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银球

爱与惊喜的魔法师


佐鸣&狛苗已毕业
感谢大家

 

【佐鸣】规避朋友卡的正确方式

给卤妹儿本子写的G,现在应该能放出了吧……0 0(混更)

nc流很无聊 慎点慎点慎点


01.

 

漩涡鸣人先醒的。他嘴里一边咕哝着“再来一杯”一边麻溜儿往后一滚,想跟往常一样滚到自己不久前新买的羊绒毯子上去。还没来得及让自己腰部用力,他轻轻向后一靠——就靠在了一个坚挺的物什上。

鸣人当时脸就白了。

他猛一回头。原来并不是什么暗杀火影的隔壁村刺客,而是自己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于是鸣人又慢慢躺回去,盯着天花板开始发呆。盯了十来秒后他吞咽了下口水,又慢慢把头扭过去开始盯宇智波佐助的脸。

他还没盯两秒,佐助的眼睛就睁开了。

——“你在乱动什……”

——“谁乐意看你这张脸啊!”

“……”

鸣人讪讪摸了下鼻头:“开玩笑。”

佐助看向他的眼神有些微妙。

气氛顿时变得尴尬起来。这几年里鸣人别说是和他同床共枕了,就连好好看对方的脸超过三秒以上都没有。就这么突然和多年未见的朋友睡在一张床上——姑且能算作“朋友”……吧?老实说鸣人心里也不是非常有底。他一直觉得是不是自己自作多情把对方当成朋友,而佐助则……

他俩就这么相对沉默地躺了五分钟,直到佐助先开口:

“昨晚你喝醉了。”他顿了顿,语气里带了点鸣人不懂的情愫,“这么多年,你家还只有这一张床。”

这个话题可以说是毫无营养了。鸣人长年在外出任务,没有任务时便去独自调查关于现在枕边人的线索。在家里的时间少之又少,连床都没有睡过几次,哪里去换一张新床或是增添一张新床呢?

况且就算添了床又没人在这里过夜。

鸣人这么想着,他突然又觉得有点点委屈,可是又不明白这委屈因何而来。于是他又只好绷着脸说:

“关你什么事!”

低声吼完这句他才意识到自己旁边这位的特殊性,又慌忙把话题圆回来:

“嫌床挤你就去买张新的。以后天天晚上在这睡都行。”

总是离家出走的问题儿童真难搞。幸好那边佐助没再出声,鸣人姑且松了口气。可是缓过神来他又想了想觉得这句话说出来实在很难以描述——鸣人脑子里浮现出前几日看的木叶新闻:

“恭喜XX村佐藤XX&田中XX喜结连理。”

“他俩不都是男的吗!”鸣人指着照片上两个人头挨头手比心羡煞旁人的模样,差点把杯子里的茶叶晃出来。

“老古董。”卡卡西嘲笑他。

这个嘲笑很没有道理,卡卡西明明比他老了这么多。

鸣人咽下想和他顶嘴的话,毕竟自己还有近一米高的公务需要交给(哀求)卡卡西来处理。

不不不。他俩是朋友,是兄弟。普天之下皆是基佬这个明显是不成立的。

“你肯定饿了吧,我去给你弄点早餐!”鸣人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一方面其实是自己饿了,还有一方面他觉得和多年未见的朋友躺在一个被窝里有点点尴尬。

……然后被子从身上滑落,鸣人发现自己什么都没穿。

光溜溜的,内裤也没有。

我的老天!鸣人下意识想去摸摸自己的屁股是否有哪里不对劲,但是他完全忽略了自己为什么先关注屁股而不是关注自己的前面——这多亏了小樱日日夜夜的教诲。鸣人稍微动了动,然后他松了口气。好像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这一切的心理活动全部结束后鸣人才意识到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在想这些东西时自己已经微妙地发生了某些不对劲的变化了吧——他慌忙去找自己的内裤和上衣。

“不在这。”佐助出声提醒他,“昨天你吐的到处都是,我给你洗好晾起来了。”

“啊,谢谢。”鸣人有点感动,于是他去衣柜找了一条新内裤。

等等,佐助为什么要给他洗内裤?感觉就像是、就像是……

鸣人已经不太想接着往下思考下去了。他不知道自己的朋友在这几年里发生了什么变化,而且也不太想知道。

 

02.

 

鸣人硬是要拉着佐助去看看他的火影办公室。

“言出必行就是我的忍道!”他兴奋地对佐助说。

今天的鸣人显然有些兴奋地过了头。朋友回来了,村子和平了,自己也实现了小时候的梦想——还有比这更棒的事吗?这种兴奋状态从昨天喝酒就开始一直持续到今天,他昂着脸冲鹿丸说我可是千杯不醉!然后喝了两杯就开始试图在桌子上跳脱衣舞,被佐助强行拉住了。

“鸣人!”小樱挽着井野冲鸣人打了招呼。

“啊、早上好!”

“酒醒了吗?”两个女孩笑嘻嘻地大肆调侃起昨天鸣人醉酒的窘态,“你还说要跟佐助君舌吻——”

“别、别说啦!”鸣人从耳根烧到脖子,“我那是喝醉了……”

“是是是。”两个女孩应和着,“不过还是恭喜啊,你们两个。”小樱叹了口气,如释重负又真心实意地祝贺道。

“嗯。”鸣人也深吸一口气,“不管怎么说,佐助总算是回来了。”他锤了一下佐助的肩膀,“你这混蛋回来就别走了啊。”

佐助只是凝视了鸣人良久才轻轻点头。

“关系可真好啊。”井野捂着嘴笑起来,“真的是朋友呢。”

鸣人一把揽过佐助的肩膀哈哈大笑:“最好的朋友!”

 

03.

 

直到鸣人今天碰见的第五个人都这么说他就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木叶丸眼含热泪:“鸣人大哥也变为其中一员了吗?!”

拉面馆大叔犹如嫁女儿一样:“你们总会有些摩擦,要相互体谅相互包容……”

佐井什么也没说,他给了鸣人一个(自认为)包容又友爱的笑。

鸣人看了都想打人。

 

“你们今天怎么回事?”

鸣人一进办公室就对自己的参谋指指点点开始抱怨:

“一个个都像查克拉磕多了一样——路边还有一个小女孩问我‘鸣人哥哥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呀?’现在都小孩怎么都这样!”

鹿丸:“喂,我可看不出来你原来是这么容易害羞的一个人。”

“害羞?我?”他觉得实在太莫名其妙了,“为什么偏偏挑在佐助回来的时候催婚,你听我说佐助以前的他们真不是这个样子!”

“就是因为佐助回来所以那个孩子才这样问。”鹿丸说,“你俩是朋友吧。不是很正常吗?”

“哪里正常了!是朋友没错可是这也……”

“等等!”鹿丸有些惊讶且不可置信,他提高音量,“你们还没有本垒?”

佐助显得十分不情愿地转过头,还是重重点了下去。

“这个进度有些慢啊。”

鸣人确信自己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词,他隐约记得自己在自来也的书中有见到过。于是他不得不再确认一遍:

“你是说,‘本垒’?”

 

04.

 

“开什么玩笑啊!鹿丸那家伙天天都在想什么!在他眼里就不能有正常的兄弟情吗!”鸣人愤愤不平地嚷道,“简直让小樱给洗脑了。”

“你很难以接受吗?”佐助突然开口。

鸣人莫名其妙地看向他:“当然!任谁把自己和自己的朋友YY在一起都会很不适吧……”他能明显看出佐助的面上露出失望的表情。

不,你为什么要失望?

佐助一言不发向他走来,鸣人有种不好的预感,他被一步步逼到墙角。

“喂,你……”

正当鸣人以为佐助会揪住自己领子冷声质问——或者更干脆用拳头解决问题时,一个软软的东西落在他的唇上。

……吻?

他从不知道原来外表一向冷淡的佐助嘴唇可以这样软。鸣人被吻得晕晕乎乎,他的大脑当机了好几秒。鼻息间全是佐助的气息,睁开眼便是他长又软的睫毛,那双长年握着草锥剑的手此刻正锢在他的腰间——鸣人快要被佐助整个包起来了。他觉得自己也许并不……

不过鸣人还是强迫自己逃离了这个不对劲的怀抱和这个不对劲的吻,他很俗套地像电视剧里演得大声吼出来:

“你在干什么!”

然后无视掉佐助的目光匆匆忙忙夺门而出。

 

05.

 

在这一天,鸣人遭受到人生中最重大的危机。

初吻被朋友夺走&他竟然不排斥自己的初吻被朋友夺走。

 

06.

 

那你跑掉干嘛!鸣人又质问自己。不过他觉得这个发展实在太诡异了,也许自己需要一点时间来冷静一下。

“鸣人?”

鸣人正在低头嘟嘟囔囔踢石子,闻言猛地抬头:“小樱!”

“你和他……”身为女性的小樱凭借自己并不靠谱的第六感,竟然第一次准确嗅出鸣人闷闷不乐的缘由,“鸣人,你和佐助君吵架了?”

鸣人想了想。他缓慢点了点头又迅速摇头:“算也不算——总之!小樱!”他一把握住小樱的肩膀,用那双无辜的湛蓝色眼眸紧盯着她,“我和佐助是朋友对吧!”

小樱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当然了。难不成你们会是恋人吗?”

鸣人松了口气:“有必要好好和佐助谈谈……”

“你们到底怎么了?”小樱开始安慰起情绪颓废的七代目,“佐助君好不容易回村,你就不要再……”

“不是我想对他——”鸣人又激动起来,“你知道他想对我做什么吗!”

小樱明显愣了下,随即像是想起什么一样表情又放松下来。她像是在安抚一匹情绪激动的金毛,一点点哄孩子般说:“你要学着适应。可能一开始你对这种身份的转换会非常不自在,但是你设身处地想一想,佐助君也是这样啊。所以在他对你采取进一步举措时你要做的不是躲避,而是去迎合。实在接受不了的时候就想想自己难道不是怀着对佐助君……所以才……”

什么?不是,我对佐助?我对他?我对他——

“停!”鸣人越听越不对劲,他打断小樱的话,“什么转换身份和相互适应?小樱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

“你到底是真听不懂还是装听不懂啊!”小樱的耐心快被他磨光了,“明明昨晚自己都把话说得那么清楚了,酒醒后就开始装傻了是吗?”

“打住!小樱你这话把我描述的简直如同抛弃女朋友的渣男啊!”

“难道不是吗?!”

“我什么时候有过女朋友了啊我说!”

“就在昨晚!虽然是男朋友。”

“男朋友??谁??”

“佐助君啊!”

“什么——”

鸣人在街道上吼出声,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不是,我和佐助是朋友没错吧!”

“当然啊!”

“朋友——朋友是这个意思?我感觉咱俩说的朋友有时候是一回事有时候不是一回事——”

“你到底在不懂什么啊!喝酒把自己脑子都喝糊涂了吗?”小樱头都晕了。

鸣人的头比她还晕:“我们先都冷静些……”他扶着头表情痛苦。再睁开眼时一对亲亲我我的男女正好从他和小樱身边路过。

“我问你!”鸣人指向那对男女对小樱喊到,“他俩什么关系!”

“当然是朋友啊!”小樱在这几分钟里被问了人生中最白痴的几个问题。

“什么——!”鸣人简直不可置信极了,“他们不是恋人吗——恋人!”

“你也太会开玩笑了吧!”小樱匆忙陪着笑脸对受到惊吓的那对男女道不是:

“你是不是喝傻了,我和井野才叫恋人啊!”

 

07.

 

是我傻还是你们傻还是这个世界傻。

鸣人的大脑接受不了这么巨大的信息量。

他思来想去都觉得自己是进了某个异世界。明明在脑海中朋友就是朋友,恋人就是恋人——为什么这个世界里朋友=恋人,恋人=朋友?

不,在这个世界里本身就是相反的说法,不能说是谁等于谁。

不是异世界……这里的一切鸣人都熟悉得很。不论是那些叽叽喳喳的人群还是战后需要重建的村长,一切一切都是鸣人记忆中的模样。这种美好到鸣人三四年前绝对不敢想象的事,鸣人不愿意承认这只是在别的世界里才发生的事。

在这个佐助回来的世界里。

如果这并非异世界,而是单纯自己脑子短路的话——鸣人想起自己醒来后到处对人说自己的朋友佐助回来了,他就觉得羞耻极了。

怪不得佐助对他做这种事……他一定是误会了,说不定还会觉得自己很变态,而且还会被佐助讨厌。

不,鸣人唯独不想被佐助讨厌。谁都可以,唯独佐助不行。

 

08.

 

唔……鸣人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身边是佐助坐在床边不安稳的睡颜。他的动作幅度也许是稍微大了些,佐助也睁开了眼。

“你醒了?”

“是……梦?”鸣人盯着佐助,他期望着那个回答。

“?”佐助明显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你和小樱在街上聊天突然就昏倒了,听说你们吵起来了?”

不是梦。鸣人的脑袋又耷拉下来。

不行!不能让佐助平白无故扣上喜欢男人这个帽子!鸣人的心中又不知为何腾升出一种莫名的正义感,甚至内心还有一丝凄凉。

那种爱而不得又要放手的正义感。

“我要出门。”鸣人说,“我要去见大家。”

他三两下套好衣服,刚开门就碰见正要敲门铃的小樱,和小樱身后的一帮人。

“我来看你了。”小樱担心地问,“你还好吗?或许是我的话说的太重了点……”

“没有都是我的错!”鸣人打断她的话。他拽过佐助,深深凝视了他一眼——然后鞠了个九十度大躬:

“之前是我不对!请大家相信佐助不是那种人!他跟我也没有那种关系——总之!”鸣人转过头并且握住佐助的手,“我们是很好的恋人对吧!”

……诶?

一时间鸦雀无声,小樱的面部肌肉都僵掉了。

鸣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冷场搞得有些不自在,他扫视众人,还是那幅无辜的表情:

“不是吗?”

 

09.

 

佐助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

 

10.

 

“这样真的没问题吗?”小樱有些不放心,“合起伙来演鸣人什么的……”

“你们只要负责演得敬业些,让他从心里知道朋友&恋人这两个词真正的含义就行了。”佐助酌上一小杯清酒:

“算是这么多年他对我说过无数次朋友的一点小小教训吧。”

 

 

 

FIN

 


  301 17
评论(17)
热度(301)
  1. 下页※海贼迷ASL♥珊阿银球 转载了此文字

© 阿银球 | Powered by LOFTER