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银球

爱与惊喜的魔法师


佐鸣&狛苗已毕业
感谢大家

 

【佐鸣】宇智波的忧郁。03

#久违啦!
#短篇
#一篇很神经质逗比的文 放飞自我只想撒糖全程OOC
#暗部队长佐×火影鸣  二人无结婚子时代设定
#年龄大概27左右
#我们的宇智波队长一直单箭头给自己发了无数好人卡的七代目
#HE
#我渴望评论!——来自一个苦逼十三流写手的咆哮

3.
“嗯?”漩涡鸣人眨了眨眼,“我当然也喜欢你啊,佐助。”他笑了,脸上夺目灿烂的笑容从未让宇智波佐助这么移不开眼。

佐助感觉自己好像是跌进了软乎乎的棉花里,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说不出的舒坦劲儿。他现在才感觉脑袋晕乎乎的,不知道是酒的后劲还是这句话给他的刺激。

不,真正的话在后头。宇智波佐助只是轻飘飘晕了一会儿,就重新放平心态紧张起来。

没人比他更了解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已经预料到了自己将再收到一张朋友卡,他必须抢在那张卡发出来之前正式挑明自己隐藏的情愫。

他紧张的盯着漩涡鸣人,面上装作淡定自如的样子。漩涡鸣人被他盯的一愣一愣,也不知所措的看着他。

二人两厢对望了半晌,这两分钟就像过了一次漫长的忍界大战一般,直到漩涡鸣人尴尬的挠挠头打破了沉默。

“那个…佐助,我脸上有东西吗?你怎么老是…”

“没有。”宇智波佐助快速的打断了他的话,扭过头去看杯子里的酒借此掩盖自己发红的耳尖。

等等……自己算是成功……了?真是感觉只有梦里才会出现这种事。向来只有被别人告白,自己从没有主动对别人告白的佐大少旗开得胜,他有点缓不过神。

于是宇智波佐助彻底放松了。心就好像猛地从万米高空坠入海里,迎面扑来的风凉爽又轻柔,他随着海浪浮沉于中,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彻底得到了纾解。

他又扭过头正式打量坐在自己身边的人。漩涡鸣人两颊发红,醉醺醺到都快爬到桌子底下了。宇智波佐助把他身子扶正,鸣人一点都不安分,又扭来扭去扭到佐助身上。

“喂,吊车尾。该回家了。”

宇智波佐助说出这话都带着和往常平淡无起伏的声调不同的轻快。

“……”

…睡着了。佐助垂眸看着躺在自己肩上睡的呼哈的人,抬手轻轻把他背在身上,推开帘子走出了居酒屋。

他没有表露出嫌弃,而是很好的将眼里的温柔隐藏在漆黑的眸子里。

<<<<<<<<<<

晚风一改白日的沉闷,变得凉爽舒适。

颈旁被正在熟睡的人呼出的温热气息打得有些痒。宇智波佐助的面上并没有表露出往常的冷淡,仔细看的话似乎还带了那么点说不出的温柔。

他放慢脚步,托着背上的人一点一点走向漩涡鸣人的家。

深夜的路灯把二人的身影拉得斜长。在漆黑影子的尽头,两人不分彼此的交融在一起,和谐又静谧。

仿佛二人本该就是一体。

宇智波佐助私心希望这条路可以稍微远一些。

到家后,佐助简单帮鸣人洗了洗脸就让他躺好睡觉了。他在去和留之间根本没有犹豫,非常自觉的换掉衣服也钻进了鸣人的被窝。

他尝试着搂了一下鸣人,发现鸣人似乎根本没有什么反抗的动作,嘴里嘟嘟囔囔的由着他抱。

佐助放心了,他把头埋在鸣人颈窝里,几乎有些贪恋的呼吸着属于鸣人的气息,安稳的睡着了。

这是他这几年睡的最踏实的一觉。

“……”

宇智波佐助收回上面那句话,他早上是活生生被鸣人踢醒的。

睡相真是差到了极点…佐助黑着脸忍住想把鸣人揍醒的念头,只好任劳任怨的把地板上的枕头捡起来,并把被鸣人卷成一团的被子重新铺好。

这有什么办法呢。他无奈中带了点得意的想。睡相再怎么不好也是我的人了。

看了看时间也还尚早,宇智波佐助打算让漩涡鸣人睡个懒觉,自己破天荒的出去买个早点。

毕竟……以后也要是一家人了。佐助想了想,在出门前亲了鸣人的嘴唇一口。

软软的,带着一点清香。

佐助红着耳尖出去了。

<<<<<<<<<<<<<<

“啊佐助!早上好。”漩涡鸣人有点惊喜于佐助的到来,“你带的是……竟然是早饭!佐助终于会照顾朋友了啊!那一定都是我的功劳!”

“哼。”佐助从鼻子里发出一个单音节,“也不知道昨天是哪个白痴喝的都快爬到桌子下面了,最后还不是被我拖回来。”

“拖回来?佐助你也太过分了!我堂堂火影竟然这么没有面子的被你——”

“骗你的。快点下床吃饭吧,包子要凉了。”佐助把早饭盛到碗里,鸣人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床上跳起来,兴冲冲的打开电视。

“我就说嘛,佐助怎么可能这么冷漠。”漩涡鸣人一口一个包子,“话说佐助,昨天都那么晚了,你是回家睡的吗?”

“当然在你家借宿了,白痴。”佐助慢条斯理的嚼着早饭,“你的睡相还真是有够差劲的。”

漩涡鸣人听到这话心下一惊,过半晌才磕磕巴巴开口道,“是……是吗……那还真是辛苦佐助了。”

随后他仿佛变了个人一样,一改刚才的聒噪,安安静静默不作声的开始吃饭。

宇智波佐助的筷子一顿。

鸣人就这么讨厌自己在他家留宿吗。明明…明明已经算是那种关系了。

他心不在焉的吃着饭。

…到现在为止,鸣人也没有提到昨晚发生的事情,这还真是有够奇怪的。

两个人各自想着不同的事,在诡异的沉默中默契的吃饭,耳边只有电视嘈杂的声音在不停歇的吵。

“佐助……”
“鸣人……”

“……”
“……”

“你先说。”
“你先说。”

“佐助先说吧。”漩涡鸣人不好意思的咧咧嘴。

“…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们俩之间还客气什么啊!我让你先说你就先说吧,我晚点说没事的。”鸣人哈哈一笑。

“不。”宇智波佐助沉默了一下,“我想说的就是‘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吗’这句话。”

鸣人“……”

“好吧。”漩涡鸣人不自在的挠了挠头,“是这样的。其实呢…我昨晚似乎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宇智波佐助眼皮一跳。

一抹红霞飞上鸣人小麦色的脸颊。“说出来其实有点……呃,不好意思。”

宇智波佐助仿佛意识到了什么。

这个白痴该不会把昨晚的事当成了……!

“昨天晚上做梦,梦见佐助对我说喜欢。”鸣人似乎是下了很大决心的样子,“对!就是那种喜欢。怎么想也是不可能的吧!”

鸣人仿佛释怀了一样,抬头直视着佐助的眼睛坚定说道,“毕竟……毕竟佐助和我是这么好的朋友!”

“呼……说出来果然舒服多了。朋友之间的话有芥蒂是很难受的。喂佐助,佐助?”

“……”

干。

宇智波佐助受到一万点伤害。

他第一次措手不及,原因竟然是那一张迟发的朋友卡。

  126 18
评论(18)
热度(126)

© 阿银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