤口处塞了一个棉花,“咬住它。好了,起来吧。”

“嗯…”

漩涡鸣人感觉自己的脸有些烫,他把这一切都归咎为灯光的原因。

可千万别被发现,要不然就丢人了。

“拔完牙后24小时内不许刷牙,食物只允许吃流质,如果可以也尽量在一天内不要洗澡……你在听吗?”

“…在!”漩涡鸣人缓过神,慌忙点了点头。

宇智波医生叹了一声,他转身拿了一小袋医用棉花。

“给你,如果嘴里的棉花都浸血了就再换一枚。”

“十分谢谢!”鸣人双手接过那袋棉花,听着旁边的实习小姑娘絮絮叨叨。

“漩涡先生您真是太走运啦!宇智波医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温柔呢,更别提他还笑了两次……”

宇智波佐助瞪了她一眼,似乎在怪她多嘴。

“那……我先走了?”漩涡鸣人眨巴眨巴湛蓝的大眼睛,起身准备离开。

“等……你叫什么名字。”

“我吗?”他大大咧咧一笑,“我叫漩涡鸣人。”


-


一年后。

宇智波佐助不急不慢地走向自己的诊室。

“主任,今年的实习生到了,已经按照惯例给您挑出一批比较优秀的学员来和您一块实习。”

“谢谢。”佐助看了他身旁的老医生一眼,“还有事吗。”

“今年竟然来了个男实习生还真是奇怪啊……”老医生自顾自的说着,“宇智波主任,已经多少年您这里只有女性实习生了。”

佐助点了点头。

“我记得他的名字好像叫漩涡……”

不远处从半掩的办公室门里传来了爽朗又充满活力的声音:

“……是!我一定会跟着宇智波医生好好实习的!”

他脚步一顿,硬生生转过身回到自己差点错过的那个办公室一把推开门:

宇智波佐助的瞳孔瞬间放大,他不敢相信地盯着出现在自己面前一年未见的人。

“啊!宇智波医生!”

漩涡鸣人惊讶地叫了一声,随即露出一个狡黠的笑脸。

“好久不见!我叫漩涡鸣人,是今年来到你诊室下的实习生。从今往后请多关照!”

“顺便宇智波医生,你又笑了哦。”

“我就喜欢笑。”

宇智波佐助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笑意,他一步步走向自己面前同样笑的灿烂的人。

“从今往后也请多多关照。”



FIN

<<<<<<<<<<<<<<


冷冷的狗粮在脸上胡乱地拍……

你们为什么甜的这么熟练啊(。

  140 24
评论(24)
热度(140)

© 阿银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