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银球

爱与惊喜的魔法师


佐鸣&狛苗已毕业
感谢大家

 

【佐鸣】海的王子

#纯恶搞神经病向,灵感来源《海的女儿》和一篇短漫
#文笔小学生,剧情闹着玩,OOC突破天际
#鲛鱼佐助×王子鸣人
#鸣人王子一心想娶美人鱼佐助,反倒被阴险狡诈的宇智波蓄谋已久给套路了一把
#短篇已完结
*鲛:鲨鱼

            

在遥远的漩涡国,有一位长相可爱又英俊的小王子。

他有着湛蓝如大海般的眸子,金灿灿犹如太阳般温暖的碎发。漩涡国的大家都非常喜爱他们小太阳般的王子,他们亲切的称呼这个小王子为“鸣人”。据传这是仙人自来也所著小说中主人公的名字,他们希望自己的小王子能像主人公鸣人那般坚强乐观又勇敢。

在鸣人小王子五岁生日时,他的父亲,漩涡国的国王波风水门给他讲述了一个流传千百年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海洋里住着一群美丽的人鱼,她们渴望去岸上看看繁华的世界。其中有一条最为可爱的小美人鱼忍痛用自己的声音换取了可以在岸上行走的两条腿,当她被水淹没再次冲回岸上时,她遇到了王子。

她想她爱上了他,但是王子只把她当做亲妹妹看待。小美人鱼无法说出话来表达自己的爱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王子娶了邻国的公主。

这时夺走小美人鱼声音的巫婆阴测测在小美人鱼耳边劝诱她:

“如果你用这把刀杀死王子并把他的血滴在你的腿上,你就能重新得到自己的鱼尾,并且回到海里继续从前无忧无虑的生活。”

小美人鱼眼含泪水,她接受了这把刀。但她做不到,她没有办法杀死亲爱的人。

最后小美人鱼成全了王子和公主的幸福,她在黎明投海并化为泡沫远去。

“什么什么,”鸣人小王子哭的鼻子红肿,“这就是最后的结局吗!那个王子真是太讨厌了!明明小美人鱼更爱他的说!”

从此五岁的鸣人小王子暗暗立誓:我绝对要娶到可怜的小美人鱼!而且!绝对绝对会让她非常幸福!

怀抱着这个愿望的鸣人小王子在此后过了一年又一年的生日,他把宫殿搬到沙滩附近,就为了能娶到那条小美人鱼。

功夫不负有心人,当漩涡国的大家都摇摇头说这个王子走火入魔时,鸣人终于在十六岁的生日那天在沙滩边捡到了一只美人鱼。

不,准确来说,他算不上美人鱼。

“你……你就是传说中的美人鱼吗!”鸣人小王子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终于被我碰上了哈哈哈哈哈——”

他还没有嘚瑟完,就被眼前的“美人鱼”用尾巴甩了一脸水。

“我是鲛。”那条漂亮的“美人鱼”冷漠道。

“有什么区别吗?”

“哼,真是第一次见那么蠢的王子。”鲛高傲的说,“宇智波佐助,我的名字。别老美人鱼来美人鱼去的,我跟那种弱小到不堪一击的生物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那……佐助,”鸣人小王子不死心的问道,“你是特意出现在我面前的吗?”

宇智波佐助不屑地瞥了鸣人一眼,“我们鲛向来追求强大的力量,怎么会为了区区一个人类就来到岸上。”

说完佐助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还好,没变长。

“况且……”

“况且?”鸣人紧张地咽了一口口水。

“我是为了向那个男人复仇才来到岸上的。”宇智波佐助的眼神阴郁不定,“那个男人竟然在多年前背叛我们全族独自来到人类世界,不可饶恕!”

鸣人“……”

“总觉得……跟故事里漂亮温柔的小美人鱼一点都搭不上边。”鸣人小王子呼哧呼哧地拖着佐助鲛鱼,“说起来,故事里的美人鱼上岸的时候有腿吧?你的腿呢?”

“吊车尾的,难道这点程度你就拖不动了?”就算被拖着走,宇智波佐助也保持着极为优雅想让鸣人抽他的姿态。

“……不要岔开话题!腿没有就算了嘴巴还这么欠!”鸣人小王子气呼呼猛地松开抓着鱼鳍的手,“不干啦!看你搁浅在这里怎么办!”

“呵。”宇智波佐助低笑一声,他缓缓借助鱼尾直立起身子,模样就好像一条吐着信子的蛇。

“……你丫会用鱼尾站立啊!为什么不早说!害本大爷拖你这么久!”鸣人恼羞成怒地瞪着他。

“你又没问我。”

行,很强。算我输。

鸣人暗搓搓的记下了这一笔。

<<<<<<<<<<

宇智波佐助借着复仇的理由暂住鸣人的宫殿,他们俩除了日常拌拌嘴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矛盾。

大概。

“佐助你不要走那里!书上说你会跌倒——”

“佐助你不要碰那里!书上说你会被划到——”

“佐助你不要吃那个!书上说你会被咯掉一颗牙——”

“佐助——”

宇智波佐助黑着脸把全部蔬菜都夹到鸣人小王子的碗里,鸣人总算闭嘴了。

“那个……佐助……”鸣人小小声的说。

“嗯。”

“你能不能……当我媳妇?”

“为什么?”

“因为!”鸣人小王子斗志满满的大声说道,“因为娶到小美人鱼是我的梦想啊!”

说了多少遍了我不是美人鱼,而且也不需要你娶我。宇智波佐助木着脸。

“那个,鸣人。”鸣人小王子的父亲,也就是现任国王水门轻声咳道,“你要结婚了。”

“和团子国的王子宇智波鼬。”

宇智波……好熟悉的名字。不过鸣人小王子没有过多在意,他激动地从位子上跳起来,顺带掀翻了自己面前一碗蔬菜,“为什么这么突然!父亲!我已经有心上人了!”

“胡闹!”水门严厉地呵斥鸣人,“正是因为你天天嚷着要娶这只人鱼我才会狠心给你定下婚事!你是人,他是鱼,你们怎么可能会在一起!虽然鼬那孩子是被领养的,但是这改变不了他十分强大的事实,把你托付给他我和你妈也放心。”

鸣人小王子没有多想,他激动的脸都红了,“我不管!我就是要娶佐助!如果……如果……”

“如果什么?”

鸣人小王子猛地吸了一口气,“如果我不娶他的话,他会死啊!”

宇智波佐助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就像……”鸣人小王子艰难的吐出话,“就像小美人鱼一样!最后化成泡沫消失在海洋里……我不想佐助变成那样……”

佐助突然觉得有点小感动。

“……如果他变成泡沫的话在海里洗澡会很别扭。”鸣人小王子羞红了脸。

“啪叽”一声,宇智波佐助手里的银勺折成了两半。

突然感觉冷飕飕的。鸣人小王子不自在地缩了缩头。

“总之!我是绝对绝对不会和那什么鼬结婚的!我才不要当书里那个负心汉王子。”鸣人重复了一遍自己的决心,双手撑在餐桌上毫不畏惧的和水门对视。

水门冷哼一声,“来人!把漩涡鸣人禁闭在他的房间里,直到婚礼举行的那一天再放出来!”

“遵命!”几个壮汉气势汹汹备好麻绳准备抓人,却收到意义不明的两枚眼刀。

儿控真可怕……壮汉A愤愤的想着,明明自己心疼成这样还让我来背这个黑锅。不过话说,另一枚眼刀是谁的?

他没有深究,佯装很凶狠实则很小心的把鸣人捆到房间里。

而宇智波佐助眼睁睁的看着鸣人被捆走。

忍耐,要忍耐。他咬着牙安慰自己。

计划就要成功了,不差这一步。
       

深夜,佐助在浴缸里吐着泡泡,他漫无目的想着奇怪的事情。

鸣人饿不饿?

鸣人现在有没有睡着?

鸣人肯定特别气愤擅自给自己许配婚事的父亲吧。

鸣人……

宇智波佐助受不了了,他一跃而起。飞速移动的尾巴把地面拍打的啪啪响,他暗搓搓的蹲在门口偷听鸣人小王子屋子里的动静。

“……好吃!果然老爸对我最好了!”

“小鸣是个乖孩子。爸爸给你说的话都记住了吗?”

“嗯!记住了!原来佐助的真身是这么可怕的鲨鱼,不是温柔可爱的小美人鱼啊。那我不要和他结婚了。”

“这才对。”屋子里传来波风水门愉悦的笑声。

这个鬼父……宇智波佐助咬牙切齿。

就知道他的老岳父不是个善茬儿!

都已经到这个程度了,绝对绝对不能再有差池!

早晚有一天,你儿子会是我的。

渐渐冷静下来的腹黑宇智波仔细盘算接下来的计划,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哼,就让你最后看看自己可爱的儿砸吧。

<<<<<<<<<<

转眼就到了团子国来漩涡国提亲的日子。当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十分适合出海。

不过在某个看不见的地下室里正进行着肮脏的交易。

“团子。”

“……番茄。”

“暗号正确。”

……为什么你能一本正经的说出这么愚蠢的台词啊哥哥?

“佐助,这就是药。能让你的鱼尾还有下半身的[哔——]变成正常人类的药。碰到水会再次变回鱼尾原型,方便各种PLAY。”鼬严肃地说。

几个月不见你好像污了很多啊哥哥。

佐助面无表情的接过去,“会不会产生什么让人发不出声的副作用?”

“我办事,你放心,而且我已经亲身试验过了。”鼬指了指自己的腿,比了个大拇指,“没想到你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就为了吊那个金发碧眼的小王子。”

“值得。”

“……说起来,我觉得你不必这么费事。”鼬冷静地给佐助分析了当前的情况,“那孩子明明嚷着要娶你,只要你点个头,人不就是你的了吗?”

“娶?”佐助阴测测瞥了鼬一眼,“绕了这么一大圈的目的就是为了纠正鸣人这个不正确的思想,让他从心里真正服气到底谁娶谁嫁。”

有志气,不愧是我的弟弟。鼬欣慰地笑了。

哼,愚蠢的尼桑。佐助在心底嫌弃鼬。

“那行,就这样。我先回去了,离开太久他们会起疑心。”鼬匆忙的告了个别就跑了。

佐助仔细凝视着手掌心里这颗小小的药丸。

筹备了一年的计划,今天终于要成功了。

“佐助!你怎么躲在这里!”鸣人小王子喘着粗气跑过来,“船马上就开了,跟我上船吧。”

佐助匆忙把药丸藏起来,面上还装作冷漠,“你要结婚为什么我要跟着去。”

“嘛……虽然没有办法跟佐助结婚,但是我们还是可以做朋友啊!”鸣人嘿嘿笑了几声,“不过你不愿意来的话也不勉强了。”

佐助“…………??”

“我去。”宇智波佐助迅速回答。

朋友?再过个几小时你看我还是不是你朋友。

不知为何对“朋友”这个词非常敏感的宇智波佐助鲛。

“我就知道佐助舍不得我,毕竟我是你岸上唯一朋友的说。”鸣人得意哈哈大笑道,“出发!”

佐助:总感觉自己被摆了一道。

<<<<<<<<<

“你就是宇智波鼬吗,长的还真像佐助啊。”鸣人小王子转着圈儿好奇打量着,“真的只有二十多?这个皱纹好显老。”

鼬“……”

“鸣人,你猜对了,我是佐助的哥哥。”鼬面无表情,“多年前,我被下了诅咒,导致鱼尾变成了腿。但我还想做以前那条无忧无虑的鲛,所以我必须杀了你才能变回原样。”

“总感觉剧本不对啊。”鸣人摸了摸下巴,“怎么能是公主来杀我呢?而且你被下了诅咒是怎么说话的?”

“……看招!”鼬不打算跟面前的弟媳废话,他从裙子里抖出一把短剑直直向鸣人刺去。

“鸣人小心!”跟在鸣人小王子后原本默不作声的佐助猛地一把推开他,“呃啊——”

“佐助——!”鸣人大惊失色接下摇摇晃晃的佐助,“你——我跟你拼了!!”

佐助偷偷在鸣人看不见的角落里对鼬比了个大拇指:番茄酱已经抹好了,你撤。

鼬心领神会。

“啊!”

他仰面摔了一跤。

鸣人“…………”

“可恶……真不愧是王子的船。”鼬扶着老腰一瘸一拐的站起来纵身跃入海里,“下次绝对不会让你逃!”

鸣人:…excuse me??

鸣人小王子对着鼬跳下去的地方愣了十秒,才慌里慌张想起怀里的佐助。

“佐助……你,你没事吧……都怪我……要不然你也不会死……”鸣人难过的嚎啕大哭。

“不,”佐助费劲挣脱鸣人越来越紧的怀抱,他感觉自己快被鸣人勒死了,“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抢救下。”

鸣人停止了哭泣,错愕的看着怀里的佐助。

“这把匕首……这把匕首也是被下了诅咒的。”佐助苍白的脸颊上滴落下来豆大的汗珠,“只要你亲我一下,我就会没事。”

“亲你?”鸣人彻底懵逼了,今天发生的事有点多他有点缓不过来。

“对,亲我。”佐助虚弱的看着他,仿佛自己真的只剩下了一口气,“难道你之前说爱我都是假的?”

“不——怎么可能是假的!”鸣人矢口否认。

算了,豁出去了!

他一咬牙一跺脚对着佐助的嘴就是一顿乱啃。

虽然被咬的很疼,但佐大少还是很享受的按住鸣人后脑加深了这个吻。

“唔……”

两人都不禁有些投入。正吻的动情,鸣人不小心踢翻了船舱卧室里的床头柜,里面的各种润O液安全O花花绿绿撒了一地。
  

鸣人“???”

 

糟糕,暴露了。宇智波佐助飞快地把药丸塞进嘴里,瞬间幻化出的腿成功代替行动不便的鱼尾把鸣人推倒在床上。

“那个,能稍微解释一下这些东西是怎么出现在我船舱的吗,还有你的鱼尾是怎么变成腿的。”这次轮到鸣人木着脸看佐助。

“……可能是上天给我的奖励吧。”宇智波佐助说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比起这个,我救了你的命,你就该以身相许。”

“等等我都闻到番茄酱的味道了你真当我傻吗!”

“想后悔?”

“不是!——等等……唔……啊…”

“同不同意以身相许?”

“不同——啊!!我同意……别这样呜……”
    

(拉灯)
<<<<<<<<<

蹲在甲板下听墙角的鼬一脸冷漠。

水门粑粑哭晕在厕所。

    

后续?后续当然就是他们过上了酱酱酿酿不可描述的生活了。(雾




  116 15
评论(15)
热度(116)

© 阿银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