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银球

爱与惊喜的魔法师


佐鸣&狛苗已毕业
感谢大家

 

【双鸣】一如既往。(6-10)(未完)

#温馨父子向
#大鸣×小鸣
#没想到这么冷的文也会有人记得……超感动啊我说!所以瞬间打了鸡血把难产了一个月的文产了出来
#写到和自来也重逢那一段差点把自己写哭……好色仙人如果还活着就好了
#手机弄不了超链接…(1-5)欢迎翻我的文章找第一篇

                 
↓重申一下设定说明
设定是除了小鸣人外大家都无法看见老(?)鸣人#, 不过七代目可以自由的触碰除人之外的任何东西,所以吃饭睡觉上厕所♂(不)这种必要的东西还是可以正常进行的。要提到的是人的话七代目只能触碰到小鸣人←大概就是这个样子,怕大家看的会有些乱所以说明一下…于是祝食用愉快!

              

6.
长年养成的生物钟使漩涡鸣人很早就睁开了眼。他撇头看了一眼钟,和往常一样准时,六点钟。

他慢慢摸索起身,却无意间擦到了那小鬼耷拉在床边的手臂。鸣人无奈细心的把胳膊塞进被窝里,却发现那小子搂着自己的火影披风你侬我侬睡的正香。

…他大概,做梦都想要这样一个披风吧。

鸣人定定的站在床边,他缓缓弯下身子,用缠满绷带的手一点一点拨开小鬼额前的碎发。

博人真的和这小子非常相像啊…那股子捣蛋劲和不服输的性格,真是有他老爸我小时候的风范。

想到这他又低低的笑了出来。比起年轻时清亮略带点沙哑的少年音,鸣人现在笑声带了点岁月沉淀的味道。

“好好睡吧。”

鸣人那双幽蓝的眼眸在黑暗中隐隐发光。
————
说实话鸣人其实不怎么擅长料理。

小时候也没人给他做饭,饿了就去吃拉面或者随便泡点杯面对付一下。长年累月的佐助追逐战和无休无止的任务也不允许他好好吃一顿正经的饭,通常都是应付了事。当了火影后雏田又将做饭的重任揽了下来,即便这样繁重的任务也不得不让他放弃了常回家吃饭的念头。所以鸣人患有一点轻微的胃病,不过他通常也没当回事。

直到他看见了还是个小鬼头的自己。

那么小就不好好吃饭可不行啊…

鸣人又想起自己陪伴博人为数不多的日子和博人在中忍考试上指着自己鼻子说臭老爸你根本没有关心过我的情形。

鸣人摸摸鼻子,反正现在也没有什么事,在找到方法回到未来前就舒舒服服的照顾一下眼下的小子吧。

思绪又回到眼前平底锅里面煎的蛋,看样子应该快熟了吧,希望第一次做料理不会搞砸。

鸣人小心翼翼把两个煎鸡蛋放进两个盘子里,撒上点胡椒面儿,这样应该是大功告成了吧。他把放在一边捏好的饭团挨个整整齐齐的码在饭盒里,里面配了点简单的小菜和几个章鱼卷。鸣人想了想,还是把昨天特地买的小番茄洗了几个放上去。

“喂小鬼——起床吃饭了!”鸣人把最后热好的牛奶摆在桌面上,配合着烤面包和鸡蛋,他觉得简直不能再完美。

“欸…!!哇大叔你好厉害啊!这些全部都是你做的吗!”刚睡醒明显还不清楚情况的小鸣人被吓了一跳,转过头用崇拜的目光盯着鸣人。

“那是当然的咯——我这么厉害一顿早饭当然不在话下。”他不动声色的把脚边盛满失败品煎鸡蛋的垃圾桶往桌子下移了移。

“那就不客气了!我开动啦——”

鸣人托着腮就这么看着小鬼狂吃,他把放在一边包裹好的饭盒往小鸣人这边推了推。

“诺,给你的。”

“…给…给我的?这是什么啊…”

“笨蛋吗你,今天是和佐助他们几个出任务吧,这是便当喔便当,中午饿了的时候就快点吃掉吧。”

“真真的吗?!太好了——”

“喂你牛奶都喷到我身上了!快快给我纸!!”

那会出任务的时候,鸣人都不会带便当。小樱就会在家早早做好三份便当,说是“我可是给佐助君带的便当!顺便给你带的。”一边对鸣人施以老拳,一边和他们俩一起胡吃海塞,某不良上忍也会偶尔带点慰问品来一块儿尝尝鲜。

不过鸣人看着小樱总是微笑的接过妈妈给的便当,鹿丸一边说着麻烦死了一边小心翼翼的接过自己那份,大家都有爸爸妈妈亲手做的饭菜…自己却什么都没有。他内心深处是渴望的,他也想要一个家,他也想要一份亲手制作的便当。

“多谢啦——仙人!”

“喂你这小子!只有在这时候才肯叫我仙人啊!——路上小心!”鸣人气急败坏的挥了挥拳头,脑子里却全回想着那小鬼出门前灿烂到几乎白痴的笑容。

7.

鸣人漫无目的的在街上闲逛,他的目光游离在繁华的街道两旁,难得没有任务和公文的闲散一天反而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回首自己以往的人生,除了会被小樱拉着去逛街买衣服日用品之类的,自己似乎对逛街这方面并不关心。而鸣人现在也正在干着若干年前他所唾弃的无聊的事。

东西好多……买哪一个比较好……

满脑子都是螺旋丸大玉螺旋丸螺旋手里剑等等杂七杂八的忍术,但是对于如何挑选好的东西从而让自己的生活更有质量这个问题他一点都没思考过。

“奇了怪了…桌子上的钱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衣服也少了一件,这位客人还真是奇怪啊。”

服装店老板摇摇头,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鸣人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走在街上,为了防止出现东西漂浮在半空中这种鬼片情节发生,他暗搓搓的把东西全塞到了自己的火影袍里。

好像没有人惊恐的盯着自己然后尖叫晕倒……看来塞到衣服里还是有用的。鸣人无比庆幸自己没有嫌弃那个沾满了小鬼口水的火影袍,还是依旧坚持披到了身上。

他晃悠来晃悠去也不知道去哪,结果不知不觉就晃悠到了小时候经常去的练习场所。

我记得那小鬼今天好像有任务来着…?反正也是什么抓抓阿猫阿狗的小事吧,任务差不多也该完成了。

鸣人一边想着一边靠近练习地点。果不其然他看到了一个大人带着三个小孩做着简单的修炼。不不不准确的说是某个不良上忍躺在树荫底下看亲热天堂,那三个小孩在辛苦的修炼。

那时候的卡卡西老师还这么年轻啊…现在都40多岁了,就快成了一个名副其实天天看小黄书的色老头。鸣人撇撇嘴,干脆坐在草地上看着不远处的孩子们修炼。

啊,天空真蓝啊。
————
卡卡西微皱了皱眉,他感受到一股熟悉却又陌生的查克拉,却在下一瞬间被风吹的无影无踪。

错觉吧。

他低下头继续看书,不过总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让他频频分神,不过这种感觉让他并不讨厌。

果然是书看多了吧…卡卡西叹了一口气,抬头看了看已经西沉的太阳,把手中的书合上冲不远处的三人招招手。

“好了好了——今天的修炼就到此为止吧,让我看看你们一下午的成果。”卡卡西眼眯成月牙状,“首先是小樱。”

粉头发的女孩子屏息凝住查克拉快速结了几个印释放忍术。

“很好——比刚开始有了很大进步。小樱合格,接下来是佐助。”

佐助冷哼一声,用双手快速结印后释放了同样的忍术,“一下午的时间就用来练习这种无聊的忍术?”

“佐助合格——那最后是鸣人。”卡卡西笑眯眯的无视掉了佐助的话。

“好——!看我鸣人大爷是如何吊打你们!”鸣人信心满满的大喝一声,模仿手势开始结印。

“…鸣人啊……”卡卡西无奈的看着黄毛小鬼的可怜失败品忍术。

“怎么会这样……我明明有很努力的练习一下午了!”鸣人沮丧的低下头,“卡卡西老师……为什么只有我…只有我……我明明——”

“哼,吊车尾就是吊车尾。”佐助瞥了鸣人一眼,“这么简单的忍术都不会。”

“!!混蛋佐助!!你等着吧!总有一天我会把你打的满地找牙!”鸣人气愤的挥起拳头,扑上去就要开打。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都消停一会,嘛总之天色也不早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鸣人啊,你…可要努力找到正确的方法来修炼。”卡卡西像拎鸡仔一样提起两个要打在一起的小鬼,“就这样,那么解散。”

佐助拍了拍刚被提起来身上衣服皱褶的部分,“走了,超级大白痴。”

“…我知道了,你和小樱先走吧,我过会再走。”鸣人扬起头又露出了白痴一样的灿烂的笑容,“毕竟我还要去吃拉面的吧哟!”

佐助带着点疑惑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他一下,并没有什么异样。“那我走了,吊车尾。明天不把这个忍术学好你就别来见我了。”

“谁会想着见你啊混蛋!不就是区区一个忍术我鸣人大爷绝对——会比你做的更好!”鸣人冲着佐助的背影做了个大大的鬼脸。待到佐助逐渐消失在视野里,鸣人的笑容渐渐被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取而代之。

“可恶!为什么只有我……今天…今天一定要把这个忍术学会!”小鸣人握紧拳头,脑中仔细回想卡卡西老师所教授的方法,“这次一定——”

“哟小鬼,独自一人在这里干什么呢。”

“大…大叔?!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8.

“我可是一直都在这里看着你修炼哦,包括你失败的样子。”鸣人恶趣味的逗弄着眼前这个炸毛的小鬼。

“什——可恶你这和佐助一样混蛋的大叔!大爷我的一世英名就这么没有了!”

“你哪里有过这种东西啊我说…”鸣人居高临下揉了一把小鬼的脑袋,“喂,把衣服掀起来。”

“??!!你这个变态大叔你到底要干什么!!”小鸣人手忙脚乱的挥舞拳头和腿试图脱离男人的控制。

“你到底天天脑子里都在想什么!果然偷看卡卡西老师的亲热天堂了吧你这臭小鬼!”鸣人蛮横的制止住他乱踢乱蹬的行为,二话不说把他的衣服掀了起来,一只手放在肚子上。“安静!我说你别踢我脸啊疼疼疼——”

小鸣人眼瞅着挣扎了一会并没有什么用,又看着面前的人好像真的要干点什么,心里的戒备也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正在一点一点消退。他任命的停止了挣扎,“你到底要干什么啊大叔。”

“别说话,闭上眼,感受你的查克拉。”

鸣人仔细感应着面前小鬼肚子里九喇嘛老狐狸的查克拉,那里面原本四处冲撞乱七八糟的九尾查克拉被他自己输送过来的查克拉压制的一点一点宁息下来。

鸣人勾起唇角哼了一下。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是这个老狐狸似乎还认得他。

鸣人仔细盘算着往后可能要发生的事。为了防止将来大蛇丸在中忍考试中对九尾设下封印,他偷偷的留了一手,施了一种隐秘的术来防止那个封印生效。

“好了。”鸣人将小鬼放下来。“你再感受一下自己的查克拉。”

“奇怪……怎么有一种之前都没有的感觉。就好像查克拉突然……”小鸣人挠挠头,他似乎还无法真正去描述出这种感觉。

“你再试一遍今天卡卡西老师教的忍术。”

“好!”小鸣人仔细操纵着自己的查克拉,快速的结了一个烂熟于心的印。

“嘭——”

“太好了!!终于成功了!!我就说我鸣人大爷绝对会比佐助混蛋更厉害!”

虽然这并没有体现出哪里比佐助要更厉害,不过七代目还是象征性的挥了挥拳头,“没错!你绝对会比佐助那个面瘫混蛋更厉害的!”鸣人一边安慰自己,不过是说几句好听的话来附和附和小鬼,一边又在心里暗爽不愧是自己!无论哪个时期的自己都比那个混蛋要厉害!

“作为忍术大成功的奖励!那么今晚就去吃拉面好了!”小鸣人兴致冲冲的掏出自己的青蛙钱包。

“那么作为我成功的帮你练会了忍术,今天的拉面你来请客!”

“什么?!明明你什么都没干就让我请客!大人果然都这么可恶!”

“就算我想请客,作为一个虚幻的存在我也没有钱啊。”七代目无辜的摊了摊手。

“好吧…看在你帮了我一丢丢的忙上……”单蠢的小鸣人完全忘记了为什么这个没有钱的大人早上会给自己带来牛奶面包和便当。

大成功!七代目偷偷比了个耶表示计划通。
————
“诺…这是给你的外带叉烧拉面。”

为了避免虚空中面条被看不见的东西一点一点吃掉这种鬼片情节发生,小鸣人选择了自己吃完后给鸣人外带拉面。

“呜呼——真棒!果然一乐拉面的味道不论何时都没有变过!”鸣人满足的吸着拉面嘴里还嘟嘟囔囔着什么。

“难道大叔你之前吃过一乐拉面吗?”小鸣人疑惑的看向他。

“那是当然,我每次修炼完后都会去吃一大碗拉面。现在想想还是怀念呢。”鸣人端着碗呼噜呼噜把剩下的面和汤一起拔完,满足的打了个嗝。“——多谢款待。”

“什么嘛……这个蹭小孩子东西吃的大叔……”小鸣人擦着头发,“今天我要早点睡!明天好养足精神去给小樱佐助还有卡卡西老师看我新学会的忍术!”

“好好……小孩子早睡总是好事。”鸣人端起碗走向厨房,“那晚安了。”

“——晚安!”

鸣人把卧室门关上,隔绝了光源。他在水池旁一下下洗着碗,听着卧室里小鬼逐渐均匀的呼吸声。

今天的月色也很美呢。不知道那边的大家怎么样了,真是有点想他们了。

鸣人收拾完后那个小鬼早就睡死了。他像昨晚那样站在床边凝视着眼前的自己。

在某些方面上,鸣人似乎与佐助一样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情感。他弯下腰有些小紧张的亲吻了下小鸣人的额头,湛蓝的眸子此刻溢满了与白天完全不同的温柔。

“你一定要成长为能拯救伙伴们的人啊……”

9.

日子还得一天一天过。

鸣人像个真正的家长一样,每天按时为小鸣人准备好中午的便当,替他整理好衣服和房间。

他无聊的时候就跑去七班修炼的地方,静静的注视着几个小鬼。准确点来说,鸣人的目光似乎一直放在小鸣人身上。

在这个奇怪的世界已经渡过了不短的时间,那些小孩已经和再不斩交手过,已经经历了中忍考试,并且和大蛇丸打了个招呼。

仔细算算时间确实也不短了,鸣人感觉自己越来越适应这里的生活。他有时候想着干脆这么一直过下去也不错,但是已经长大了的同期伙伴的音容笑貌和现在木叶村的种种麻烦事让他还是有点舍不得。

身边没有人看得见他,连体内的九尾都消失不见了。力量也没有完全的恢复,现在的他连仙人模式都憋不出来。

感觉就像自己废了一样。

鸣人重重地叹了口气。幸好还有小时候的自己能看得见他,要不然真是太寂寞了。

他有时也在想,要不要把未来的事告诉这个小孩呢,这样他也许就能少走弯路,甚至能在未来某天佐助离村时就及时的制止他。这样的话好多人都能不用死,他们都应该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

…不,改变不了什么的。就算制止佐助出走一次,凭他的性格和对复仇的渴望也会出走第二次。就算借小时候自己之口,也不会有人相信,他们只会认为自己在胡说八道。

就算再重来一遍,好色仙人和宁次,还有许许多多的忍者…他们还会为了木叶村义无反顾的献出自己的生命。

结果自己到头来还是没能拯救任何人。鸣人有些落寞的垂下了头。

“我回来啦!什么?!今天怎么又是蔬菜啊…我不想吃啊你这个可恶的大人!”

“小孩子多吃蔬菜对身体好。”鸣人循循善诱道,“你不好好吃蔬菜长不过佐助的。”

“是吗?我怎么没听过这种言论。”小鸣人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就是因为你不好好听过来人的经验才会练习不好忍术!”鸣人跳起来给了他一个暴栗,“嗝——那个,那个!总之你就要好好吃蔬菜!”

“你这个不良大人绝对偷吃肉了吧?!我听到了啊刚才那一声!!”

“吵死了!今天螺旋丸你没有成功十次不许吃饭!”

“什么?!我要跟你同归于尽——”

闹了一阵子,最后以鸣人的暴力压制告终。

小鸣人捂着自己的脑袋,委屈的抱住碗埋头不吭声。

七代目叹了口气,还是软下心给他添了几块肉,“好啦……别哭了啊我说。”

“男子汉才不会哭!”小鸣人凶狠的瞪了七代目一眼,不过那泛红的眼角一点都没有说服力。他闷闷的垂下头。

“……话说,我今天见了一个很奇怪的人的说。”

“很奇怪的人?”七代目摸了摸他的脑袋,“什么样的人呢。”

“……”

小孩子真是麻烦死了!七代目愤愤的把冰箱里的珍藏泡面拿了出来。

这可是他长大后就停产的泡面啊!这对自己来说有多珍贵只有自己才知道吧!

小鸣人终于不拉着脸了,他又恢复了往常活力四射的样子,“就是超奇怪啊!一脸猥猥琐琐的向澡堂里探头探脑的。对了对了!我用色诱术的时候他就像伊鲁卡老师那样!哈哈哈果然大人们都逃不过我的色诱术!我鸣人果然最厉害了!”

“他……有一头白色头发?”

“啊没错!话说你是怎么知道的啊。”小鸣人在空气中乱比划,“大概就是这么——蓬的白色头发!”

“这样啊,”鸣人笑眯眯的说,“他是不是偷看女澡堂了啊,我给你说他这个人超色的!”

“没错!介绍方式简直和大叔你一模一样啊哈哈!也自称自己是什么什么仙人的,嘛不过都无所谓了,总之概括一下是好色仙人就对了!”

“喂我可不像他这么好色啊!”鸣人佯装气愤的打了小鸣人的头,“……嘛,现在也不早了。快去睡觉吧,明天还要继续修行呢。”

“也是……那我就先睡啦!晚安大叔!”

“晚安。”

鸣人的笑容一点一点消失。

自来也。

10.

他反复咀嚼这个名字,感受到内心的酸楚在一点一点扩大。

好色仙人……

确定小鸣人熟睡后,他毫不犹豫的向记忆中的地方奔去。

近了,近了——

漩涡鸣人猛地停下脚步,靠在门外仔细倾听。

“……必须找到纲手那个老太婆,我可不想当火影这种麻烦的职位哟。”

鸣人的眼睛抑制不住的瞪大,积蓄在眼眶里的泪水差一点就淌了下来。

许久没听到这个声音了……真的是,

好难过啊。

他用手背抹了抹眼睛,转身找了一个没没关上的窗子跳了进去。

时隔将近二十年,他再一次真真正正的见到了自来也。

自来也正翘着腿躺在床上自言自语,突然他猛地一怔。

“这是什么感觉……嘛,也许是老夫多心了。”

“……是我啊,好色仙人。”鸣人一点一点向那个熟悉的身影走去。“漩涡鸣人啊。”

是我啊……

“抱歉……明明想笑着见你来着,可是控制不住,”漩涡鸣人胡乱抹了把脸上的泪水,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控制不住的就想哭……明明已经说好以后都不会再哭了……”

他知道好色仙人看不到自己,也听不见自己的自言自语。

“你真是太讨厌了,一声不吭的就死掉。一声不吭的就把我丢下了。明明我们……明明我们还有那么多修炼没有完成啊!”

漩涡鸣人大吼出声。泪水根本就抑制不住,就像是起了开关的水龙头一样。他手忙脚乱的想找到可以关闭水龙头的开关,可是却怎么也找不到。

“你知道……”他哽咽地说,“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好色仙人……你这个混蛋……”

他靠在自来也的床脚,用手臂抱住腿。

脸埋在膝盖里看不见表情,漩涡鸣人的肩膀一耸一耸的,泪水滴答滴答落下来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格外突兀。

“我最讨厌你了……”

“最讨厌……”

这种感觉。自来也揪住覆盖自己心脏的那一块布料。

难受的喘不过气……

他睁着有些无神的眼睛。

鸣人……自来也无意识的念出了这个名字,说完他自己愣了一下。

漩涡鸣人则惊得说不出话。

为什么偏偏会念出那孩子的名字呢……

自来也喃喃的进入了梦乡。

漩涡鸣人站起身,最后一次仔仔细细把自来也的容貌刻在脑海里。

能来到这里再次与你相遇,是不是老天对自己的怜悯。

能再见你一面已经足够了。

鸣人笑了。虽然他的脸上还糊着眼泪挂着鼻涕泡。


  61 15
评论(15)
热度(61)

© 阿银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