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银球

爱与惊喜的魔法师


佐鸣&狛苗已毕业
感谢大家

 

【双鸣】一如既往。(1-5)(未完)

并不指望有人看的超冷cp…
微佐鸣
大鸣×小鸣
温馨父子向

           

1.
漩涡鸣人醒来时,入眼的就是久违的湛蓝和吸入肺中的清新空气。

啊,好久没有这种闲适的感受了。

他费劲的用一只手肘支撑草地,另一只揉着太阳穴,慢腾腾的直起腰来。

奇怪啊…明明刚才还在办公室里批阅公文的…难道又睡着了吗?明明当火影这么辛苦,为什么当时的卡卡西老师还可以天天看亲热天堂…不过话说回来,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难道佐助那混蛋来了一趟?没道理他会把我弄到这里吧。

鸣人缓缓起身,活动活动有些僵硬的四肢,重新将目光投放到远处,今天的木叶也一如既往的安宁呢。

……安宁……哎…?哎——??等等等等那些高楼大厦呢?好不容易进行的木叶工业革命出来的现代化成果呢?为什么一夜之间全没了啊——

鸣人抬起那双缠满绷带的手使劲揉了揉自己的头,确定不是中了某种幻术后,他一步一步走向这所城镇中心。
————
熙熙攘攘的城镇到处充斥着吵杂声,大人牵着小孩并且和旁边的人谈笑风生。鸣人披着一个特别显眼的“七代目火影”披风,像往常一样露出富有亲和力的笑容从街道中走过。

…奇怪的是似乎没有人注意到他。

明明当上火影后大家再也不会像小时候那样忽视自己…厌恶…自己了。

鸣人的笑容僵硬在脸上,抿了抿嘴角。

他抬起头无意中看见那家拉面馆。

…果然还是拉面最棒了啊。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就去吃碗拉面放松一下好了,至于文件什么的就让它见鬼去吧——反正鹿丸也会帮我处理的。

呃…那个怕麻烦的家伙大概会吧。

鸣人抬起手撩开帘子,像往常一样喊着,“老板,来一份叉烧拉面!”他想着老板和老板娘会惊讶的说原来是鸣人啊真是的好长时间都没来了呢——

不过他猜错了,他看到了尚处年轻时期的两人,他们一边下着拉面一边和客人谈笑风生。

鸣人愣在了原地。

那两人像是没看见他似的,依旧忙着自己的事。

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鸣人的舌头似乎打了结,半天无法捋直。他慌忙检查自己才放心的松了一口气,还好自己没返老还童。

可是还没等他消化完眼前的事情,一个更令他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

“大叔,要超大——份的叉烧拉面!拜托啦多放肉!”

那熟悉的声音和一闪而过的衣角,绝对不会认错。

鸣人僵硬的转过头,他看见了自己的脸。

准确的说,是自己十二岁的脸。

2.
“呐大叔——我昨天正式的成为了一个忍者了!伊鲁卡老师还把他的护额送给我了!我是不是超厉害!”

“是啊是啊,没想到我们的鸣人这么厉害呢。给——超大份的叉烧拉面。”

小鸣人轻车熟路的越上凳子,接过拉面,“我开动了——!话说大叔,今天的叉烧好像比以往还要多啊嘿嘿嘿。”

“这是对鸣人成为一个真正独当一面的忍者的奖励,放心吃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

……

小时候的自己似乎没有注意到我啊…

鸣人尝试感应身体内的九尾,发现九尾就像陷入沉睡了一般,完全感受不到它的查克拉。

消失了吗?不,还没有,虽然感觉不到但是似乎被某种封印术给封印起来了。可恶…没了九尾许多事情都变得棘手了起来。

漩涡鸣人尝试着解除幻术,果然失败了。

可恶……自己这是…回到了过去?

鸣人其实也没什么好惊讶的,毕竟见过了大风大浪和各种时空扭曲,这点小小的困难还不足以让他震惊。

他走向一位客人,想试着拍拍他,却意外的发现自己的手穿过了客人的肩膀。他又慌忙拍了一下桌子,桌子发出了“咚”的一声巨响。

哎?

瞬间店内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了这里。

鸣人下意识的摆摆手才突然想起他们似乎都看不见他。

“哎呀…这桌子是怎么了,老旧了才发出这样的声音吗,看来该换张新的了。”

“比起桌子果然还是拉面最重要了,大叔,再来一碗——!”

“好嘞!”

小鸣人呼哧呼哧的把拉面吸的哧溜响,七代目大人无奈捡了个小鸣人身边的位置坐下,眼里盛满了自己都不易察觉的温柔。

这小子…

啊为什么他吃拉面吃的这么香而我只能在一旁干看着啊!!真是的我从昨天晚上忙着批改公文就没再吃饭了啊…

木叶英雄,七代目火影大人,托着腮苦着脸,和旁边吸溜拉面脸上洋溢的幸福笑容的黄毛小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3.
“呼啊——果然拉面最棒了!那我先走了!”

“路上小心啊鸣人——”

七代目眼看着旁边的碗都快摞到自己头顶上了,那小子才终于心满意足的撂下碗筷,摸着圆滚滚的肚皮打了个饱嗝。

摸得到吃不着的感觉真是痛苦啊…

鸣人摸着与旁边小鬼相反的瘪肚子两眼放空。

今天晚上不会要露宿街头吧…万一被佐助鹿丸他们知道了肯定会笑死我…话说回来佐助那混蛋这几天就会回来了吧,拜托他们一定要找到让我回去的办法…

不过,在此之前——

赶紧把那小子的过期牛奶和泡面全部都扔掉!肯定都是因为小时候总是吃垃圾食品的原因才会比佐助矮两厘米!那个混蛋就比我高两厘米有什么好嘲笑的可恶!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填饱肚子!

“那个那个,大叔麻烦两碗拉面带走,因为我想拿来做夜宵嘛,最近修炼真是太辛苦了…”

小鸣人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好嘞没问题!不过鸣人也不要太累,小孩子嘛还是多玩玩的好。”

“我才不是小孩子啊大叔!我已经是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忍者了!”

“是是——未来的火影大人还是乖乖多吃蔬菜吧。”

“嘁…”

…我听到了什么!夜宵?

七代目大人的眼睛瞬间变得bulinbulin还闪着光。

糊弄一个小鬼偷偷吃掉他的夜宵应该不会被发现。

漩涡鸣人在脑内排演了一遍自己如何不惧敌人英勇填饱自己肚子的场面——

他感觉自己又获得了重生,于是屁颠屁颠的跟着小鸣人走在大街上。

————

…大家果然还是看不见我啊。

鸣人左逛逛右瞅瞅,把缠满绷带的手在路人年前晃来晃去,竟玩心大发在一些人面前扮鬼脸。白底红边的火影袍子随着他剧烈的上下左右晃动猎猎作响,他恍惚间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小时候,他也曾无数次用这种无聊的把戏来试图逗乐佐助那个万年面瘫的脸。

可是那个本该早已经过去的年少时期的自己就这么活生生的走在自己前面,手里提着两份外带的一乐拉面。

那是他当上火影后就很少吃的东西。

不知不觉,他跟着小鸣人到了自己小时候的住所。长大后因为要腾出地方来建立高楼大厦,自个儿小时候的破房子早就被强制拆迁了。

时过境迁,鸣人都这么大岁数了,当他看到这些老物还是忍不住鼻头发酸。

卡卡西老师,其实你当初给我送来的蔬菜,我真的有一根不落全部吃掉。
————
停留在门前的小鸣人开门时似乎有些戒备,他飞快地用钥匙开启大门再重重的关上。

七代目火影大人挠了挠自己面颊的胡须。这种程度的木门当然没法阻挡他,虽然在上任火影前被伊鲁卡老师逼着背了村里守则100条,也清楚的知道接下来的行为是私闯民宅。

可是这有什么关系呢,反正本来就是他家。

“忍法-瞬身术!”

“砰——”鸣人还没来得及适应屋里的黑暗,脖子上就被架起了一个苦无。

“我说你到底是谁啊大叔!鬼鬼祟祟的跟踪我一路了!随便闯进别人家算怎么回事啊你这混蛋,信不信我宰了你!”

4.
鸣人脖子上被架住苦无,他脑子里的第一个想法其实是——

反应能力倒还不错嘛。

灯光突然被打开,鸣人眯了眯眼逐渐适应突然起来的光亮,顺便正式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小鬼。

和自己一样的金黄色头发,一样的六道胡须,一样的湛蓝色眼眸,
和一样的眼神。

外套脏兮兮的,大概有好几天没洗了吧。脸上也脏兮兮的,修炼时肯定又摔了好几个跟头。架着苦无的手腕在微微发抖,一看就知道是查克拉使用过度。

即使这样也强撑着自己威胁要杀了我吗?

“喂!这时候是用来给你发呆的吗?快回答我的问题啊!”小鸣人气愤的用另一只空着的拳头在七代目面前挥舞,像是在示威一般。

不过…他是能看见我?为什么能看见我?

几乎是条件反射般露出了大大咧咧又让人感到温暖的微笑。鸣人轻松的挪开横在自己脖子前的手腕,一边暗忖佐助家的那个小公主所说的:

“七代目大人的笑容简直有着与生俱来的亲和力呢!比papa那个一天到晚就知道冷着脸的不知道好多少倍。”

每当这时,鸣人就会哈哈大笑,一把揽过佐良娜将她一头温顺的头发揉乱,欣赏那张和佐助有些相同的面庞却露出不一样的表情的面孔。

与生俱来的亲和力?只是对小孩子而言吧。不过这亲和力在现在倒是派上了点用场。

另一边则用那双没有缠着绷带的手重重地揉了小鸣人的头一把。

“——我才要说啊小鬼,你为什么可以看见我?”
————
总是乱蓬蓬,看起来扎的刺手的头发实际摸起来却很舒服。 透过手掌心传来的温度让鸣人有些莫名的贪恋。

体内的九尾像是沉睡般没有声息。相反,鸣人能感受到对面的小鬼,或者说他自己,那里的九尾有些蠢蠢欲动。

鸣人几乎可以确定自己绝对是回到了过去。九尾当然不可能存有两个,所以他自己体内的…是被封印起来了吧。

“我说你啊,从拉面馆开始就跟踪我一路,还在路上对行人做那么多奇怪的事…不注意你才奇怪吧!”

“那么在吃拉面的时候你就注意到我了吗?”

“说什么傻话呢,”小鸣人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吃拉面的时候哪有你啊——话说你到底是谁!”

吃拉面的时候没有被看见…是因为当时的查克拉太弱了吗?没有道理啊,那为什么在路上这小子可以看见我,别人却不行?

想到这鸣人脑子里突然想起了什么,他急切地用力攥住小鸣人手腕。小鸣人吃痛,想要努力挣脱却根本无法逃出男人的控制,他只好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喂!你给我放手啊!”

“啊抱歉…”

鸣人讪讪的收回手。刚才被架住武器的惊讶压过了为什么他可以触碰到自己的疑问,过了一会儿才突然想起来,果然实力还是退步了。

“话说啊…你的模样好像我。不仅仅是头发和眼睛,连脸上的胡须都一模一样。”

也许是鸣人面对小时候的自己而刻意放轻柔的查克拉,小鸣人似乎感知到他不会伤害自己,皱了皱眉头活动被捏痛的手腕,尝试着提出自己的疑问。

“——?啊哈哈这个嘛,其实我是来自天上的仙人哦。”
鸣人一本正经的摆着严肃脸,忽悠着面前瞪大眼睛听自己继续讲下去的人。

“至于外貌…这个是根据你自己所想而改变的。”

“自己所想…?”小鸣人眼睛眯成一条缝。“喂我说大叔,我现在想的是一个漂亮的大姐姐,为什么你没有变成那种样子呢?”

“你这臭小鬼…色诱术!这下你满意了吧?”

“哦哦哦!!大叔你这样比本身好看多了!!”

“……什么你这臭小子——还有别喊我大叔!叫我仙人好吗仙人!”

“话说大叔,你后面的袍子…七-代-目-火-影,难道…你你你是火影吗!可是现在的火影爷爷就只是三代目啊…”

鸣人扭头瞥了一眼自己的袍子,“啊,你说这个啊,其实我也能照应到你内心的愿望哦。你的愿望是想成为火影吧?”

“哎——大叔你还真神奇啊!没错!我的名字叫漩涡鸣人,总有一天我会当上火影的…”

火影吗…。

鸣人看着眼前这个就算浑身脏兮兮,也依然呲出一口大白牙大声喊出自己理想的小鬼。

“喂小鬼,做个交易怎么样?我教给你一些很厉害的忍术,你让我吃你带的拉面,顺便让我住几天如何?”

5.
有时候七代目偶尔也会回想起小时候。

总是对他拳头相向的小樱、总是迟到手里还拿着教坏小孩子黄书的不良上忍、那个唯唯诺诺见到他总是莫名脸红的雏田、浓眉的一口大白牙小时候我爱罗的严重中二病伊鲁卡老师请自己吃的拉面…当然还有那个一天到晚就知道臭着脸的佐二柱子。

可是唯独不会想到自己。

现在这个小孩就这么站在自己面前,全身上下都脏兮兮的。他抿着嘴思考刚才自己所说的一番话。

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鸣人。

没有人。

嘛,总之这么直呼自己名字感觉挺奇怪的。鸣人收回思绪,“考虑好了吗,真是的我都快要饿死了…”

“可是…可是火影爷爷特别告诉我不要随便让陌生人进自己家的——”

“你想打败佐助吗。”

七代目直言不讳的打断了小鸣人的絮絮叨叨。

果然,面前的小鬼眼底里渐渐涌上可以称之为兴奋二字的东西。

“话是这么说…不过万一你吃了我的拉面却一点也不厉害怎么办!”

其实从心底里已经开始相信我了吧…

鸣人还是忍不住在小鬼的头发上狠狠蹂躏了一下。伸出另一只手,从掌心渐渐凝聚起查克拉,只有手掌般大小的螺旋丸逐渐显现在两人面前。

自己目前的查克拉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了,不过吓吓他总归是可以的。

“哇——好厉害!呐呐这是什么忍术啊,我真的可以学会吗!”

当然不可以了。七代目在心里默念。凭当时的自己还没有接受卡卡西老师和好色仙人的查克拉控制练习,想练成螺旋丸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不过…我或许能帮助他早日控制九喇嘛那只老狐狸的查克拉。

“当然可以了,只要你努力,我想什么忍术你都可以学会。”

心里是这么想,果然嘴上还是要给他点鼓励吧,小孩在某一程度上和鹿丸说的一样麻烦。

“不过,今天已经太晚了,快点去洗洗睡觉吧,明天还要去新老师那里报道对吧?”

“大叔你知道的还真是多…喂喂你知道吗!我竟然又和佐助那个混蛋分在同一组了!如果他不来的话…如果他不来的话我说不定就能和小樱一起修炼了!”

“好好——这种事情明天再说啦,快去洗澡!”七代目揪着小鬼的衣领把他扔进浴室,“不洗干净不要出来!”

————

洗完澡后的小鸣人擦着头发,正好碰见了正在吸溜拉面的漩涡鸣人。场面十分尴尬。

“啊我的拉面——!!可恶果然大人都是狡猾的!你赔我拉面!”

七代目抬头看着刚洗完澡头发都在滴水的暴怒小鬼,下意识把嘴边的面条“吸溜”一下尽数吞到嘴里。

“又想反悔吗,我可是答应要教给你忍术来打败佐助那小子的。”

“……嘛其实也没什么,啊算了吃了就吃了吧,就当是我鸣人大爷赏给你的!”

七代目眉头突然爆出了青筋,他用筷子头狠狠打了小鬼一下。

这臭小鬼真欠揍……

“啊好痛好痛!”

“真是的快睡觉吧!小樱可不会喜欢因为睡懒觉而迟到的小鬼。”

“你说谁是小鬼啊!我可是一个能独当一面的忍者了哦!啊啊啊已经这么晚了,那我去睡觉了!话说大叔,你睡在哪儿?”

“你睡吧,我出去逛逛。”

“这么晚你逛什么啊,”小鸣人看他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白痴,“喂,那你还会回来吗?”

“说什么傻话,我当然会回来。”七代目把手按在那个只及他腰这么高小鬼的肩膀上,力量不大,却意外的让人安心。他把火影袍解开搭在椅背上。

“就这样,我走了哦。”

————

到处都是印象里熟悉的景色。

街边大大小小的店全部都关门了,只有零散的路灯照着鸣人已经比往年成熟多了的五官。

他晃悠着,也不知道目的地在哪。

他路过还有些老旧的火影大楼,路过卡卡西老师的单身公寓,路过自己曾经的忍者学校,路过不比往昔繁华而冷清的宇智波大宅。

鸣人最终却停留在一个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

他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来到这里时候幸好口袋里还放了些零钱。

这几年木叶的物价也是节节攀升,他口袋里的钱放在未来或许只能买一件再普通不过的衣服,可是现在却能买不少吃的。

因为从小就独自一人生活,他对木叶这时候的物价清楚的很。

鸣人仔细算了算自己所剩不多的钱,随即露出了一个微笑。

他迈步走进便利店,挑了两瓶牛奶和几袋面包,又琢磨着买了一点蔬菜和水果,才心满意足的来到收银台,将钱一分不少的放在打着瞌睡的老板面前。

鸣人又捏了捏口袋里的钱,盘算着明天要做的事,脚步轻快的回到住处。小心翼翼的打开卧室门,果不其然,那个小鬼已经睡的呼噜震天响了。

他打开冰箱门,将里面过期的牛奶面包统统扔掉,把自己买来的一些食物仔细放在里面码好。

果然只有充实起来的冰箱才有家的感觉。

七代目满足的合上冰箱,轻车熟路的从柜子里拖出一床棉被铺在地上。

他站在床边看了小鸣人一会儿,轻轻用手掖好被角,发出了微不可查的一声叹息。

“那,晚安。”

  57 6
评论(6)
热度(57)

© 阿银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